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一十五章各方反應

  
  第九百一十五章  各方反應
  “連書記,好事成雙,您再起杯酒吧!讓向陽同誌自己喝可顯得咱們不懂待客之道!”許立在一連笑道。
  “好,那我就再起一杯,不過我可隻能以水代酒,希望大家不要見怪!”連立田說完,笑道:“再次對向陽、爾波同誌的到來表示歡迎,希望兩位將我市的害群之馬一舉查處幹淨,為我市的經濟發展鋪平道路!”
  大家連聲叫好,共同再幹一杯。
  劉向陽試探了連立田,卻沒有得到任何答案。也不敢再多話,免得平白惡了與許立等人的關係。對於自己來前那臣的囑咐也不敢再多做試探。大家吃了幾口菜後,許立才舉杯道:“我也敬大家一杯酒,一是對向陽、爾波兩位領導的到來表示歡迎,二來為連書記身體康健表示祝賀,最後對大家在這段時間的支持、照顧表示感謝!雖然到和連時間不長,但我也深深感到了各位同誌對我的厚愛,希望大家在以後的工作中,對我多多支持,希望連書記對我工作能夠多多指導!”許立說完也幹了杯中酒。好在今天宴請劉向陽等人用的是小杯子,一杯也就一兩左右,不然連續三杯下去,大部人恐怕都要失態。
  晚宴持繼到晚上九點多才散,眾人出了賓館各自乘車返回家中。而沈興農和張榮升兩人又親自將劉向陽和邱爾波送回紀委賓館,才告辭離去。
  第二天一早,在紀委賓館的一個房間內,劉向陽、邱爾波也開始首次提審蔡鑫。不過麵對劉向陽和邱爾波兩人,蔡鑫卻任由他們將有關政策講得天花『亂』墜卻依舊是一言不發。整整一個上午,下麵的工作人員將口水都講幹了,卻沒有得到任何有用口供。不過讓人奇怪的是,劉向陽等人卻沒有命人對蔡鑫動用任何手段,任由蔡鑫負於頑抗。
  就連蔡鑫自己都感到奇怪,什麼時侯公安和紀委審案竟如此軟弱了?難道就想憑著他們的三寸不爛之舌勸說自己嗎?看來上麵應該是有人囑咐他們了。
  可自己犯了什麼事兒自己知道,不但貪汙腐敗數額巨大,而且這些年充當了董峰的保護傘為其提供了便利條件,才讓董峰的公司能夠日進鬥金。在如今的大背景下,也許受賄、貪汙還有可能輕判,可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卻是眼下從中央到地方抓得最緊的,隻要被定了罪,恐怕就算不死也是個無期。所以蔡鑫不到最後實在扛不下去時,決不會輕易開口。而且蔡鑫還有依仗,這些年自己收受的賄賂固然不少,可自己至少也拿出三分之一送禮,不然自己這個公安局長的位置也不會坐的這麼穩。
  如今自己被雙規,自己及自己的家人固然著急,可那些收了自己好處的人恐怕更急!要不然自己也不會前天晚上一夜間先後接到十幾個電話。有人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到處『亂』咬,有人卻是在安慰自己,他們會想辦法幫自己求情。而最讓蔡鑫心底氣十足的卻還是最開始接到的一個省公安廳普通科員的電話。
  正是這個電話告訴自己省將成立調查組下到和連調查自己,讓自己有了些準備。雖然大部分證據在一夜間無法消毀,可自己至少打出了幾個有重量的電話,隻要這些人能夠有一半出麵,那麼自己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事。而且蔡鑫知道,憑那個省公安廳的普通科員決不會消息這麼靈通,一定是有人因為不好出麵,才指使他這麼幹的。而這個人蔡鑫也猜出幾分,應該就是省公廳的廳長那臣!
  自己每年送給那臣的禮品、現金至少價值幾十萬,如果自己進去了,絕望之下招出那臣,那臣也決不好過!
  一上午苦勸無果,劉向陽吩咐手下人暫停對蔡鑫的審問,同時還命人給蔡鑫端去豐盛的午餐,看得一邊的邱爾波皺眉不已。“劉廳長,咱們對蔡鑫是不是應該動用一些手段?至少應該先餓他幾頓,看他還能不能這樣無視於咱們!”邱爾波來時,省紀委書記高文華可是囑咐了他,讓他一定要盡快撬開蔡鑫的嘴,對相關違法『亂』紀人員嚴加懲處,一個也不要放過。
  劉向陽當然知道邱爾波是沒有與蔡鑫有一點牽連,可自己不行啊!不但自己身上不幹淨,而且來前那臣廳長還親自打來電話,讓自己小心辦案。不用問也知道,那臣跟自己一樣,恐怕沒少收取蔡鑫的好處。自身不正,又怎麼查處別人!
  “老邱,不要急!咱們這次到和連辦案,總要聽聽和連領導的意見,畢竟連書記可是省委常委,不同於其他市縣,要是咱們惹惱了連書記,咱們的工作恐怕也不好幹啊!”
  邱爾波卻搖搖頭道:“那有那麼多顧慮,咱們是來查案,又不是來渡假的,連書記想必也不會『插』手吧!”
  “老邱,不可不防啊!昨天吃飯的時侯,你也看到了,我幾次想問問連書記的意見,可連書記卻都把話題岔開,你難道就沒有感到有些不對?”
  “算了,你是調查組組長,聽你的吧!”邱爾波當然也注意到昨晚酒宴上的情景,而且這次的調查組以劉向陽為首,就算出了什麼問題,也有劉向陽頂著,自己沒事兒『操』那個心幹嘛!邱爾波說完轉身回房去用午餐,沒有繼續糾纏。
  而此時連立田坐在辦公室也確實是另有打算。這次蔡鑫一案自己本來不想參與,才會借病躲到陽城,任由許立在和連鬧下去。可昨天下午連立田接連接到幾個電話,卻讓他坐不住了,這其中有市老領導的電話,還有市委其他常委的電話,大家話話外都是一個意思,不能讓許立再一意孤行下去,不然和連非『亂』了不可。今天他可以查一個蔡鑫,明天沒準兒還要查誰,大家當了這麼多年領導,常在河邊走那能不濕鞋?有幾個能夠真的沒有一點兒問題?
  

Snap Time:2018-12-14 04:01:35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