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五十二章背水一戰


    第八百五十二章  背水一戰

    蓋長通小心的推開馬俊鬆的辦公室,看到馬俊鬆坐在辦公桌前發呆。“馬書記?馬書記?”蓋長通連叫了兩聲,才將馬俊鬆叫醒。

    “有什麼事嗎?”馬俊鬆雖然心有無窮的怒火,可蓋長通現在卻是自己身邊唯一信得過的人,火當然不能發泄在他身上,要是將蓋長通也嚇跑了,自己在鬆江還呆得下去嗎?

    “馬書記,剛才國務院辦公廳打來電話,說是讓咱們上報關於此次事件的總結材料……”蓋長通小心的道。他當然明白,這麼大的事兒,按正常程序來說,總得召開一下常委會討論一下,可現在的情況,蓋長通也實在是說不準馬俊鬆會怎麼辦。

    “嗯,你通知文天,讓他們準備材料吧!”馬俊鬆果然又一次逃避了。

    “是,我這就去告訴他們!”蓋長通此時對馬俊鬆也有些失望。畢竟馬俊鬆作為一省的省委書記、一把手,可現在竟連常委會都不敢開,如此下去,自己跟著他還有希望嗎?可不跟著馬俊鬆,難道還能轉投文天他們?那恐怕更讓人瞧不起。為了馬俊鬆,更是為了自己,蓋長通覺得有必要勸勸馬俊鬆。

    “馬書記,難道咱們就這麼回避下去嗎?長此以往,文天氣焰恐怕會更加囂張,到時下麵的人恐怕隻知有省長文天,而不知有您啊!”

    蓋長通幾句話讓馬俊鬆的臉憋得通紅,怒視著蓋長通大聲道:“難道我想這樣嗎?可不躲著他們又能怎麼辦?如今十一位常委,除了你外,其他人還有誰會支持我?難道開常委會去聽他們的冷嘲熱諷嗎?都說我不講義氣,關鍵時刻落井下石,可那能怪我嗎?總理親自打來電話,連朱老爺子都說金申城這次在劫難逃,根本沒有一點兒希望,我還能怎麼辦?難道與中央對著幹嗎?誰知道那個文天竟能手眼通天,硬是扭轉乾坤,將金申城保了下來,如今他不僅在省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就連中央也有人幫他,我還拿什麼跟他鬥?”

    “馬書記,您消消氣,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事到如今您和文天的矛盾大家都看得出來,隻差沒有徹底撕破臉皮了,上麵的領導難道就不知道?可不管文天在省內還是中央有多少人支持,但他畢竟隻是省長,而您才是省委書記,讓省長壓著省委書記,這要是傳出去,沒麵子的可不僅僅是您自己,難道其他省市的領導同誌就不考慮考慮要是各地都這樣的話,那還不『亂』了套?”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馬俊鬆這段時間因為與文天的事情搞得焦頭爛額,已經連續幾天沒有睡好,聽得蓋長通在那繞來繞去,有些聽不出重點。

    “我是說事到如今,您也不用再顧慮什麼,幹脆將矛盾公開化、擴大化,最好是搞得盡人皆知,震驚中央,一旦矛盾公開了,上麵就算再想偏向他文天,搞什麼平衡也不能太過份,畢竟這次是他文天在在以下犯上!”

    馬俊鬆聽完蓋長通的話,覺得他有說的有些道理,可又覺得有些不對。如果真的將矛盾擴大,那自己可就隻能是背水一戰,最後自己和文天恐怕隻能有一人留在鬆江。可思來想去,又覺得把握不大,可別最後搞得惹火燒身,自絕後路。

    “馬書記,你還在猶豫什麼,現如今你這個省委書記都已經快被架空了,就算你不動,恐怕過不了幾年,那個文天也會唱出『逼』宮大戲,如果等他羽翼豐滿,有了十足的把握時,咱們就更沒有機會了!”

    “好了,你先出去,我再想想!”馬俊鬆輕『揉』著太陽『穴』,一時做不了決斷。

    蓋長通隻能依言出去了,留下馬俊鬆在辦公室苦惱。想了足有一個小時,馬俊鬆才終於下了決心,與其被動挨打,最後被迫離職,還不如主動出擊,與文天他們決一死戰!不過此戰可是將關係到自己的將來,馬俊鬆也不敢大意,再次拔通了朱老爺子的電話,將這邊的情況詳細匯報給朱老爺子,希望得到朱老爺子的支持。

    開始馬俊鬆還心懷忐忑,怕朱老爺子責怪自己,可沒想到自己講完後,朱老爺子竟不但沒有責怪自己,反而鼓勵馬俊鬆,讓他放開手腳與文天決戰到底!

    而在朱家,朱一鳴老爺子剛剛放下電話,坐在一邊的朱廣臣有些奇怪的道:“爸,您怎麼會讓馬俊鬆在這個時侯與文天鬧開?如今誰不知道這個文天很受齊家和林家的稱讚,就憑馬俊鬆如何鬥得過文天?”

    朱一鳴卻冷笑道:“齊家、林家?他們確實是兩個龐然大物,別說馬俊鬆,就算咱們家全賠上也不是他的對手!”

    “那您怎麼還……”

    “咱們不是對手,可有人不會怕他們!”朱一鳴老爺子笑道。

    可朱廣臣卻不知道老爺子這葫蘆買的什麼『藥』。奇道:“還有人敢跟他們作對?”

    “你別忘了,這件事原本上麵已經有了定案,準備犧牲一下金申城,與朝鮮作個和解。可卻因為文天直接驚動了林家老爺子才使得這次事情有了變化,搞得兩國差點開戰。這其中誰被卷了麵子?他們又豈會不記恨文天?”

    “您是說彭『主席』和蘇總理?”朱廣臣忍不住叫道。要是彭『主席』和蘇總理對文天印象不佳,就算他有齊家和林家的支持,又能怎麼樣?正好借此次馬俊鬆大鬧一場,給文天一雙小鞋穿穿,文天又憑什麼抗爭?

    有了朱老爺子的首肯,馬俊鬆還怕什麼?就算最後真的鬥不過文天,想必朱老爺子也會給自己安排好退路,自己總不能因此而被撤職,就算調到其他省份或是中央各部委,不還是正省級領導?也許遠離鬆江這個苦難之地,就會迎來自己的新生!

    馬俊鬆又叫來蓋長通準備商量一下如何反擊。蓋長通一進辦公室,看到往日無精打彩的馬俊鬆不過短短一個小時時間,竟是容光煥發,當然明白馬俊鬆已經做出決斷,而且怕是還得到了中央某位領導的支持,不然馬俊鬆又豈會有如此鬥誌!

    

Snap Time:2018-04-26 23:34:34  ExecTime: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