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五十章壓驚酒宴


    第八百五十章  壓驚酒宴

    六點剛過,包房中正聊天的眾人聽到有人敲門,大家抬眼望去,卻是金申城走進包房。迎賓小姐將金申城送進包房後,便退了出去。金申城站在門前,麵『色』還有些緊張,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到以文天為首的這個小圈子的活動。想想以前自己的所做所為,再想想這次若不是有文天的支持,那能僥幸過關?

    自己老領導國家政協副『主席』李崔浩可不止一次給自己打電話講過,現在中央已經有了定論,他金申城在此次事件中不但無過反而功,等事件徹底平息,不但不會處分自己,也許還會給自己一定的獎勵。可這一切卻都是因為文天和許立的關係,聽說他們為了自己的事情先後找到了齊家和林家,甚至驚動了『主席』和總理。如此大恩,金申城豈能不記在心上?可反過來再看馬俊鬆,當初不過是剛剛傳出風聲,他就已經徹底放棄了自己,甚至還要落井下石,準備將自己推出去背黑鍋。對比之下,金申城對文天和許立更是感激涕零。

    “文省長……”金申城叫了一聲後,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文天對自己恩比天高,言語又如何能表達出金申城的心情。

    文天也能夠理解金申城的心情,也站了起來,一招手道:“老金,過來坐!你可是來晚了,一會兒自罰三杯,沒問題吧!”

    金申城這時才注意到,文天身邊的位置竟然空著。可按自己在省的地位,根本不夠格坐在那。而在空位另一邊的秦家平卻道:“老金,過來坐吧,咱們也有段時間沒有坐在一起好好聊聊了!”

    在場的眾人除了文天和肖克應該就數秦家平資曆最高,可秦家平卻坐在自己下首,這讓金申城更加無法自處,忙道:“文省長、秦部長,我還是坐在這兒吧!”金申城見下首還空著一個座位,就要坐下。

    這時包房的門再次打來,金申城還沒回頭看清來人,就聽到身後人道:“金書記,你可不能搶我的位置啊!”金申城不用回頭,也聽出來,進來的正是許立。

    金申城緊緊握住許立的手,道:“許老弟,感激的話我就不說了,今後有用得上我老金的地方,盡管開口!”

    許立剛才約莫著時間差不多了,便去通知胡勇準備上菜,回來就看到金申城竟然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聽金申城的話,許立笑道:“金書記,還真有事兒求你幫忙!”

    “你說!”

    “求你就不要搶我的位置了,文省長和秦部長他們還想跟你多喝幾杯呢!”許立故意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道。

    席間眾人頓時一陣大笑。文天接道:“老金,快過來吧,就別為難小許了!今天大家聚會最主要目的就是要歡迎你,你不過來坐,咱們怎麼開飯!”

    文天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金申城再不過去,就有些不知好歹了。金申城坐下後,剛想說話,外麵的迎賓小姐卻推開包房門準備上菜,讓金申城的話憋在了肚子。

    今天招待的是鬆江省最高層的諸位領導,胡勇等人不敢怠慢,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隻見一道道大菜擺上餐桌,幾分鍾時間,直徑有三米左右的大桌已經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胡勇又親自拿來特貢茅台,為自己倒了一杯後,說了幾句場麵話,一飲而下,便告辭退了出去。

    因為今天聚會人員比較特殊,許立也沒讓服務員進包房,所以倒酒的任務就隻能由他親自負責。當眾人麵前的酒杯都倒滿後,金申城終於再也忍不住了,站起來道:“文省長,各位領導,請恕小弟不周,可有幾句話我是不吐不快,希望大家不要怪我喧賓奪主。”眾人都是笑著看著金申城,沒人怪他。

    “我金申城這次多謝大家的幫助,沒有大家就沒有我的今天!以前是我金申城不知好歹、瞎了眼,今後我就是文省長手下一員兵,文省長指到那,我就打到那!過多的感謝話我也不說了,一切都在酒,我先自罰三杯,算是向各位領導請罪!”金申城說完,連幹三杯,才放下酒杯坐下。

    “哈哈,今天這次聚會主要就是為金書記壓驚,不過借著金書記剛才的話,再說幾句。在坐的諸位都我們鬆江省的重要領導,希望大家今後能夠繼續齊心協力建設鬆江,為鬆江發展貢獻力量!來,幹杯!”文天舉起酒杯大聲道。

    眾人早就已經與文天結成同盟,雖然不過半年時間,可這其中的風風雨雨卻始終不斷,這次有了金申城的加入,這個聯盟勢力漸長,未來的鬆江發展還不是全看眾人的意願?更重要的是通過此次事情,讓眾人更加了解了文天的為人,講大局,重義氣,跟著這樣的領導不怕有人背後捅刀子,更不怕被丟出去背黑鍋。

    特別是王秀菁,在剛剛站隊時可以說是被迫而為,可經過這半年多的接觸,她深深感到自己當初決策的英明。如果當時真的站在了馬俊鬆一邊,誰知道什麼時侯被出買的就是自己!

    在座的眾人除了許立外,都是副省級領導,要是平時大家當然要注意形象,決不會多飲。可今天大家心情放鬆,終於搬走了心頭的一塊大石。更何況有金申城在,畢竟是第一次加入到這個小團體當中,又壓抑了太長時間,今天他可是放開了量,一會兒敬這個一杯,一會敬那個一杯,幾輪下來,大家都有了幾分醉意。到了這個時侯,就算不能喝的也再不覺得杯中的酒難咽,仿佛白開水一般,你一杯,我一杯,酒宴進行到九點多鍾,在座的眾人都有些喝多了,談笑間也沒有了那麼多的顧忌,彼此間兄弟、姐妹相稱,喝到興奮之處,金申城又來了一段朝鮮名歌為大家助助酒興。

    到酒宴將散時,也唯有許立還保持了五分清醒,翻出電話給叫來一直等在外邊的各位領導的司機,由他們將各位領導安全送到家,才算結束了這次的晚宴。

    

Snap Time:2018-04-23 11:44:55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