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八十九章引蛇出洞


    第八百八十九章  引蛇出洞

    許立暗道:這個薑峰隱藏的還挺深,雖然大家都知道這起案子是薑峰背後指使,可作案的人已經跑了,又沒有證據能指證薑峰,想要破案怕是難了。自己雖然身為市長,但蔡鑫才是公安局長,自己也不好對案子過多的指手劃腳,以免給人留下奪權的印象,一切還是看事態發展吧!就算蔡鑫真的包庇薑峰,有沈興農盯著,恐怕也不是那麼好處理的。

    幾天過去了,案子卻依舊沒有什麼進展,許立雖然有心撤換掉蔡鑫,可自己立足未穩,蔡鑫暫時也沒有什麼重大錯誤,時機還未成熟。許立這時卻接到了中央黨校的電話,讓他去報到。上次在中央黨校培訓時,黨校老師十分看好許立,就曾動員他報考中央黨校研究生班。前段時間中央黨校下了通知,將開設一個遼海班,專業為政治經濟學,計劃招生40人。許立也抽出時間去參加了考試,如今成績已經下來了,許立已經成功考上了中央黨校,明天就是新生報道的日子。

    許立找來常務副市長海全,告訴他自己將去京城中央黨校報道,恐怕得幾天時間。

    “許市長,你放心,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許立一走,市『政府』就要由海全來主持工作,不過當了這麼多年常務副市長,海全對於此事也是司空見慣。

    中央黨校的在職研究生班其實課程十分寬鬆,畢竟報考的最低標準就是要副處級以上領導,而這些人大多都是地方『政府』的重要領導,當然不可能把時間都耗在學校。所以在學習時間安排上每月4天,利用雙休日,每兩周一次,每次2天。這次去報道就是參加一個開學典禮,集中上兩天課後,下次上課就是十月份了。剩餘時間都可以自學。隻要平時將由導師規定的課程重點記熟,考試合格應試沒什麼問題,三年後就可以領到研究生畢業證。這對於許立來說都是小菜一碟。

    不過許立卻沒打算這麼快回來,他打算引蛇出洞!自己在和連,許多人會有顧忌,畢竟自己上任到現在已經有兩個多月,可這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卻是一把也沒燒,某些心懷鬼胎的人生怕引火燒身,都小心起來。而自己一旦離開和連,就給了這些人機會,也許一些人奈不住寂寞就會『露』出他的狐狸尾巴。

    “海市長,這次去京城除了學習外,還要拜訪幾位老朋友,估計得耽擱一段時間,你就多費費心吧!”

    海全也早就聽說許立在京城關係十分強硬,而來和連已經兩個多月,許立一直堅守崗位,沒有出過遠門,這次借機拜訪一下老朋友也是人之常情。

    “不過有件事你幫我留意一下!”

    “有什麼事你說!”海全與許立還算隨便,畢竟兩人也是同一個圈子的人,而且鄶俊海也曾暗中告訴過海全,許立與文天可是兄弟關係,更與京城幾大世家關係密切,千萬得罪不得。

    “前幾天發生在上崗區的那起案子你盯著點兒,雖然案子已經定『性』為『自殺』案件,可當天我也曾去了現場,據政法委的沈書記講那是一起典型的凶殺案,隻是當時迫於形勢需要,需要維護社會穩定,才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成是『自殺』案。可我發現這幾天蔡鑫好像對這起案子並不上心,沈書記給我打了幾次電話,我怕兩人再鬧出什麼矛盾,如果情況不對,你馬上給我打電話!”

    “凶殺案?”海全聞言一愣。發生在上崗區的那起案子雖然引起反響不小,可如何定『性』、如何破案是公安局的事情,海全也隻是聽說過而已,卻沒有詳細詢問過。今天聽許立說起,才知道這起案子怕是不簡單。而且沈興農和蔡鑫的關係更是盡人皆知,如果蔡鑫真的就當『自殺』案處理了,沈興農恐怕不會放過這個讓蔡鑫難堪的機會,到時兩人要是鬥起來,牽涉到的範圍可就廣了,和連怕是會『亂』起來。

    “好,我會盯著的!”

    許立又交待了一些急需處理的工作後,送走了海全,他也回家收拾了兩件衣服,當天下午就乘車趕往京城。

    雖然開學典禮在第二天下午召開,可許立知道自己去京城如果不見見那些老朋友,不回鬆江駐京辦看看,怕他們說自己升了官忘了朋友。而且自己和文天雖然現在都在和連任職,可自己的根卻依舊在鬆江。別看現在文天和自己都不在鬆江,可文天一句話照樣能影響到鬆江的局勢,甚至能夠決定鬆江廳局級領導的任用。幾年時間才好不容易經營出的形勢,如果因為自己這一走,而冷落了這些人,怕他們會再另換門庭,所以還是有必要常聯絡一下感情的。

    許立和崔林到了京城,直接就去了鬆江大廈。而現任鬆江駐京辦主任的傅月知道許立要來,早就等在辦公室,畢竟自己能坐穩這個位置,還要多虧了許立的大力舉薦。而且因為許立在駐京辦時的強勢,雖然他已經去了和連,可影響力仍在,至少副主任史雲龍就是許立最忠實的部下。而且現在駐京辦能夠在京城吃得開,許多關係都是許立當年任職時打通的,那些人也多是看在許立的麵子上才會對駐京辦多加照顧。

    聽到許立已經到了,傅月叫上史雲龍一起下樓接迎。而門前的迎賓小姐看到許立,甜甜的叫了聲:“許市長!”將許立請到旁邊的休息區,又為許立和崔林倒來兩杯清茶。

    片刻功夫傅月和史雲龍已經趕到樓下,一見許立,傅月就笑道:“許市長,您可是大忙人,我還以為你已經把我們忘了呢!”

    史雲龍原本市儈的『性』格這一年來也有所改觀,畢竟不在是當年那個在省『政府』四處打秋風的閑人,而是手握大權的副主任,步履之間也透出幾分威嚴。“許市長!歡迎您回家!”

    許立與傅月握了握手,又拍了拍史雲龍的肩膀,笑道:“我這才走兩個來月,怎麼可能忘了你們!就怕你們不認得我了!”

    傅月嫣然一笑,道:“許市長,今晚可不許走了,咱們不醉不歸!”

    

Snap Time:2018-01-23 14:00:10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