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五十六章故土難離


    第八百五十六章  故土難離

    就在文天信心滿滿,準備在鬆江大幹一番的時侯,許立一個電話,讓文天有些不知所措。

    “大哥,我剛從洪少那得到消息,中央對鬆江省領導班子調整辦法已經基本確定了。馬俊鬆有可被調到中央黨校任副校長,而你將可能被平調遼海省任省長!”

    “調到遼海省?這個消息準確嗎?”文天有些驚訝的問道。雖然早先與許立、孫節禮密談時已經料到會有這個結果,可自從5月到現在已經7月份,這兩個月時間,自己在鬆江可以說是殫思竭慮謀劃鬆江發展,就是想爭取上級領導的肯定,爭取下級幹部群眾的支持,本以為中央看到自己努力,會考慮將自己留在鬆江,可沒想到最終結果還是要調離。

    “雖然正式文件還沒有下發,但洪少是聽滕副總理說的,想必滕副總理也是有意讓洪少將這個消息透『露』給咱們,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文天皺起眉頭,遼海省基礎確實比鬆江好許多,加之臨近京城,又有幾大港口,不論是地理位置還是經濟排名都強過鬆江,所以雖然同樣是省長,但到遼海任職,地位應該是有所上升。可文天卻不想去遼海,畢竟自己在鬆江幹了幾十年,早已在鬆江織出了一張關係網,不然又豈能鬥得過省委書記馬俊鬆?可一旦去了遼海,自己卻是毫無根基,就好比當初馬俊鬆初來鬆江時一樣,根本無法鬥得過那些地頭蛇,自己要想在遼海再有做為,至少得用幾年時間,重新培值起一批親信才行,不然恐怕政令出不了自己辦公室!

    至於馬俊鬆任中央黨校副校長,倒是說不上好壞,同樣是平級調動,按說在中央黨校任副校長當然不如在地方當一把手。可馬俊鬆本身就是理論能力強過執行能力,在中央黨校倒是更適合他。更何況中央黨校作為全國培養廳局級以上領導幹部的搖籃,馬俊鬆在那同樣能結交到許多朋友,將來仕途到底會怎麼樣,還真說不準。

    “那你知不知道誰會接任鬆江省委書記和省長的職務?”這才是文天最關心的。自己調到遼海固然得從頭開始,可鬆江作為文天的大本營,當然不希望調來一些外人,畢竟一些人跟著自己奮鬥了十幾年,想讓他們全跟著自己去遼海那根本不可能,如果因為自己調任而被新領導打壓,文天也會感到對不起這些老部下。

    “這個我也問過洪少,可他也不知道,想必上麵還沒有研究好吧,畢竟鬆江省一、二把手同時調離,如果不能安排兩個壓得住陣的,鬆江省怕是會『亂』的!”

    “許立,我準備這兩天,不,明天去京城,你安排一下,晚上陪我去拜訪齊家老爺子,也聽聽齊老爺子的意見!”這次調動關係著鬆江省大局,文天當然重視,他也不想自己前腳剛走,後麵鬆江就『亂』作一團,畢竟這是自己的家鄉,奮鬥過幾十年的地方。

    “好,我會安排的!”許立當然責無旁怠。而且當許立聽到文天即將調到遼海省時,心中卻有著說不出的喜悅。原本許立還在為如何能夠再次回遼海省和連市,偵破上輩子那次暗殺而困撓,可如今文天被調到遼海省,那自己也就有機會再回遼海。

    至於能不能去和連市,許立並不急,畢竟上輩時自己複員也已經是07年10月,而現在不過才06年7月,更何況自己現的起點可比上輩子高了一些,上輩子複員到和連市任公安局長也不過是副廳級,而如今卻已經是正廳,加之這些年私下安排的一切,許立對調查清楚上輩子的種種疑團信心十足。

    第二天傍晚,許立陪著文天來到齊家。因為許立早已打過招呼,所以門崗隻是看了一下兩人的工作證和身份證就讓兩人進院了。在古香古『色』的客廳,不僅齊老爺子在等著文天和許立,齊家老二齊新象也在一邊。

    看到文天和許立,齊新象忙站起來歡迎兩人,齊老爺子雖然沒有起身,卻也微笑著對兩人打了聲招呼。齊新象將文天和許立讓到齊老爺子身邊坐下,道:“聽說你們要來,老爺子可是等了半天了,還沒吃晚飯吧,我馬上讓廚房準備開飯,有什麼話,咱們邊吃邊聊!”

    文天和許立對齊新象在此有些奇怪。齊新象原是河塑省副省長,但在今年年初與王家那場博弈中,他反而成了最大的受惠者。因為王家的妥協,加上眾人也看出齊、夏兩家即將複興,所以齊新象從河塑省副省長被提拔為中組部副部長,正省級!按說齊新象剛到中組部還不到半年時間,怎麼會特地抽出時間來陪自己兩人?

    幾人又閑聊了幾句,有人過來說飯已經備好了。齊新象起身道:“咱們邊吃邊聊吧!”說著扶起齊老爺子,許立也忙上前幫著攙扶著,幾人來到餐廳,許立看到並沒有外人,隻有自己四人。不過桌上飯菜卻十分豐盛,而且桌上還擺了兩瓶特貢茅台。這兩瓶茅台連許立都沒見過,想必是特供給國家領導人專用的吧。

    “來、來,大家坐!”齊新象和許立將齊老爺子扶到主位坐好,又將文天讓到左首位置,自己坐在另一側,許立自然坐在了文天下首。

    齊新象又親自為文天和許立倒滿酒,兩人卻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連道:“謝謝!”

    齊老爺子笑道:“不用客氣,你們隨意,我老頭子就不陪你們喝了!”齊老爺子這段時間身體恢複了一些,可醫生卻告訴他千萬不能飲酒,所以隻能以茶代酒。

    喝了兩杯後,文天將話引到正題,道:“老爺子,這次鬆江省人事變動不知道有沒有定論?”

    齊老爺子品了口茶,笑道:“你也應該聽到些消息了吧,讓新象給你說說,他比較了解情況!”

    齊新象雖然剛任中組部副部長不到半年,但這種大的人事變動他還是了解的,一些內幕也十分清楚。

    

Snap Time:2018-04-27 04:30:33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