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七十四章賈家獨子


    第八百七十四章  賈家獨子

    雖然許立自上任以來這一個來月基本都在基層走訪調查,連全市的大會都很少參加,更別說發火了。可許立越是這樣反而讓其他人看不透許立,感到許立雖然年輕,卻不是那麼年青氣盛、壓不住事的愣頭小子,大家都在紛紛猜測許立上任後的第一把火到底會燒到那兒,在那立威。蔡鑫剛才在酒桌上還跟那幫朋友談起此事,可他怎麼也沒想到這麼倒黴的事竟然落到自己頭上了!

    而銀沙灘分局局長苗坤聽到蔡鑫的話,那還敢怠慢,立刻從飯店向分局趕去。

    就在幾分鍾前,銀沙灘分局的審訊室卻是人滿為患,七八名警察剛剛出警,從銀沙灘這個全省甚至是全國有名的旅遊勝地帶回兩夥打架鬥毆的當事人。不過一夥都是身強力壯的年青小夥子,另一夥卻是老弱病殘居多,隻有一個青年看上去還健康些。

    可讓人驚奇的是這兩夥人打仗,吃虧的竟是那些小夥子!七個年青人此時正坐在審訊室大呼小叫,而且看上去這些人也確實是鼻青臉腫,有兩人眼睛竟然已經腫得看不到眼珠,一個扶著左手,不敢動彈,一人鼻血剛剛止住,也不知道鼻梁骨塌了沒有,還有一個右腳腫得像蘿卜一樣,而最後兩人雖然外表隻是輕傷,可卻一直喊著胸口疼。

    再看那群“老弱病殘”,除個那個青年還像一隻護崽子的母雞,一直小心的站在其他人身前,生怕有人動他身後的人外,再看其他人卻是一個個好象沒事兒人似的,別說傷了,就連驚嚇都談不上!

    那名氣質高貴的少『婦』小心的逗弄著懷中的嬰兒,那對老兩口就坐在一邊滿麵笑容的看著,而另外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在一邊幫忙,幾人把公安局當成了幼兒園,更沒把周圍的民警當回事!牆上那個國徽在幾人輕鬆的表情下,也已經毫無威懾力可言!

    隻有那個最漂亮、好像花仙子一般可愛的小女孩一直冷著臉,瞪著這邊還在喊疼的幾個青年,一副要吃人的樣子!這個小女孩雖然目『露』凶光,可在她可愛的外表下卻讓人生不起氣,甚至有幾個年紀稍大一些的女民警一時間母『性』的同情心泛濫,拿出一些小食品,希望討好小女孩,隻想多跟小女孩說幾句話。

    可幾人卻被那個年青人給攔了下來,沒有任何人能夠越過這個年青人,與他身後的人接觸。

    站在年青人麵前的是銀沙灘分局治安科的科長,看著這些人的樣子,這個科長也是直撓頭!幾人被帶進局已經有近十分鍾時間了,可愣是沒人把自己當回事兒,別說審訊,就是想靠近都會被這個青年給瞪回來!想叫人來硬的,又怕惹了不該惹的人。

    而且剛才兩夥人在銀沙灘上發生衝突時,周圍圍觀的群有上百人之多,銀沙灘作為旅遊勝地,這不僅有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甚至還有外國人混雜其中,這些人都看到了剛才發生在銀沙灘上的一幕。

    據那些旁觀者講,事情起因是那幾個年青人想上前與這幾人中那個看上去最漂亮的小姑娘搭訕,小姑娘不理他們,他們糾纏不清,那名抱孩子的少『婦』又罵了他們幾句。這幾個年青人感覺在人前丟了麵子,叫囂著上前想來個霸王硬上弓,強吃這幾個漂亮女人的豆腐。

    沒想到豆腐沒吃著,卻吃了一頓鐵板燒,那個一直鐵青著臉好像保鏢似的青年衝出來後,一拳就將為首的小流氓打倒在地,隨後又以一敵六,隻用了幾分鍾時間,就將這七名小流氓打翻,要不是分局接到圍觀群眾報警及時趕到,這七個小流氓還指不定得被教訓成什麼樣。

    事情調查起來很簡單,雙方當事人見到警察趕來後,也沒人逃跑,都被帶到了分局,可讓治安科長頭疼的是該如何處理善後!那幾個吃了虧的小流氓自己都認識,都是區一些領導幹部的子女,其中有一個還是自己頂頭上司銀沙灘分局副局長的侄子。如果不是這幾人家中都有些權勢,也不敢在銀沙灘這個旅遊勝地當眾耍流氓。

    不過更讓他頭疼的是這幾個看似“老弱病殘”的人,那個護在前麵的明顯就是他們的保鏢,自己上前說話,這個年青人竟隻摔出一張工作證,道:“有什麼事等我們領導來了再談!”

    治安科長翻看了一下工作證,才知道眼前這個青年人叫崔林,竟是市『政府』行政處的工作人員,而且還是正科級,竟跟自己是一個級別的!

    看看工作證上的照片,絕對沒錯,照片應該就是最近照的,連工作證的簽發日期也是在一個月前,而且上麵的鋼印應該也不會作假。這就更讓這名治安科長難辦了。

    不過這個治安科長也不笨,既然鬧事的人中有副局長賈真的侄子,又有市『政府』的工作人員,憑自己的級別是處理不明白了,他立刻給賈副局長打去電話,希望賈副局長能親自來處理這起案子。

    賈副局長正好在局,接到電話後,馬上趕了過來。賈真副局長一進屋,他的侄子賈慶如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捂著不敢動彈的左手跑到麵前哭述道:“二叔,你可來了,你要是再不來我可就見不著你了!”

    賈真對自己這個侄子是什麼樣的稟『性』當然清楚,見他惹事吃虧也不奇怪。自己有兄弟五人,可除了老四的婆娘爭氣,生下了賈慶如這麼個寶貝兒子外,自己哥兒四個竟是清一『色』的姑娘,老五不服氣,為了要兒子竟連工作都不要了,辭職下海後,讓他老婆給他使勁兒生,可他老婆先後給他生了三個姑娘就再沒了下文,想要兒子的這個願望恐怕是難以實現了。

    賈慶如正是在賈家這些人的嬌寵下長大,又能養成什麼好習慣?好在賈家人也不指望賈慶如將來能有什麼出息,隻要將來能多生幾個兒子,將老賈家這枝的香火傳下去就算知足了。賈真更是將賈慶如當成自己親生兒子一樣看待。眼前的情影不用問也知道,百分之九十是賈慶如惹的事兒,可眼見這個寶貝侄子吃了大虧,賈真還是有些氣惱。

    

Snap Time:2018-08-19 10:22:41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