《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二十三章幫忙尋親


    第九百二十三章  幫忙尋親

    宋雲很少提起自己的父親母親,她也是早將許立看成了自己的親弟弟,今天這也沒有外人,才會有些失態。經許立這麼一說,宋雲也擦去淚水,苦笑一聲,道:“是啊,一切都得往前看!我現在也滿足了!”

    “宋姐,你想沒想過去找你的親生父親?也許他至今還不知道有你這麼個女兒!”

    宋雲調整了心態,平靜的道:“我也找過,可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老一輩的基本都過世了,我現在隻知道他叫錢誌遠,其他一概不知。我找他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我隻是想問問他當年為什麼拋下我母親和我!”

    許立聽了卻是一愣:“錢誌遠?”怎麼不是錢家明?難道自己搞錯了?可除了這個名字外,其他都一絲不差,這是怎麼回事?

    “你知道錢誌遠?”宋雲見許立麵『色』驚愕,以為許立認得這個人,急忙問道。

    許立搖搖頭,道:“沒聽過,連你調查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一點兒線索,我怎麼可能這麼巧認識這個人!不過宋姐,會不會錢誌遠隻是個化名?要不然這個人怎麼可能平空消失了?”

    “化名?不會!”宋雲隨即肯定的道:“我查過當年的相關檔案,上麵寫得清清楚楚,就是錢誌遠,怎麼可能是化名!也許他真的是遇到了什麼意外,已經不在人世了吧!”

    對此許立也不好再說什麼,總不可能告訴宋雲,新上任的宣傳部長錢家明就是你的親生父親,他確實改了名字!

    一頓飯大家吃到八點多,在許立和裴剛的勸導下,宋雲也漸漸恢複過來,不再那麼消沉。吃過飯許立和崔林將宋雲兩口子送回家,也沒有再去打擾文天,而是連夜趕回了和連。

    和連市人大、政協會在全市人們的關注下順利閉幕,除許立當選為和連市長外,於光啟也在許立的幫助下被任命為市長助理,雖然沒有一步到位,但這也已經讓於光啟感激涕零,對許立更加忠心。

    元旦過後,隨著年關臨近,許立再次開始了外交生涯,幾次進京到省拜訪各位老領導、老同事。在臘月二十二這天,許立又一次來拜訪宣傳部長錢家明。

    而這次許立一進錢家明的辦公室,就發現錢家明竟滄桑了許多,鬢角處竟顯『露』出幾根白發。“錢部長,您這是怎麼了?怎麼看上去有些憔悴?”

    錢家明對許立的到訪十分歡迎,將許立讓到沙發上後,才苦笑兩聲,道:“剛來遼海,一切都十分陌生,一切都得重新熟悉。好在你這次算是幫了我大忙,我昨天剛聽完你們市宣傳部王永生的匯報,你們市的文化體製改革已經順利開始,這也算是為我的工作開了個好頭吧!”

    許立卻看出錢家明言不由衷,這段時間許立沒少請宋雲吃飯,卻從來沒聽她提起過有人尋親的事兒,想必錢家明是因為這個而煩惱吧!

    “錢部長,您可得注意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有什麼事也不需要全部親力親為,也得給下邊人一些展『露』才華的機會啊!”

    “你啊!”錢家明這段時間沒少跟許立打交道,兩人也熟識了,聽得出許立這是在開玩笑。

    “錢部長,今天正好沒什麼事兒,要不我陪你去當年『插』隊的地方轉轉?也許回到當年奮鬥過的地方就不會這麼煩悶了!”許立特意提起這個話題。因為許立知道,錢家明因為私下的探訪沒有找到任何線索,便開始尋求外人的幫助。錢家明尋親一事很快就會在全省鬧得沸沸揚揚,最後雖然找到了宋雲,認下了這個女兒,可也是滿城風雨,錢家明因為當年拋妻棄子一事在群眾中反響十分不好,再加上他早就已經再次成家立業,一子一女都已經參加工作,這一打擊不僅對錢家明十分致命,甚至影響了整個錢家在國內的風評。

    錢家明卻搖搖頭,道:“我已經去過了,隻是那早已經物事人非,當年一起的老朋友早都已經不在了,現在整個村子總共剩下不十戶人,提起當年『插』隊的事兒,竟沒有一個人知道,唉!”錢家明長歎口氣,對於那次回鄉之旅真是失望之極。本來想去宋家看一眼,那怕隻是打聽一下宋家的下落也好,可在當地轉了一上午,竟沒有人知道有這麼個宋家,隻有一位已經八十多歲的老人知道一些消息,宋家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搬走了,現在根本沒有人知道宋家的下落。

    “你當年『插』隊的地方在那兒啊?有沒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你盡管吩咐!我來遼海時間雖然不長,但也認識一些朋友,也許有些事情您打聽不到消息,我這些朋友能幫得上忙!”

    “難啊,畢竟已經三十多年過去了,當年我在含山鎮半腰嶺『插』隊,那群山環繞,與外界幾乎隔絕,要不然當年上百戶的大村子也不會淪落到現在不到十戶人家,大部分人都因為那交通閉塞而搬走了!”

    “含山鎮半腰嶺?”許立故做驚訝的道。

    “你知道這個地方”錢家明疑『惑』的道。半腰嶺是個小山村,而許立又不是遼海人,他怎麼可能知道這個地方。

    “聽說過,我有一個朋友老家就是半腰嶺的……”

    “他姓什麼?”沒等許立說完,錢家明已經打斷許立,追問道。

    “姓裴……”

    “姓裴?”錢家明聽後竟激動的抓住許立的手,大聲道:“是不是裴振海?”

    許立點點頭,錢家明說的是裴剛的父親,正是裴振海。

    “天啊,裴老哥竟然還健在!當年『插』隊時裴老哥可沒少照顧我們!你怎麼會認識他?”

    “我與他兒子是好朋友,曾聽他提起過他老家就是半腰嶺的,也聽他提起過他父親就是裴振海!”許立解釋道。

    錢家明強忍著激動的心情,有些顫抖的道:“許立,能不能幫我聯係一下裴振海?我想見見他!”

    “當然可以!”許立拔通了宋雲的電話,道:“宋姐,你公公在家嗎?”

    宋雲聽到許立的話很奇怪,自己公公隻是個普通的農民,不知道許立找自己公公幹什麼。“他平時沒事兒就在家陪我婆婆,現在應該也在家吧,有什麼事嗎?”

    

Snap Time:2018-08-17 21:11:18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