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八十一章文天造勢


    第八百八十一章  文天造勢

    很快參加午宴的人員已經基本到齊了,文天才和王光耀走進餐廳。文天和王光耀進屋後,眾人全部站了起來向文天及王光耀打著招呼。文天雙手虛按,笑著道:“大家都坐吧!今天難得和大家聚在一起,都不要客氣!”

    文天走過許立時特意拍拍許立的肩膀,笑道:“小許,到和連也有兩個多月了吧,還習慣吧!”

    許立知道這是文天在為自己造勢,忙點頭道:“謝謝文省長關心,一切還都順利!”

    文天當然也注意到許立的位置竟在最外圍,這與許立的身份明顯不符,微微一皺眉,道:“這段時間太忙,沒時間去和連調研,正好今天你跟我說說和連的情況!”說完拉起許立向麵的空位走去。

    在邊首位隻有一個空位,是給文天留的,而在文天左手邊是陽城市市長張福貴,右邊卻是新城市市長趙起年。趙起年今年已經五十六歲,離二線也隻有幾年時間,原本想坐在文天身邊與文省長套套交情,看能不能在自己二線之前再進一步,最好是能在升個副省級再退下去。

    而趙起年看到許立過來時,明知道按照官場的規矩,自己這個位置應該是許立的,可他仗著自己年紀大,資曆老,硬是看都沒看許立一眼。甚至在他心中覺得,如果不是許立,放眼全省各市,誰比自己更有資格坐在和連市市長這個位置?

    可文天拉著許立走過來,趙起年一下子有些傻了,難道要再加一個坐位?還是讓另一邊的張福貴讓座?趙起年雖然自持老資格,可也知道比不了張福貴。

    趙起年向自己下首望去,希望下麵的人能夠主動往外移一個座位,不然自己被趕到最外圍,實在是太丟麵子了。而坐在趙起年下首的正是丹南市市長程魁。剛才因為程魁主動與許立打招呼,趙起年還暗地瞪了程魁一眼,程魁當時也注意到程魁的眼神,但他也不好當麵與趙起年翻臉,畢竟趙起年為官多年,在省也有著不小的能量,所以隻能當作沒看到。

    此時程魁也明白趙起年此時的想法,心中暗笑不已,可對趙起年的求助卻仿佛沒有看到,而是將頭轉到另一側與金嶺市市長吳岩聊天。

    其他眾人也都好像沒有看到趙起年的尷尬,隻因趙起年總是仗著自己資格老,年紀大,除對陽城市長趙福貴和原和連市市長鄶俊海還保持幾分尊重外,對其他人都是趾高氣揚,而此時終於是自食惡果。

    眼看文天拉著許立已經來到自己眼前,如果再不主動一些,難道還等著文天親自開口趕自己嗎?趙起年隻能訕訕一笑,灰頭灰臉的坐在了剛才許立的坐的位置。

    這一幕當然被眾人看在眼,雖然早知道許立是與文天一起從鬆江調到遼海的,可沒想到兩人關係竟如此深。文天這一下不亞於當眾狠狠抽了趙起年一個耳光,要知道趙起年背後可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趙國權。文天為了許立竟不惜得罪趙國權,看來以後對這個許立也要重新審識了。

    一頓午宴大家各懷心思,不過許立卻成了除文天外,其他人結交的對象。特別是文天身為省長,大家不好開什麼玩笑,也不好過多敬酒,可對許立大家卻少了些顧慮,一頓飯下來,在場眾人除了趙起年,其他人至少都敬了許立一杯。雖然杯子不大,一兩左右,但一輪下來也有一斤,而許立卻是來者不懼,笑語連珠,讓大家對這個年青的官場新貴也有了新的認識。

    酒宴散後,文天因為下午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無瑕與許立再進一步詳談,隻能等下次有機會再說。許立告別了文天,卻沒有急著與副市長一起趕回和連,而是讓崔林開車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

    許立敲響酒店6008號房間,麵有人開門一看是許立,輕聲道:“許市長……”

    “進去再聊!”許立和崔林進門後,那人將門上掛著的門牌翻轉過來,6008號房門再次被關上,隻留下“請勿打擾”四個字警示他人。

    進門後,一股涼氣撲而而至,讓人忘去室外的火熱。許立和崔林坐在沙發上,而剛才將兩人迎進門的人就坐在兩人對麵。

    “許市長!”那人略顯拘謹的道。

    “老包,雖然咱們見麵不多,可也算是老朋友了,不要那麼客氣!”許立笑著道。

    “包樹仁,你怎麼變得婆婆媽媽了?這可不是你的『性』格!要是讓老戰友看到你現在的樣子,恐怕都不敢認了!”崔林這些年一直跟著許立,在公開場合他當然要注意身份,甚至在他心也一直將許立當作恩人來看,就算為許立犧牲『性』命也決無二話。不過在這種私人場合,崔林還是很隨便的。再說這個包樹仁還是崔林的老戰友,兩人交情非同一般,也正是崔林的推薦,包樹仁才會被許立許以重任。

    包樹仁也是雪豹部隊退役的,大場麵也見過不少,手上也有十條八條人命,可不知為什麼今天一見許立卻感到有些緊張,好像又回到了部隊,見到首長似的。要是被他手下人知道包樹仁竟也會緊張,不知會驚掉多少眼球。

    “好了,給我說說這些年你在和連的狀況!”許立見包樹仁略顯緊張,可自己卻時間有限,沒有空兒與包權仁客套,幹脆直奔主題,以後打交道多了,也許就好了。

    包樹仁是許立早年布下的一步暗棋。早在鬆江時,許立就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將當年的槍殺案查個水落石出。而許立當時還不過是個普通的秘書而已,將來自己能走到那一步,心也沒有底,能不能再回到和連也不好說。

    當時正好成立了鬆江保安公司,正是在那認識了崔林,又由崔林結識了當時剛剛退伍在家,鬱鬱不得誌的包樹仁。結過一段時間的考察,許立認為包樹仁為人表麵看似直爽,可粗中有細,而且功夫厲害,使將包樹仁收入了帳下。

    

Snap Time:2018-08-16 11:58:15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