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八十五章斷壁殘垣


    第八百八十五章  斷壁殘垣

    那名告狀的『婦』女也是隻人說起而已,而且當是人多嘴雜,加上她當時已經心慌意『亂』,也忘記到底是誰說的。不過她也沒有就此罷休,在人群中看了一圈,一指其中一人,道:“就是他說的!”

    蔡鑫對身邊民警一揮手,道:“把人帶過來!”

    兩名民警上前將『婦』女指認的那名中年人帶到跟前,蔡鑫看他穿得樸素,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寒酸,一皺眉問道:“姓名、住址、工作單位?”

    “我、我叫李利,就住在邊上!”一指已經燒得落架的那間房子旁邊不遠的一處道:“沒有工作單位,平時給人家打工。”

    “嗯,你昨天晚上看到有人過來點火了?”

    “沒、沒有……”李利吞吞吐吐的道。

    “到底有沒有!”蔡鑫突然嚴厲的問道。

    “沒有!”

    “那她怎麼說是你告訴他,昨天夜有人有人點火燒房?”蔡鑫一指旁邊的『婦』女道。

    李利一愣,立即抓住那名『婦』女的衣袖,道:“趙素娥,咱們都是幾十年的老鄰居,你可不能瞎說啊!我什麼時侯說我看見有人點火燒房了?我就說我昨晚聽見有汽車的聲音,也許隻是路過的車,你可不能害我啊!”

    趙素娥本來就已經忘了是誰說的,不過聽到李利的話,卻急道:“這都要拆遷了,大半夜的那有車過來?一定是那幫人燒的,你可要給我作證啊!”

    蔡鑫對李利道:“你確定隻聽到有汽車經過的聲音,沒有看到有人點火?”

    “我、我真沒看見!再說那時都是半夜了,我起夜就聽見外麵有汽車聲,也沒出來看,就回去睡覺了!後來聽外麵有人喊著火了,我才起來,可我起來時就看見火都已經著起來了,我們還幫著救火來著,可已經晚了,火太大,人根本上不去,還是消防隊來了才將火撲滅,我真的什麼也沒看見!”李利解釋道。

    “趙素娥,希望你不要胡說八道,誤導我們破案!如果沒有其他線索你先到一邊冷靜冷靜,我們要去現場看看,別耽誤了我們破案!如果真是他殺,我們一定會盡快緝拿凶手,給你父親和哥哥一家一個交待!”

    趙素娥此時也沒有了主意,她來時隻看到現場的一片狼籍,那能有什麼線索,一聽蔡鑫的話,就隻知道哭。兩名民警上前將她拉到一邊,給許立等人讓開道路。

    蔡鑫小聲道:“許市長、沈書記,現場太『亂』了,我進去看看,二位就在這等一會兒吧!”

    沒等許立開口,沈興農就道:“剛才那個李利一定知道什麼,蔡局長你可要把他盯緊了!許市長,我先過去看看!”說完抬腳竟先向案發現場走去。

    蔡鑫沒想到沈興農竟如此不給麵子,要是今天隻有沈興農一人,他根本不會理會他。剛才那麼說,是怕現場太慘,許立看了心驚,才勸兩人在外麵等著。看到沈興農走了,蔡鑫苦笑一聲,“許市長……”

    許立笑道:“沈書記有些心急了,咱們也去看看吧!”不過通過這麼一件小事,許立到是看出了沈興農和蔡鑫兩人之間的矛盾竟已經達到了明朗化的程度,當著自己的麵兒,這個沈興農卻依舊不給蔡鑫任何麵子,兩人之間矛盾越深,對自己卻越有利。

    “好,許市長您小心點!”蔡鑫卻不敢象沈農一樣不理許立,一個人走掉。上次在銀沙灘自己就已經得罪了許立,好在許立並未過多計較,可蔡鑫卻不敢再惡了許立,自己也許不怕沈興農,誰讓他是公安部直接下派的,在和連市,甚至在遼海省也沒有什麼根基,可許立卻不一樣,聽說他與省長文天可是關係密切,要是得罪了許立,隻要文天一句話,自己這個副市長恐怕就得靠邊站!

    蔡鑫和幾名民警在前麵帶路,許立跟在後麵,大家一起進到了案發的這間平房。

    一場大火過後,此時的房子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隻能從斷壁殘垣中勉強看出這間平房麵積並不大,也就七十平左右,除去一個二十多平的小院子,房子隻有不到五十平。在這個小家卻住著祖孫三代人,想來平時住得也是緊緊巴巴。

    因為救火的原因,此時到處都是水,剩下的大梁冒著縷縷青煙,卻還有水珠滴落。而在地下卻是沒過腳麵的積水,好在有民警尋來破磚墊起一條小路,現場還有十向名民警正在查看現場。蔡鑫在前麵不時道:“許市長小心此,這能踩實!”“你們讓讓!”

    不到十米遠的距離,大家竟走了好幾分鍾,幾次遇到有人擋路,都被蔡鑫推到一邊。好在現在還是夏末,天氣不冷,要不然這些民警站在水,非得落病不可。

    進到屋,就算許立見過太多的慘象,可還是不由得被眼前的慘象倒吸了口冷氣。隻見四具屍體已經被燒得化作一團黑碳,又因為剛才消防隊的撲救,現在被泡在水,有些發脹,根本看不出人形。

    先來一步的沈興農此時也站在一邊,輕掩著鼻子仔細看著室內的一切。看到許立進來,也隻是點點頭,沒有開口,至於一同進來的蔡鑫則被他完全忽視了。

    蔡鑫看到地上的四具屍體,也忍不住遮住了鼻子,味道實在是讓人難以忍受。“許市長,要不您還是到外麵等一會兒吧,有情況我馬上向你匯報!”

    “沒關係,你們查你們的,出去被那些群眾圍著也不好受!”許立也想掌握第一手資料,不管最後被定『性』為『自殺』還是他殺,自己總得心有數才行,不能人雲亦雲,那不是許立的『性』格。再說許立什麼沒見過,當年執行任務時,甚至曾在一個沼澤地潛伏了三天三夜,而在他身邊就是一個敵人屍體。那可是熱帶地區,三天下來,屍體就已經開始腐爛,可自己卻不但不能離開,甚至就趴在那具屍體下麵,借此為掩護,最後逃過了敵人的搜索,完成了任務。

    

Snap Time:2018-01-17 19:19:41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