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二十二章宴請宋雲

  
  第九百二十二章  宴請宋雲
  雖然猜不到許立的目的,但錢家明又想了想,自己剛來遼海不過幾天時間,而在此之前連自己都不能確定自己會到遼海,許立又怎麼可能針對自己做什麼調查?也許是自己多心了,許立大概隻是想交好自己罷了!
  許立出了省委宣傳部又給文天打了電話,文天今天晚上已經有約,要親自接待國家鐵道部一位副部長,無法來見許立。許立掛了電話,想了想給宋雲打去電話,約宋雲一起出來吃飯。
  宋雲接到許立電話雖然意外卻並不感到吃驚,幾個月來許立每次到省辦事都會給宋雲帶些小禮物或者請她吃頓飯,現在兩人已經成為十分要好的朋友。
  不過今天晚上許立卻並沒有再請其他人,隻是約了宋雲兩口子,再加上個崔林,四人在省城一家肥牛火鍋城點了滿滿一桌子。
  宋雲本來對許立的邀請並沒有什麼其他想法,可到了地方才發現許立今天請的竟隻有自己兩口子。以許立今時今日的地位,能想著自己就已經不錯了,怎麼會特意宴請自己?難道許立有什麼事情要求自己?可能讓許立開口讓自己辦的事兒,一定不好辦,以自己的能力能辦好嗎?可不幫忙,幾個月以來自己拿的禮物價值上萬,自己如何開口拒絕?
  就在宋雲還在糾結當中,許立已經端起酒杯笑道:“宋姐、裴哥,來,咱們先喝一口!”此時在座的也沒有外人,許立當然也沒有必要再發表什麼祝酒詞,隻是象跟家人吃飯一樣,想喝就喝,想吃就吃。
  宋雲端起酒杯淺嚐一口,裴剛卻因為很少有這種跟領導一起吃飯的機會,也不會耍滑,一口喝了半杯,原來因為緊張而有些青白的臉一下子紅潤起來。
  “裴哥別著急,慢慢喝,小點兒口!”許立也看到裴剛有些緊張,笑著道。
  宋雲在一邊輕輕推了裴剛一下,裴剛傻傻的一笑,並不在意。他知道宋雲不是責怪自己,隻是關心自己而已。“沒事兒!”
  “裴哥可真是個實在人,宋姐,你可有福了!”許立笑笑道。
  “哼,他啊,三棒子打不出個屁來,就是太老實了,不然也不能幹到現在還在維修隊!”宋雲恨鐵不成剛的道。按說以宋雲現在的地位,電力公司的領導也要給些麵子。可裴剛實在是太老實了,根本不是當領導的料,在電力公司幹了十來年,如今隻是個維修隊的小隊長,每天帶著維修隊在省城大街小巷為群眾維修電路。
  “哈哈,宋姐你就知足吧,裴哥這麼好的人,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如果找個每天忙的腳打後腦勺,白天圍著輪子轉,中午圍著桌子轉,晚上圍著裙子轉的,你就知道什麼叫『操』心了!”
  宋雲剛才也隻是發發牢『騷』而已,她在省委組織部這麼多年什麼人沒見過,有裴剛這麼個愛人,她不知省多少心,家的事兒都是由裴剛負責,孩子也由裴剛照顧,相比那些雖然每天在外麵穿金戴銀,可一回到家連愛人都見到著的,不知強了多少倍。
  “小許,你這次來省城有什麼事嗎?”吃了一會兒,眼看一杯酒基本喝下去了,宋雲實在是憋不住了,要是不問明白許立到底有什麼事兒求自己,她連飯也吃不好。
  “沒什麼大事兒,咱們省委宣傳部剛調來位部長,我去拜訪一下,晚上沒事了,正好請宋姐吃頓飯!”許立實話實說,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噢!”宋雲聽了卻還是半信半疑,不知道許立說的是真是假。但許立不說,她也不好再問下去。
  “裴哥,你們老家是那兒的?家還有什麼親戚嗎?”
  裴剛不善言談,規規矩矩的答道:“我們老家是郊區含山鎮半腰嶺的,父母都接到城了,家也沒什麼親戚了!”
  宋雲聽了更加奇怪,不知道許立怎麼會問起自己家事。不過自己卻自幼無父無母,多虧裴家收養了自己,所以她和裴剛條件剛剛好一些,就把父母也接到家過來享享清福。
  “宋姐家是那兒的?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過伯父、伯母?”許立這是明知故問,不過也是在為以後與錢家明攤牌打下伏筆,不然他還真解釋不清自己怎麼會知道宋雲就是錢家明的親生女兒。
  “我家也是半腰嶺的,不過我母親生我時難產去逝了,當時就被我公公婆婆抱到裴家。”
  “沒想到裴哥和宋姐竟還是青梅竹馬啊!那伯父呢?他怎麼會讓裴哥家把你抱走?”
  一提起此事,宋雲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卻沒有開口。還是一邊的裴剛氣憤的道:“別提了!我那個嶽父是當年『插』隊在半腰嶺的,在小雲還沒出生時就不知道幹什麼去了,這一晃三十多年也沒有音信。我嶽母去逝後,小雲的外公說什麼也不肯收養小雲,最後我媽才將小雲抱到我家的!”
  “別提那個人!我沒有父親,他早就死了!”宋雲一口將杯剩下的半杯酒喝下,兩行清淚流了下來。宋雲從小到大就沒有見過自己的親生父母,好在裴家對他像親生女兒一樣,可他們對宋雲再好,畢竟也不是親生父母。宋雲從小上學時因為此事沒少被人恥笑,那些淘氣的小孩子要麼叫她野種,要麼叫她小媳『婦』,裴家為此一股氣從半腰嶺搬到了省城近郊,靠著裴家老兩口每天起早貪黑買菜養大了兩個孩子。
  有了這樣一個童年,宋雲對那位素未謀麵的父親又豈能有什麼好態度!
  許立看宋雲情緒不高,勸道:“宋姐,不要太難過。我想你母親當年在你父親離開的情況還是生了你,可見他們感情確實很好,也許你父親有什麼難言之隱,不然他又豈會對你和你母親不管不問?再說一切都得往前看,現在一切不都挺好嗎?宋姐你雖然小時受些苦,可有裴哥在你身邊照顧你,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Snap Time:2018-12-17 11:13:27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