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四十章人情冷暖


    第八百四十章  人情冷暖

    聽了文天的話,其他各位常委也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今天的常委會到底是怎麼了,怎麼又出了這種怪事?不過大家也都十分明白自己的陣營,當然要跟著領導走。但此時紀委書記汪清、春城市委書記孟祥有等人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畢竟幾天前大家還和金申城稱兄道弟,難道還能在這個時停跳出來落井下石?如果傳出去,也顯得自己太沒有人情味,以後其他同誌誰還敢跟自己親近?

    而秦家平等人同樣不好開口,事先文天沒有跟大家打招呼,大家都不知道文天到底是什麼意思,或者說不知道文天此時開口要保金申城,到底準備出多少力,隻是說說爭取金申城好感,還是要下死力氣。

    會場一片沉靜,文天卻沒有給其他人過多考慮的時間,而是道:“我看大家好像都沒有考慮好,今天的會議先暫時停止吧,申城同誌回去後也準備一份材料,對此事事件中自己到底應該承擔什麼責任,自治州還有那些領導幹部需要為此負責都說明一下,等大家都準備好了,再召開會議,不然如果盲目的做出決定,我怕會對一些同誌不公平!”

    馬俊鬆心中對文天態度的突然轉變不怒反喜,這件事此時已經捅破天了,別說在省,就是在中央甚至是國際上都是近幾天最熱門的話題,加上朝鮮陣兵邊境,大戰一觸即發,而此時你文天卻突然跳出來,恐怕最後不但保不住金申城,還得把自己牽連進去,落得個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下場。所以馬俊鬆當然樂得看文天笑話,最好是因此惹惱了中央領導才好,看你到時侯還拿什麼跟我鬥!

    連馬俊鬆都沒有表態,其他人當然更不會冒然開口,最後還是文天說了聲“散會!”大家才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辦公室,文天立即叫來許立。剛才的話文天自己也知道擔了不少風險,此時要想保下金申城又豈是說說那麼容易?如果最後真能保下金申城還好,可以讓自己在鬆江省的地位更加牢靠,讓馬俊鬆更失人心,可萬一保不住金申城,後果不堪設想,中央甚至有可能因此牽怒自己,那時自己省長的位置可就不在賓靠了!不過文天出於對許立的信任,加上許立有齊家和林家的背景,才會在常委會上開口,不過此時也到了許立揭開『迷』底的時侯了。

    許立一進屋就笑道:“大哥,這次可是個好機會,如果把金申城也拉過來,看馬俊鬆還怎麼唱獨角戲!”

    “你就有這麼大的信心可以保下金申城?可千萬別弄巧成拙,把自己搭進去!”文天看許立如此放鬆,想必他定有什麼撒手,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大哥,給你看點好東西!”許立說著拿出自己的手機,擺弄了一會遞給文天。

    文天開始還不知道許立是什麼意思,可看了片刻卻一拍大腿,笑道:“好,有了這個東西就不怕朝鮮再抵賴了!我看他們還有什麼借口指責咱們!”沒等文天再說下去,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文天看了一眼,對許立笑道:“老金還真是個急『性』子,會剛散就打來電話!”說完按了免提鍵,道:“申城同誌,有什麼事嗎?”

    “文省長,謝謝你今天在會上仗義直言,我也知道你是一番好心,你的情意我記下了,隻可惜我老金有眼無珠,幹了幾十年工作竟沒有認清到底誰是朋友,誰是背後小人!不過您也不用為我的事情為難,隻要有你剛才那幾句話,我老金就沒白幹,我會將責任全部擔起來的,至於上級要怎麼處理我,我都接受,可千萬別因為我的事兒影響了您!”

    金申城此時正坐在車上準備返回自治州,準備整理上報材料,這也算是自己在自治州站的最後一班崗吧。反正自己已經無可幸免,幹脆就將責任全攬在身上,讓下邊跟自己幹了幾年甚至是幾十年的老同誌不要因為自己而受到責難。同時金申城也想好了,就衝著今天文天在會上的幾句話,自己就不能讓許立跟著受苦,保住一個是一個吧!

    “申城同誌,你不要這麼悲觀,還是應該相信黨、相信領導,更要相信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回去後實事求是就好,責任嘛,自然都在朝鮮邊防軍一方,你和自治州的同誌隻是本著對生命敬畏、對百姓負責的態度,才會中止這次的遣返行動,我會馬上進京向有關領導說明此事,你就放心吧!”

    金申城聽到此處,雖然已經是幾十歲的人,可還是忍不住有些激動。自從事情發生半個多月以來,他聽到的都是責怪的話,特別是就連自己的老領導李崔浩都直搖頭,表示無能為力,幫不了他,讓他及早考慮後路,由此可見金申城要背負著多大的壓力。而今天會上馬俊鬆更是讓他見識了什麼叫人情冷暖,平時馬俊鬆這好那好,可今天卻一口黑鍋壓在自己身上。好在關鍵時刻卻是自己的政敵文天出麵說了幾句公道話,又為自己上下奔波,甚至準備進京為自己講情,金申城又豈能不知道這其中的難處,搞不好連文天自己都要陷進來的!

    “文省長,我……”金申城有些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不管事情結果如何,以後我一切以文省長馬首是瞻!”金申城此時是下了決心將自己這把老骨頭徹底交給文天了。

    文天放下電話後,道:“許立,你這段手機錄像可以說是最好的證據,想必那些朝鮮強硬派也無話可說。不過你還是跟我一起進京吧,畢竟你也是些次事件的當事人之一,有些事情你說的更明白、更清楚一些,而且這次要想保下金申城,恐怕還得你去跟齊家、林家老爺子說說,看能不能請他們幫忙說句話!”

    許立當然義不容辭,再說要保金申城也是自己提出來的,自己之所有信心保下金申城,一方麵固然是因為有手機錄像為證,另一方麵也是因為有與齊家和林家的關係,要不然憑他區區一個駐京辦主任又如何敢開這個口?

    

Snap Time:2018-07-20 05:14:46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