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九百一十四章試探無果


    第九百一十四章  試探無果

    邱爾波上前一步,拿出相關手續遞給蔡鑫,大聲道:“蔡鑫同誌,據群眾反應,省紀委懷疑你有嚴重違紀行為,經省紀委研究決定,對你進行雙規,希望你配合工作!”

    蔡鑫聽到邱爾波的話,本就略顯蒼白的臉,此時更是麵無血『色』,低下頭,表示服從省紀委的決定。

    劉向陽等人也沒有在這多做停留,帶上蔡鑫直接趕往市紀委賓館,準備正式對蔡鑫展開審訊。

    在劉向陽等人趕回市紀委賓館時,丹南公安局李江也帶人趕到和連,大家在市紀委賓館會合後,一起上了樓。這將成為調查組的臨時辦公場所。

    李江這次來可不是一個人,而是帶來了十幾名丹南民警,而且還將董峰也押到了這,就是為了讓蔡鑫無活可說、無可否認。而十幾丹南民警卻是在於光啟的強烈要求下,來支援和連警方辦理蔡鑫一案的。蔡鑫在和連任職多年,公安係統內部不知安『插』了多少內線,如果讓這些人來查處蔡鑫,那還有用嗎?

    當天晚上,在和連市賓館最大的包間內,和連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悉數到齊,連立田也特地從陽城趕回和連,親自做東,宴請劉向陽、邱爾波等人。

    下午時許立隻是走個形式,向遠在省城修養的連立田對和連市今天發生的情況作了匯報,並提起今天晚上將宴請劉向陽等人,為他們接風,問連立田是否參加。

    沒想到連立田竟一口答應下來,晚上將親自趕回和連,宴請劉向陽等人。放下電話後,許立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連立田為什麼會在這個時侯趕回和連。當初連立田以養病為由躲到陽城,許立知道他是在躲避這場風波。可現在案子還沒有塵埃落定,蔡鑫隻是被雙規,還沒有最後的調查結果,連立田怎麼就回來了?他現在難道就不怕被卷入這場風波當中?或者是蔡鑫曾向連立田求援?連立田這次回來是為了幫蔡鑫?不然以連立田省委常委的身份,又豈會親自接待劉向陽、邱爾波等人。

    直到高瑩來叫許立去市賓館赴宴,許立也沒有理清頭緒,隻是將種種可能都想了一遍,一切還是等見了連立田,看他的態度後,才能確定。

    六點鍾左右,許立趕到市賓館,見到連立田已經坐在首位,左邊的位置還空著,右邊卻坐著劉向陽,而在空位下首卻是邱爾波,其餘各位市委常委都依次圍坐在桌前。見到許立進門,大家停止了談笑,連立田一招手,笑道:“許市長,就差你了!”說完又吩咐市委秘書長汪靜道:“去告訴他們上菜吧!”

    許立笑著走到連立田身邊,與劉向陽、邱爾波等人握手致意後,坐在空位上笑道:“連書記,您身體好些了吧!”

    “嗯,好多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不過你的成績大家也是有目共睹,以後我可就更放心了!”

    而在另一邊,已經走到門口的汪靜又被高瑩攔了下來,畢竟汪靜同樣是市委常委之一,比高瑩的級別高了一級,而現場的眾位領導,除了省調查組的同誌外,也就是高瑩級別最低,所以這些跑腿兒的事當然不能讓汪靜去。

    許立看了看連立田的表情,卻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難道連立田這次回和連,真的隻是因為病已經好了,才回來的?許立當然不會再繼續問下去,隻是在一旁察言觀『色』,希望能看出一些倪端。不過連立田坐在那談笑風聲,即沒有表現出有任何不滿,也沒特別偏重於誰。許立暗道:看來自己道行還淺啊,還沒有達到連立田這種深度。

    一會兒功夫酒菜都已經上桌,有服務員為眾人斟滿了酒杯,連立田首先舉起酒杯,道:“首先歡迎向陽同誌、爾波同誌到和連檢查指導工作,對幾位同誌的到來我代表和連市委、市『政府』表示熱烈的歡迎!”

    劉向陽和邱爾波連忙向連立田表示感謝,畢竟連立田可是省委常委,能夠親自接見他們已經是給足了他們麵子。

    連立田揣著酒杯卻並沒有放下,而是接著道:“我因為身體原因,今天隻能喝一杯,所有有些話我就一起說了。”連立田頓了一下,道:“其次對許立許市長在這段時間的辛苦工作表示感謝!正是因為有了許市長這樣年輕有為的幹部,才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偵破這起案件,並且抓到我們和連市領導幹部隊伍中隱藏的蛀蟲!”

    許立聽了連立田的話,心中一動,暗自揣摩起連立的這幾句話的意思。

    連立田看了許立一眼,又看了看在座的眾位一眼,笑道:“最後祝願大家身體健康!可別像我一樣,一定要為和連市的發展多做幾年貢獻!這杯酒我就幹了,大家隨意!”連立田說完一口幹了杯中酒。

    其餘眾人又豈能真的隨意,當然是都幹了。隨後服務員為連立田倒上了礦泉水,而其他人卻再次斟滿了酒。

    “大家吃菜!”連立田招呼大家道。

    “連書記,您這次特意從陽城回來支持我們的工作,我們心可就有了底了!”劉向陽笑著道。

    許立聽了這話,心中一動,感到劉向陽這話中有話,難道連立田不回來,他們調查組就無法開展工作?難道自己這個市長就無法主持大局?不過許立卻並不氣惱,反而暗喜,劉向陽這看似無意的話,應該是在試探連立田的態度,許立看似並沒有注意身邊的連立田,可耳朵卻樹了起來,仔細傾聽連立田怎麼回答。

    連立田好像沒有聽出劉向陽話的意思,哈哈一笑道:“向陽,怎麼沒有我你們就沒了底氣?你們可是代表著省,再說就算我不在和連,還有許市長、廣明書記、榮升書記嘛!大家都會全力支持你們的工作!”

    “是,是,是我失言了!”劉向陽忙舉起酒杯,道:“對不起各位領導,是我失言了,我自罰一口,許市長你可別怪我搶先啊!”說完劉向陽真的喝了一大口。

    

Snap Time:2018-01-21 22:57:13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