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五十一章孤家寡人


    第八百五十一章  孤家寡人

    此時中朝邊境緊張局勢雖然已經得到極大緩解,但關押在自治州看守所的上千名偷渡人員總是要遣返回去的。不過這次卻不再是由雙方邊防軍交接,朝鮮方麵派來一名外交部副部長,而這邊則是由文天親自趕到自治州,負責此次交接工作。

    上千名偷渡人員被押上了一列火車專列,車上由自治州幹警嚴加看守。此事已經驚動了雙方國家領導人,還差點因此造成兩國開戰,所以雙方都是慎之又慎,不敢有半點馬虎。

    在火車行駛到兩國邊境的鐵路橋上時,早已等在這的朝方代表登上火車,再次清點了人數,履行了交接手續後,火車上的自治州民警全部下了火車,看守工作由朝方軍警接管。

    朝鮮外交部副部長與文天親切握手道別後,也登上了火車。許立、金申城站在文天身後,看著火車緩緩啟動,駛過兩國邊境線,漸漸消失在群山之中。

    “唉,不知道這些人回去後會是什麼命運!”金申城長歎口氣。

    許立接言道:“咱們已經盡了力了,可一旦回國後,那就是朝鮮國內事務,咱們再也管不了那麼許多,希望他們能有個好結果吧!”

    還是文天看得比較遠,笑道:“放心吧,這次的事件不但差點造成兩國開戰,更早已驚動了聯合國,想必聯合國也不會坐視不理,他們可是就等著抓住朝鮮的把柄,好向其繼續施壓。我想朝鮮方麵也知道這些,就算是做樣子給別人看,他們也決不敢將這些人秘密處決,恐怕這些人還會因禍得福,會被安排一個比較好的工作,以便向外人展示朝鮮的大度!”

    此次自治州事件到此終於是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從最開始的滅門慘案,引發了自治州百姓矛盾,造成群體事件,又由抓捕凶犯破獲了一起重大間諜案件,到因遣返偷渡人員,造成兩國關係緊張,戰爭一觸即發,直至最後事件得到圓滿解決,這一切回想起來好像做夢一樣。特別是金申城在短短三個多月時間,經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後,整個人都開朗了許多,寬容了許多,不過對馬俊鬆在關鍵時刻落井下石的做法,金申城卻不會忘記,始終耿耿於懷。

    而此時的鬆江省委辦公樓內,氣氛緊張,空氣都像凝結了一般。在省委工作的人員,上至各位秘書長、副秘書長,下至普通的工勤人員,那個不是有些來曆、有些背景的?不然又豈能混進省委大院?這些人也許工作不行,但消息卻是絕對靈通,有不少人甚至可以直達天聽,直接與中央一些同誌有聯係。所以關於這次自治州事件的任何風吹草動,有的甚至連馬俊鬆都不知道,不敢確定,可下邊卻早就已經傳得滿城風雨。

    不過越是了解事情真像,大家就越是噤若寒蟬。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次事件中,最大的贏家就是文天,不但在中央領導麵前『露』了臉,而且還得到了金申城的投靠,而最大的輸家當然就是馬俊鬆,不但輸掉了金申城,更重要的是輸掉了人心、輸掉了威信。

    省委書記心情不好,下麵人那個敢在這個節骨眼上放肆?一個個連走路都是小心冀冀,生怕被馬俊鬆不爽之下當了出氣筒。原本一些活躍份子分經常竄到各科室與大家聊天兒,可現在一個個都好像小學生一樣,將自己綁在辦公桌前,老老實實的看文件、看報紙。

    有些實在是坐不住板凳的,便以各種借口下到下麵各縣市區搞調研,以遠離這個火『藥』桶。而實在沒有調研權限的,就到醫院開出張病假單,或是轉到外地就診,或是在家修養,總之近一個月來,在鬆江省委大樓內寂靜的給人有些陰森森的感覺,那怕是有人在走廊咳嗽一聲,整座大樓都會為之一顫。

    對這一切馬俊鬆當然看在眼,可他除了咬牙暗恨外,還能怎麼樣?自從上次常委會後,本以為能夠看文天的笑話,可誰知道文天和許立兩人竟真的進京了,而更可怕的是他們竟然能走通齊家和林家的關係,聽說連彭老爺子也參與了些次事件,有三大家族出麵,別說是區區一個金申城,就是再大的事件,還有他們聯手之下擺不平的嗎?

    就是因為這三家出麵,本來想看笑話的自己,反而成了小醜一般,讓其他人看了自己的笑話。丟了威信、失了人心,誰還敢和自己走在一起?誰還敢靠近自己?下麵的人更是說什麼的有,不過卻沒有人肯替自己說句話,這段時間除了蓋長通是自己一手提拔上來的,跟自己可以說早已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外,其他人,如紀委書記汪清、春城市委書記孟祥有等人根本就不跟自己朝麵,細算之下,如今的十一位省委常委,文天已經牢牢把握了七票,加上汪清和孟祥有兩人現在搖擺不定,自己這個省委書記竟成了孤家寡人!

    可這能怪自己嗎?當時蘇總理親自打電話,話話的意思要追究相關人的責任,自己敢說什麼?敢替金申城求情嗎?別說自己,就是自己的依靠朱家上下又有誰敢對蘇總理說個不字?要怪隻能怪那個文天命好,竟然聯絡到了齊家和林家,要是沒有齊家和林家出麵,他文天真敢違抗中央的命令?

    事發到現在,馬俊鬆沒敢再召開一次省委常委會,他也知道現在如果開省委常委會隻能是自取其辱,看人臉『色』。就算文天等人不對自己開火,那個金申城,有名的金大炮還會放過自己嗎?原本這門大炮掌控在自己手上時,沒少轟擊文天他們,可如今炮口調轉,對對準了自己,情何以堪啊!

    但逃避總歸不是辦法,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召開省委常委會,可現在關於自治州的事情已經算是告一段落,總得開會作一下總結,對相關人員該罰的罰,該獎的獎,卻不能總是放在那不管不問吧。

    

Snap Time:2018-07-21 06:10:41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