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九十六章主持大局


    第八百九十六章  主持大局

    許立聽後半天沒有開口,真的有這麼巧的事兒?和連市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自己這個市長又不在,可市委書記在市委大院門口剛一『露』麵就被一枚西紅柿打中腦袋?無法主持工作,這不是在編小說吧!

    許立本想利用這次的事情看看連立田到底會如何處理,探探連立田的底,可沒想到一枚西紅柿卻讓許立的想法泡湯了。如今市委書記受傷住院,就隻能是自己這個市長出麵解決此事了。

    “海全,我今天就趕回去!”許立看自己已經躲不了,還不如早點回和連,將事情全部納於自己的掌控當中。

    第二天一早,連夜趕回和連的許立一出現在和連市『政府』大院,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來往的人們都是行『色』匆匆,看到自己也都是強『露』笑臉後,轉身而去。看來和連市因為沈興農和蔡鑫的開戰,確實有些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架勢。

    許立來到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給連立田打電話。從電話中許立可以感覺到連立田的虛弱,不過許立該說的話還是要說。“連書記,我是許立,您身體怎麼樣了?”

    “好多了,隻是有些頭暈,多謝你的關心!”

    “應該的!應該的!您可是我們和連的定海神針啊,您這一病和連可真是有些『亂』了,我年紀輕,經驗有限,希望連書記多多指點我一下!”

    連立田雖然人在省城,但對和連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是了然於心,隻是他不想參與到這次沈興農和蔡鑫的鬥爭之中,怕無故樹下死敵,才會借病遠遁省城,將和連的『亂』攤子扔給許立。

    既然許立這麼說了,連立田當然也要表個態,道:“許市長年輕有為,有什麼處理不了的!該批的批、該說的說,他們還真能反了天不成!可惜我這身體不行,不然我一定會親自出麵,如今就隻能靠許市長了,不管你如何決定,我都支持,我會在省城為你搖旗助威!”

    有了連立田的這幾句話,許立也有些底氣了,就算連立田這次是借病遠遁,可隻要他放手讓自己處理,自己還有什麼好怕的。正好自己這個市長上任後的三把火還一把沒燒,如果第一把火就燒在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的蔡鑫身上,應該足以震懾住其他人吧!

    “連書記,那你好好休養,如果有什麼情況,我再向您匯報!”

    放下電話後,許立立即讓高瑩通知除連立田外的其餘各位市委常委,上午十點召開市委常委會,同時通知蔡鑫出席會議,專題匯報關於上崗區發生的那起凶殺案的偵破進展情況。

    十點鍾,在和連市常委會議室,除連立田外,其餘各位市委常委悉數到場。而這也是許立到和連以來首次以市委副書記、市長的名義召開常委會,其餘各位常委落坐後,看到一臉嚴肅的許立,大家也都保持了沉默。

    許立見人已經到齊,清清了嗓子,道:“連立田書記因為身體原因,特意委托我召開這次市委常委會,就前段時間發生在上崗區一起凶殺案聽取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蔡鑫同誌匯報。我想關於這起案子也不需要我多講什麼,大家也都應該早有耳聞,具體情況還是聽蔡鑫同誌一會兒的匯報,我想說的是這起案子在全市已經引起十分惡劣的影響,特別是死者家屬多次到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以及市公安局進行上訪,圍觀群眾對些案也是議論紛紛。

    永生剛才還跟我說,全省乃至全國多家新聞媒體通過各種途徑了解到此事,希望來和連對此事進行采訪報道。好在這些都是正規的新聞媒體,來前與永生取得聯係,現在有兩組外省的新聞記者就在市賓館,由市委宣傳部接待。這些人咱們還可以好吃好喝款待他們,讓他們手下留情,可當今社會可不僅僅隻有廣播電視,特別是互聯網的興起,已經使得信息的傳播渠道更加暢通,一些原本弱小的聲音,在網絡上被無限放大,持續的聲援讓眾人的觀點立場迅速集結,不斷積聚的力量能撼動事件本身走向及未來的發展趨勢,這也給我們的工作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我不知道大家平時上不上網,昨天晚上我特意上網搜索了一下我市此次案件的相關情況,竟有相關新聞條目十餘萬條,特別是在我們和連市的貼吧中,對相關新聞的點擊數達到幾千條,回複也有幾百條,可以說這件事情已經無法掩蓋,這也到了考驗我們這些領導幹部是否能適應民主、開放、互動的網絡生活,是否有能夠妥善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們隻有盡快調查清楚,給出一個準確的答複。下麵先請蔡鑫同誌匯報一下案件相關情況!”

    蔡鑫今天一早聽到高瑩通知自己要在常委會上作專題匯報,心中久久無法平靜,自己和沈興農的矛盾在和連市已經是盡人皆知,不知道許立是什麼態度,到底是支持沈興農還是支持自己。而現在連立田又因身體原因去省城療養,許立此時在和連確實有一言定論的力度。

    而且蔡鑫在和連多年,更加了解連立田,他知道這次連立田說是被人襲擊,才不得不去省城療養,可實際上怕是連立田不想絞進自己和沈興農的這場爭鬥有意回避。不過連立田走了也好,雖然這些年連立田在市很少有強硬的時侯,大多數都是在和稀泥,但一旦連立田作出的決定,還是沒有人敢反駁。

    沈興農和許立相比與自己都是外來戶,雖然兩人貴為市長、政法委書記,可隻要自己運作得當,得到其餘各位市委常委的支持,就算許立真的支持沈興農,恐怕也無法輕易扳倒自己。

    坐在一邊的蔡鑫聽許立叫到自己,拿起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因為這次常委會召開的比較匆忙,蔡鑫也沒有讓手下人準備發言材料,隻是在來時的路上在筆記本上寫下了一些要點,蔡鑫在腦中稍稍組織一下語言,開始匯報。

    

Snap Time:2018-06-19 12:34:19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