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五十四章矛盾公開


    第八百五十四章  矛盾公開

    蓋長通想緩和一下現場的緊張氣氛,可金申城的拗勁兒卻上來了,同時他也明白自己剛剛被文天的小團體所接納,當然要有所表示,今天的事情可以說就是自己的“投名狀”!所以金申城對蓋長通打圓場不但不領情,反而道:“蓋長通,不用你在那兒裝好人,你和馬俊鬆根本就是蛇鼠一窩!”

    蓋長通被金申城此如痛罵,當然不可能再有什麼好脾氣,雖然他不能像金申城一樣不顧身份回罵於金申城,但還是沉下臉,怒視金申城一言不發。

    而其他人看到金申城指責馬俊鬆,卻沒有一人出聲相勸。馬俊鬆當然也是看在眼,心中一痛,看來這常委會自己是徹底敗了,自己堂堂省委書記被人指責,卻沒有一人幫自己說句話,如果傳出去,自己在省還有什麼臉麵領導其他人?不過馬俊鬆雖然知道自己與文天的較量已經是一敗塗地,卻並不甘心,畢竟自己還有朱家的支持,畢竟自己還是省委書記!

    馬俊鬆猛然站了起來,重重一拍桌子,大聲道:“金申城,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身份,我憑什麼?我就憑我還是鬆江省委書記!隻要我還在這個位置一天,這些人就別想得到任何表彰獎勵,而且我還要追究這些人的責任!”說完馬俊鬆一把推開身後的椅子,大步走出了常委會議室。

    蓋長通當然也不可能再呆下去,跟著離開了。

    而剩下的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憋著笑,臉上還得表現得嚴肅深沉。最後還是文天道:“好了,今天的會就先開到這兒吧,關於表彰獎勵的事兒,金書記你再仔細統計一下,不要落下任何有功人員!”

    聽了文天的講述,孫節禮拍案笑道:“這次馬俊鬆可是徹底丟了麵子,這個金大炮真是名不虛傳啊!原先竟是咱們挨炮,今天也讓馬俊鬆嚐嚐挨轟的滋味!”

    許立卻道:“事情恐怕不那麼簡單!馬俊鬆又豈能不知道如今省內的形勢?他敢在常委會上開口,應該早就料到會是這個結果,可他竟還是站了出來,這其中恐怕另有玄機。”

    “不錯,我也怕他藏了什麼手段,應該是朱家給他支持了吧!”文天點頭道。

    “我看馬俊鬆沒什麼好怕的,就算朱家出麵也是無濟於事,畢竟現在誰不知道齊家和林家支持咱們,僅憑朱家又有什麼能力為難咱們?”孫節禮笑道。

    “馬俊鬆如此一來算是把最後的窗戶紙揭開了,如今鬆江省黨政矛盾恐怕已經是盡人皆知,我想馬俊鬆會不會是想在這個上麵作文章?”文天想了半天,可是思來想去馬俊鬆也沒什麼其他手段,頂多也就是在這個上麵作些文章。

    “我看矛盾都罷出來也好,中央總會有個說法兒,畢竟大家都僵在這影響不好,對鬆江省的發展也沒任何好處。而且這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馬俊鬆和文省長全部另調他地任職,比較理想的結果是馬俊鬆調走,文省長留任鬆江省省長,從外省再調一名省委書記過來……”

    許立未等說完,孫節禮『插』言道:“那最好的結果當然就是文省長直接升為省委書記,再另提拔一名省長!”孫節禮當然希望如此,文天升為省委書記,那他也會水漲船高,成為省委秘書長,並且進省委常委。

    文天搖頭道:“這也隻能是個希望而已,可能『性』不大!一是我任職時間短,二是馬俊鬆這次把矛盾公開化,外人固然會說他能力不足,恐怕我也不會有什麼好名聲,中央不會讓我任省委書記一職的,不然影響不好。”

    “這些都是咱們的猜測,想必中央領導也會有他們的考慮,而且這次自治州事件咱們處理的也算圓滿,就算無功,起碼也沒有什麼大錯,中央應該不會因此遷怒於此。”許立笑道。看到文天和孫節禮依舊有些沉悶,接道:“我回鬆江也快有小半年時間了,明天也得回駐京辦看看,要不然人家還得說我這個駐京辦主任太不合格。正好也去拜訪拜訪齊家和林家老爺子,聽聽消息!”

    “好,就拜托你了!”文天笑道。有許立回京城坐鎮,憑許立在京城的關係,有任何風吹草動,也瞞不過許立,如果真有什麼不好的結果,也應該有時間再運作。

    第二天許立就告別了範玉華,乘機返回京城。一下飛機就看到有車來接自己,可許立沒想到除了司機崔林外,傅月竟也站在車邊,微笑的看著自己。

    看到許立走下飛機,傅月和崔林忙迎了上來。崔林接過許立帶的手包,憨憨的說了起:“許主任!”就掉頭往回走。

    傅月卻笑著道:“許主任,您回來了!”

    許立點點頭,剛才離得稍遠,隻能看到傅月一身清涼,肉『色』的絲襪、黑『色』短裙,一件白『色』外套看上去清純中又有幾分『性』感,『性』感中又帶著幾分端莊。而到了近前,一股清淡的香氣撲鼻而來,讓人忍不住多嗅幾下。

    “傅主任!”許立與傅月親切的握了握手,道:“這段時間多虧你在駐京辦坐鎮,辛苦你了!”

    “辛苦什麼,都是應該做的!”傅月笑著回應道。許立不在駐京辦這段時間,傅月全掌大權,雖然累些,卻也嚐到了權利的好處。更重要的是許立沒來駐京辦時,省領導來駐京辦那次不是將駐京辦的人指使的像孫子似的,而且京城各大部委,又有那個敢得罪?可大家對此卻不敢有任何怨言,反而得笑顏相待,每次接待一次領導都好似脫了層皮似的。

    但自許立來駐京辦任職以來,不但省來的領導,就是京城各部委那個不是高看一眼,再沒有無故為難大家的事情發生,反而有時還會給大家帶些小禮物。許立不在京城這段時間,駐京辦各項工作都有序開展,沒有任何羅『亂』事兒。特別是因為與京城公安係統搞好了關係,隻要有鬆江上訪人員,都會立刻通知駐京辦,有時甚至會有警車親自將上訪人員送過來,大大減輕了駐京辦的工作量,傅月也輕鬆許多,再也不用靠出賣『色』像去討好誰,所以今天一聽許立回京城,才會親自來接機。

    

Snap Time:2018-01-18 08:20:52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