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三十九章替罪羔羊


    第八百三十九章  替罪羔羊

    “你啊,想的到是不錯,可你以為多個出海口是什麼好事兒?如果真的那麼有用,當年抗美援朝時也不會主動放棄這個出海口。這樣劃定邊境就是為了讓朝俄能夠接壤,能夠拉攏俄國共同對抗美韓,咱們不至於勢單力孤!”

    “我當然知道!”許立一笑道:“隻是有些不忿罷了!當年為了幫他們咱們可是犧牲了幾十萬軍民,可如今他們卻像是養不熟的白眼狼,轉頭還想給咱們一口!”

    “好了,不說那些了!昨天蘇總理親自給我打電話,詢問我應該如何處理金申城和你,我還沒有表態,隻是說與省其他領導碰碰頭,再考慮考慮。我想蘇總理也會問馬俊鬆,下午召開常委會,你也是當事人,也要參加會議,好好準備一下吧!”文天說到此事,有些感到對不起許立。畢竟許立當時會當那個督導組組長到自治督導工作,可以說完全是為了幫自己,可如今不但沒有因此得到表彰,反而要背個處分,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我沒什麼好準備的,就是不知道這次馬俊鬆還會不會保著金申城!”

    “我看金申城很有可能會被當作替罪羊推到前麵來,畢竟事情鬧得太大,馬俊鬆都自身難保,那還有功夫去管金申城啊!”

    許立突然神秘一笑,道:“大哥,如果馬俊鬆真的放棄金申城,到時可就有好戲看了!”

    “什麼好戲?”

    “天機不可泄漏!到時保證給大哥一個驚喜!”許立故作神秘,沒有解釋的意思。

    文天出於對許立的信任,也沒有再追問下去,隻是一笑道:“你啊!都要被停職審查了,竟還有心開玩笑?”

    “停職審查?還不一定呢!等常委會開完了再說吧,不過要是馬俊鬆真的放棄了金申城,大哥就拖一下,至少不能當場作最後決定!”

    下午一點整,在鬆江省委常委會議室,省委的十一名常委無一缺席,許立做為當事人之一也列席會議,隻是沒有發言權,更沒有表決權。

    會議由文天主持,首先轉達了蘇總理的意見後,道:“此次邊境衝突可以說是朝鮮方麵引起的,但我們也有不可推卸責任,一些領導幹部工作不細致、思想不嚴謹、態度不端正,才會導致此次衝突的發生,對蘇總理的意見希望大家認真考慮一下,下麵請馬書記講話!”

    馬俊鬆麵『色』蒼白,幾天時間好像老了幾歲,自己剛剛任鬆江省委書記還不到半年時間,卻是事故頻發,不說與文天的較量屢屢失敗,就是自治州的群眾遊行和現在的邊境衝突,那件事不是讓他勞心勞力、費盡腦細胞。

    “唉!我也知道這次的事件其實並不全怪同誌們,我也能夠理解大家工作的艱難,但這次的邊境衝突事件確實是由於自治州工作失誤造成的,申城同誌在工作中沒有考慮到大局,沒有注意方式方法,在矛盾發生時,不但沒有及時製止,反而要求搶回遣返『婦』女,進一步激發了矛盾,使得雙方邊防軍竟持槍對峙,影響極其惡劣。如果申城同誌當時能夠多想一想、行動能周全一點兒,也就不會引發這次的邊境衝突!”

    金申城坐在那,背上冒出陣陣冷汗。馬俊鬆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這是要舍棄自己,想將責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以保全自身啊!難怪這次常委會之前,竟沒有跟自己通氣,自己打了兩次電話,他也不接,這分明就是想要落井下石啊!可事到如今後悔也已經晚了,誰讓自己當時太過衝動,不過金申城也沒有心思為自己辨白,連馬俊鬆都放棄了自己,還有誰會為自己說話?而且這次是蘇總理親自過問此事,態度也十分明朗,就是要推出兩個替罪羊,以平息朝鮮的怒火。

    許立坐在那暗中陣陣冷笑,馬俊鬆剛才的發言隻提到金申城卻沒有提到自己,這是在表明態度,這次的事件就是要讓金申城來背這個黑鍋,以免怕引禍上身,又激起文天等人的強烈反彈,所以才沒有將矛頭指向自己。可許立卻不會讓馬俊鬆如意。

    看到其他人都在保持沉默,許立作為列席人員也沒有發言的權利,隻好暗中給文天使了個眼『色』,示意文天拖延一下。

    文天當然心領神會,道:“這次的事件申城同誌確實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文天的一句話,讓金申城的心徹底涼了下來,馬俊鬆不保自己,文天也不可能幫自己,自己還有什麼希望?

    可文天卻又話鋒一轉,接道:“但整個事件事實也十分清楚,可以說是由朝鮮單方麵引起的,畢竟在五十多條生命麵前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申城同誌雖然有一定責任,但如果換了我們在現場,難道麵對朝鮮防邊軍的虐行就真能無動於衷嗎?雖然那不是我國的百姓,可畢竟同樣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所以我認為申城同誌在這件事上雖然應該負有領導責任,但隻是方式方法有些不對,在處理事情上有些急燥,卻不存在原則『性』問題,反而應該對申城同誌在大是大非麵前的突出表現給予肯定!”

    文天的話讓現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驚愕,特別是金申城幾乎是張大了嘴巴聽完文天的話。可直到文天的話講完,他卻依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甚至懷疑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馬俊鬆同樣不也相信自己的耳朵,連自己都表明態度,要放棄金申城了,他文天卻突然跳出來想當好人?馬俊鬆雖然看不透文天的想法,卻並不著急,如果有一線希望,自己也不會輕言放棄。可朱一鳴朱老爺子都表示沒有辦法,要給朝鮮方麵一個交待,而且隻能將金申城推出去當這個替罪羊,他文天難道還能力挽狂瀾?他以為他是誰?在這個節骨眼上,別說文天一個區區省長,就連總理,甚至是『主席』也不能不多考慮幾分,不然真的開戰,後果不堪設想!

    

Snap Time:2018-07-19 19:57:11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