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八十章招人嫉恨


    第八百八十章  招人嫉恨

    許立上任後這段時間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狠抓機關作風整頓上,減少了許多不必要的會議,取消了一些不必要的文件,特別是許立提出的文件分類法,已經在全市各機關開始推行,就連市委書記連立田了解情況後,在全市大會上也全力支持許立這一創新,甚至開玩笑說許立有好東西也不告訴他這個老頭子。如此以來許立雖然沒有強力推進這一改革,可身體力行之下,卻取得了更好的效果,也算是許立打響了第一炮!

    九月一日一大早,許立特意起了個大早,看到蘇天月穿著白藍相間的校服,提著範玉華特意為她買的一款新式小背包走進客廳時,笑道:“小月兒,今天就要去正式上學了,緊不緊張?”

    蘇天月跑到許立身邊坐下後,緊緊的抱著許立的胳膊,笑著搖頭道:“不緊張!昨天我都去學校了,同學們都很好,老師也很好!”

    範玉華在餐廳探頭看到這兄妹倆的樣子,不禁搖頭道:“好了,過來吃飯了,吃完飯小月還要去坐公車上學,第一天上學可別晚了!”

    許立一把拉起蘇天月,輕輕『摸』了『摸』天月的頭,“到學校要和同學、老師好好相處,不要惹事,不過要是有人惹到你也不要客氣!還記得我教你的那招嗎?”

    “記得,砍喉踢襠!”天月說著一手砍向許立咽喉,腳卻直奔許立下襠踢去。

    許立當然不會中招,一手抓住天月的小手,一手卻一把撈住天月的腳,將天月整個人抱了起來,道:“走,吃飯去嘍!”

    範玉華當然也看到這一幕,等許立和天月坐下後,範玉華小聲道:“天月,你大哥教你的這招可不能輕易用……”

    “嫂子放心,大哥說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惹犯我,毫不留情!”蘇天月這幾年開朗了許多,一口咬下半個包子,答道。

    “你啊!”範玉華輕輕戳了許立一指,道:“你就不能教小月一點好的?偏偏教他這麼狠的招數,我看出了問題你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涼拌!敢欺負我家小月兒,打死活該!”

    蘇天月幾口吃了一個包子,又喝了一碗粥,擦了嘴,大聲道:“我吃完了,我去上學了!哥哥、嫂子,再見!”

    待蘇天月已經出了門,範玉華才道:“我看天月這幾天真是強多了,不過我還是有些不放心她一個人去上學,要不我去送送她?”

    “不用,也該讓她鍛煉鍛煉了,她也不可能在咱們羽翼下生活一輩子,總有一天需要她自己麵對生活、麵對社會!再說我也讓高瑩跟學校打過招呼,不會有事的!對了,你今天去不去上班?”

    “不去了,檔案局那地方真的是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我看就是取消了恐怕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行,不去就不去吧,等咱們孩子大些了,再給你找個能讓你發揮能力的地方,這兩年你就在家辛苦些!”許立吃完早餐也拿上包招呼了等在外麵的崔林一起趕往省城。

    因為近段時間全國各地安全生產事件頻發,遼海省在幾天前也發生了一起嚴重火災,好在人員傷亡不大,二死七傷,但一幢正在施工的十六層高樓卻在大火在付之一炬,隻剩下骨架還聳立在那。不過煙熏後一身漆黑的大樓不但無法成為城市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反而成為敲響全省安全防火工作的一座警鍾。

    今天這次的全省安全防火工作會議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召開的,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省長文天今天將親自到會並作重要講話,全省各省直部門及各市『政府』一把手及主管領導都將參加今天這次會議。

    和連市主管安全生產工作的副市長滿浩因為昨天去省城辦事,所以晚上就留在省城,許立在八點五十左右趕到省『政府』禮堂,大禮堂門口匯合了滿浩,兩人一同進入會場。

    會議九點鍾正式開始,由主管安全生產的副省長王光耀主持,省安監局局長李鳳山首先通報了全國及省內安全生產所麵臨嚴竣形勢,最後又省長文天作重要講話。

    會議一直開到中午十一點結束,會後在省『政府』賓館備了午餐招待各市參會人員,文天和王光耀也留了下來。

    許立和滿浩走進餐廳時,才發現兩人的座位並沒有安排在一起,許立這桌全是各市市長,而且文天也在這桌。而另一桌卻是王光耀及各市副市長。

    許立雖然是副省級城市和連市市長,按說比其他各市要高出一線,可許立來的有些晚了,隻剩下外麵的空位。而其他已經落座的各市市長見到許立進來,自認為自己資格比許立老得多,也沒有人給許立讓座,反而有人對許立年紀輕輕就升任和連市市長一職有些不服,甚至望向許立的眼神都充滿了敵意。

    但能成為一市之長的眾人也都是身處官場多年,當然沒人會當麵向許立發難,反而與和連市接壤的丹南市市長程魁還笑著與許立打了聲招呼,對許立也十分熱情。

    其實出現這種情況也不奇怪,許立雖然在鬆江甚至在京城都有著不小的影響力,可這些事情卻不是能拿到桌麵上的,畢竟誰也不想傳出個靠背景升遷的惡名,一切還得靠實績說話。

    而許立在鬆江任駐京辦任期間雖然為鬆江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但這其中有太多不足向外人道明的秘密。特別是在這次與朝鮮衝突中,許立更是起到了決定『性』作用。但這件事情更不是可以隨便外傳,隻有一定級別或是事件的參與者才知道一二。遼海省各市雖然與鬆江相隔不遠,但他們的目光都瞪在自己轄區內,或是瞪在省內,那有閑心去關心其他省市的情況,所以這些人才會對不到三十歲就升任和連市市長的許立有所仇視,甚至有人認為是許立搶了本屬於自己位置。

    而丹南市因同樣與朝鮮接壤,前段時間兩國陣兵邊境,丹南市同樣駐紮了不下於三萬大軍,所以程魁才知道一些事件的始末,才會對許立表現出善意。

    

Snap Time:2018-07-19 19:54:16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