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二十一章有心幫忙


    第九百二十一章  有心幫忙

    “錢部長您誇獎了!”許立對錢家明的讚賞笑著回應道。

    “坐吧!”錢家明將許立讓到沙發上,又回身在辦公桌拿出一小盒茶葉,笑道:“你今天算是來著了,這小盒茶葉可是我從家鄉帶來的,隻剩下這麼點兒,你也嚐嚐!”

    許立雖然對茶葉並不懂行,可能讓錢家明如此特意介紹,想必不同凡響。看著錢家明徹好了茶葉遞過來,許立接過茶杯,隻是在鼻前一晃,茶葉的芬芳直透大腦,整個人也清爽了許多。

    “好茶!”許立不禁感歎道。雖然許立有錢,可有些東西卻不是錢能買到的,比如今天喝到的這個茶。

    錢家明哈哈一笑,道:“許市長,今天怎麼有空來這,你們市好像正在開人大、政協會吧!”錢家明也知道許立隻是個代市長,能不能轉正,就看這次的和連市人大會了。

    “人大會上午剛剛開完,我就趕過來了!”

    “噢?這麼說你成功被當選為和連市長了?”

    許立點點頭,這次能夠順利當選,還得多虧前段時間查處了蔡鑫一案。蔡鑫一案在和連造成了極大反響,雖說和連市的人大代表大多是各單位主要領導幹部或是企業家,可同樣還有不少基層幹部和普通群眾。因為蔡鑫一案這些普通群眾對許立十分認可,而各單位主要領導幹部也不敢輕易得罪許立,生怕成為第二個蔡鑫,所以在選舉大會上,許立得票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恭喜你了!”錢家明笑道。不過此時錢家明依舊沒搞清許立為什麼會在此時來拜訪自己。但許立不說,錢家明當然也不好直接相問。

    許立雖然目的明確,但不了解錢家明為人,也不敢輕易暴『露』出自己的意圖,外一這次幫了錢家明,讓他度過難關,等他在遼海站穩了腳卻又過河拆橋怎麼辦?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所以許立也隻是與錢家明聊起了遼海、聊起了江東,甚至聊起了和連市的情況。

    兩人雖然各有目的,可都是久混官場,當然不會讓場麵冷淡下來,外麵路過的人經常能聽到在錢家明的辦公室傳來兩人的笑聲。不少人暗自猜測,新上任的錢部長難道和許立是老相識?

    轉眼外麵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通過這兩個多小時的接觸,許立對錢家明也十分佩服,沒想到錢家明竟是位儒官,不論是談起現在社會的種種弊端,還是聊起文學話題,錢家明都講得有理有據。不過錢家明與馬俊鬆不同的是錢家明可不光是紙上淡兵,在江東省時,由錢家明提出的江東省文化體製改革已經獲得了極大的成功,這次來到遼海,錢家明可是準備在這片黑土地上大展拳腳的。

    許立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當即表示願意在和連市先搞個試點,為遼海省全省的文化體製改革趟出一條新路。

    聊了一個下午,兩人已經成了知交好友,此時許立對錢家明也十分佩服,現在像錢家明這種一心想幹事的領導幹部可不多了!許立也希望能夠幫錢家明一把,不使這位政壇巨星就此隕落。

    “錢部長,聽說你年青時還在遼海『插』過隊?”

    聽到許立提起這個話題,錢家明卻是長歎口氣,道:“是啊!說起來那已經是三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年少輕狂,不懂人世滄桑,瞞著家跟幾個朋友跑到了遼海。回想起那段時光卻是有苦有甜、有喜有悲!當年剛到遼海時住的是窩棚,吃的是玉米麵兒,喝得的江水,可這些困難不但沒有將我們這些人壓垮,反而造就了我們堅韌的『性』格!隻是後來老父親病危,我四叔親自來到遼海將我帶回家,這一回去就再也沒能踏上遼海這片黑土地!”錢家明的話中帶著無限遺憾。

    “錢部長,你當年在遼海那『插』隊?這麼多年沒有回去再看看?”

    “當年就在陽城郊區,離陽城不過五十多公的一個小山村。不過有句話說得好:近鄉情怯!雖然我又回到陽城,卻始終沒有鼓起勇氣再回到那個村子,我怕啊,我怕驚擾了山村的平靜,我怕再見到當年的戰友、鄉親,我怕他們責怪我當了逃兵,而且這一走就是三十多年!唉!”錢家明不知想起了什麼,眼神中滿是痛苦。

    “錢部長,要不明天我陪您回去一趟?咱們也不驚動其他人,隻是回去看一眼,在那個小山村有你年青時最深的記憶,如果不去看看恐怕會遺憾終身!”

    許立的話算是說到了錢家明的心坎兒。那確實留下了錢家最甜蜜、最痛苦的記憶,可錢家明今天是與許立第一次見麵,兩人聊得雖然投機,但遠遠沒有達到那種親密的感覺,如果讓許立陪自己回去,外人要是知道了,恐怕會將自己認定為文天一派,自己剛來遼海當然不會這麼急於站隊。所以錢家明歎了口氣,搖搖頭道:“這段時間恐怕是不行了,剛來遼海,一切工作都沒有走上正軌,總不能因私忘公,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許立當然也明白錢家明的顧慮,畢竟他現在身份不一樣,就算是輕車簡行,可要想瞞住所有人回到當年『插』隊的小山村也是不可能的。再說就算瞞住了省的同誌,可到了村子,消息一經傳開,別說村長、鄉長,就是區長、市長恐怕也得親自接待,這可不是錢家明想要的結果。

    而且現在大家還是剛認識,錢家明更不可能將什麼事都告訴許立。許立笑道:“那好,天『色』也不早了,錢部長晚上有沒有時間?我做東,再找幾個朋友小聚一下如何?”

    錢家明搖頭笑道:“不必了,我剛來遼海,家事情還有一大堆,等下次有機會再聚不遲!”

    許立也沒有強求,道:“那好,那我就不打擾錢部長了!”許立說完告辭離去。

    錢家明親自將許立送出辦公室,回屋靜靜坐在辦公桌前卻久久沒有動作。聊了一下午,錢家明還是吃不準今天許立來拜訪的真實目的。許立最後提出要陪錢家明去小山村更讓他有所警覺,難道許立知道什麼?不然為何會有意提起此事?

    

Snap Time:2018-01-17 13:05:12  ExecTime: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