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七十章一生有緣


    第八百七十章  一生有緣

    “兩位好,請問兩位訂桌了嗎?”一位服務員走上前小聲問道。

    許立搖搖頭,道:“有包房嗎?或是雅靜一點兒的地方!”

    “請跟我來!”服務員將兩人帶到咖啡廳邊的位置。這是一個個七八平米的小房間,房間之間用一道道木柵欄隔斷,可在麵對大廳的方向卻是金光閃閃的珠簾,這樣即能保證麵的隱私,又能夠聽到大廳那如同流水般悅耳的鋼琴聲。

    兩人一人叫了一杯咖啡,坐在桌前默默無語。整個咖啡廳中除了悅耳的鋼琴聲,再無人大聲喧嘩。

    “這段時間還好嗎?”許立看著呂靜略顯紅腫的眼睛,問道。

    可沒想到一句話卻讓呂靜的眼淚再次洶湧而出,仿佛受了多少委屈一般。

    “怎麼了?”許立急忙拿過一邊的紙巾遞給呂靜。

    呂靜卻隻是小聲哭泣,即不接紙巾,也不說話,眼淚如同斷了紅的珍珠一般滴落在桌上,一會兒功夫竟將桌布也潤濕了一大塊。

    許立回頭看了看四周,見沒人注意到這,幹脆將椅子搬到呂靜身邊,拿起紙巾為呂靜輕輕擦拭眼淚。看著呂靜如同雨後梨花般的樣子,許立心中一痛,輕聲道:“我知道是我不對,有什麼委屈你就說出來!”

    可呂靜還隻是一個勁的哭泣,對許立的話置若惘聞。

    許立長歎口氣,道:“你相信人有靈魂嗎?相信人有前生來世嗎?”許立低沉的語氣,終於讓呂靜抬起頭,望向許立。

    許立接著道:“我知道你和我前生一定有緣,不然當初我見你的第一眼不會那麼心動,也許前生你我就是夫妻,不然今生為何在茫茫人海中卻能相遇?”

    許立的話半真半假,可女人卻最相信緣份二字。聽了許立的話,呂靜忍不住道:“那你還那麼恨心不理我?”

    “隻恨相逢未嫁時!如今我已經結婚生子,再糾纏於你也隻能是害了你,我本想漸漸疏遠你,希望你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呂靜咬牙道:“那你今天還要約我出來?難道你就不怕害了我嗎?”

    “怕!可你我雖然已經有近一年未見,今日一見我才發現我根本不可能忘了你,更怕失去你!難道你感覺不到我的心嗎?”

    “你的心?如果你真有心還會讓李哥千方百計的給我介紹對象?”一提起此事,呂靜就恨不能咬下許立二兩肉,以解心頭之恨。自己又不是什麼老姑婆,用得著那麼急著把自己嫁出去嗎?再說自己心中有了許立,那還容得下別人?幾次相親不成,反而讓自己在公司得了個滅絕師太的外號,這一切都是許立害的!

    “我知道錯了,今天一見你我就知道我錯得離譜,如果你真的跟別人在一起,我會發瘋的!”

    “明天我就去找個男朋友,看你怎麼瘋!”呂靜氣乎乎的道。

    許立一把拉住呂靜的手,深情的望著呂靜,道:“你會嗎?你不會的!”

    “誰說我不會!我……”呂靜還想嘴硬,可在許立霸道的目光中,終於敗下陣來,輕輕依偎在許立懷中。“隻恨相逢未嫁時!你為什麼要那麼早結婚呢?如果你沒結婚多好,那怕你就是個普通人,那怕我們每天都會為了一日三餐而奔波,我也會嫁給你!”

    許立了解呂靜,知道呂靜確實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女孩子,就算她這一年來再怎麼改變,可她骨子依舊是那個溫柔可人的呂靜。

    “那你後悔嗎?後悔愛上我嗎?”

    “不要臉,誰愛上你了!”呂靜啐了一口,道:“少在那自做多情了!”可身子卻又往許立懷偎了偎,一切盡在不言中。

    “唉,過幾天玉華就要來了,如果你覺得別扭,就讓李賓把你調回總公司去,省得在這尷尬!”

    “你不能趕我走,我就要留在和連,就算不能跟你天天見麵,也可以多聽到你一些消息,隻要知道你和我都在這片藍天下呼吸著同一個城市的空氣,我也會舒服些!”呂靜一下子掙脫許立的懷抱,看著許立認真的道。

    “不走就不走吧!”許立知道呂靜外表溫柔下的那份執著,甚至可以說是倔強,她想幹的事兒就算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兩人將話說開了,反而不知該說什麼,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咖啡廳,聽著大廳那悠揚的鋼琴曲,感受著彼此的那份情意。

    夜『色』越來越深,可咖啡廳的人卻不但不見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在許立這個小包間左右也都有人坐下,這燈光雖然昏暗,可許立還是有些顧忌,這幾天自己出鏡率實在太高,幾乎每天都會有自己的相關新聞報道。許立也知道這是宣傳部的王永生在為自己造勢,可這麼高的出鏡率,讓自己想低調都不可能。雖然自己今天出來前已經換了裝,可外一要是被人認出來,新上任的市長竟然帶著女人來金『色』咖啡廳!甚至不需要任何人作任何渲染,這恐怕就是和連市最大的新聞!

    沒等許立開口,善解人意的呂靜已搶先道:“咱們走吧,到海邊走走!”說完竟還從兜拿出一頂運動帽給許立戴上,這下子要不是特別熟悉的人根本就別想認出許立。

    許立暗自感歎呂靜考慮的周全,結了帳和呂靜牽著手走出了咖啡廳。兩人也沒有打車,就這樣牽著手走在街邊的路燈下,踏著月光,向著最近的沙灘走去。

    第二天一早高瑩帶人趕到許立家中,卻發現許立家大門緊鎖。拔通了許立的電話,才知道許立並沒有在家,而是在東門區一家早市附近。

    高瑩雖然疑『惑』,可還是馬上帶人趕到東門區去接許立。接到許立,細心的高瑩發現許立今天的穿著竟是全新的,難道許立昨夜沒有回家?可高瑩也不敢多問,這畢竟是許立的私事。

    許立坐在車上卻略顯疲憊,昨天一夜都與呂靜在一起,那還能精神得起來。

    “許市長,要不咱們今天休息一天?”高瑩關心的道,她可不想看到許立被累倒了。

    “沒事兒,按行程安排就行,不然要是讓人家等久了,還不得說咱們不講誠信!”許立閉目養神,希望利用這短暫的行車時間盡量恢複精神。

    

Snap Time:2018-01-17 16:39:52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