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三十七章黴運當頭


    第八百三十七章  黴運當頭

    許立拿上那幾盤錄像帶和蓋了自治州大印的正式情況說明文件,立即乘車返回省城。回到春城後,許立隻是給範玉華打了個電話,報了聲平安,就又匆匆趕往省委。

    此時在省委常委會議室中,除了金申城留守自治州外,其餘常委可是一個不少,都在認真的聽著省委秘書長蓋長通念著金申城和許立發過來的那份情況說明。而許立趕過來就是要把錄像資料當眾播放一下,證實這份報告的真實度。

    許立走進常委會議室時,時間剛剛好,蓋長通剛剛念完那份情況說明,許立又馬上將錄像帶交給工作人員在會議室放起來。

    從報告中大家已經知道朝鮮邊防軍用筷子粗的鐵絲仿佛小時侯串蛤蟆一樣,虐待遣返『婦』女,可那隻是文字說明,遠遠沒有從錄像帶上看得驚心動魄。自治州電視台的記者也十分敬業,不斷將鏡頭推進,對準那根筷子粗細的鐵絲,隻見那根帶血的鐵絲從兩名『婦』女前臂窩穿進,又從後麵出來,而且由於當時情況混『亂』,鐵絲又長,左搖右晃之下,傷口已經有大拇手指粗,通過鏡頭甚至能看到傷口麵的翻著的肉。隻是這些肉卻略顯蒼白,沒有幾絲血『色』,大家也明白,這血恐怕都要流幹了,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在自治州醫院的急救室,電視台的記都也一直進行現場錄製。雖然鏡頭大多時侯都是對準了兩名受傷『婦』女,不過通過麵不斷傳出急救醫生急切的聲音:“輸血1000cc……”“強心劑……”,也不難看出現場的緊張氣氛。直到最後兩名主治醫生放下手中的手術刀,看到有護士上前為兩名受傷『婦』女包紮傷口,常委會議室中眾人才長出口氣,看來手術還算順利,至少兩名受傷『婦』女再沒有生命危險。

    “許秘書長,你再將現場情況說說吧,隻憑著一份報告和這份錄象,無法將現場的情況說明白!”文天開口道。

    許立當下又將上午發生在邊境的緊張情況複述了一遍,在坐的各位常委聽完後無不為之驚歎。雖然許立在講述中已經盡量突出朝鮮邊防軍的凶殘和金申城等人的高風亮節,可在坐的那個不是人精,都能夠猜出現場的情況,這些朝鮮邊防軍也實在是不把這些遣返『婦』女當人看,而羅青樹、周選甚至包括金申城和許立也有些太過衝動,才會導致這件事情的發生。

    不過現在再說這些已經沒有用了,當下之急是如何向中央匯報,要是等朝鮮首先發難,而中央卻不知道相關情況,到時就算有理恐怕也會被中央問責。

    馬俊鬆看了看自治州報上來的材料後,道:“事情已經基本清楚,主要責任在朝鮮一方,不過我們的同誌也有些過於衝動,才造成此次事件的發生,我看就以省委、省『政府』的名義撰寫一個情況報告報送國務院相關領導,一方麵說明情況,另一方麵請示該如何應對,同誌們有什麼意見?”

    文天暗自冷笑,馬俊鬆此舉可以說是在轉移視線,隻說該如何上報,卻不說該如何處罰相關責任人。此事發生在自治州,金申城又是當時在場的最高領導,可他不但沒有壓下事兒,反而激發矛盾,形成雙方持槍對峙的局麵,如果追究責任,金申城恐怕又要背上一個黨紀處分。短短幾天時間,連背兩個處分,那他這個自治州黨委書記該如何自處?

    不過馬俊鬆自以為能夠糊弄過今天的常委會,可上級領導又豈是那麼好糊弄的?不過金申城這段時間可以說是黴運當頭,自己也不好再落井下石,不管怎麼說,這次的事情他處置的雖然有些不妥,但能救回五十多條人命,也算是有些魄力。文天也就沒有開口。

    看文天沒有反對,其他人當然不會有什麼意見。馬俊鬆停了十幾秒鍾,見大家都沉默不語,道:“蓋秘書長,由你組織相關人員撰寫一份正式文件,經我和文省長審閱後馬上報國務院!”

    散會後,文天將許立叫到辦公室,笑道:“這個老金恐怕真應該去想個辦法去去黴運了,上次的事情還沒有徹底結束,又惹出這麼檔子事兒,而且搞不好比上次還要嚴重。上次的群眾遊行事件不管怎麼說也屬於人民內部矛盾,這次要是不出意料,恐怕會引發國際糾紛!”

    許立也歎口氣道:“這件事其實也不能全怪金書記,當時我就在現場,那些朝鮮邊防軍真沒把這些遣返『婦』女當人看!用筷子粗細的鐵絲綁人,當時鮮血流了一地,而且還說回去後就要執行槍決。有名武警戰士過於衝動,直接就拿起槍,對準了朝鮮邊防軍。我和金書記迫不得已才趕過去,可我們趕到時,現場已經『亂』了,特別是他們的一名連長太過囂張,連金書記也罵了,才激得金書記下令搶人!”

    “怎麼你對金申城的態度有所轉變啊?你忘了當初金申城是怎麼為難你的?”文天沒想到許立竟會為金申城說話,有些奇怪的道。

    “我和金書記不過是點兒小誤會,可當時要不是金書記出麵,我都要說話了,畢竟眼看著那五十多名遣返『婦』女被人虐待,心也不好受,有人恐怕過不了邊境線就得氣絕身亡,太慘了!”許立搖頭歎道。

    “你覺得這件事對咱們會不會有什麼影響?”這才是文天最關心的。

    “影響當然會有,如果中央下令嚴查責任人,我恐怕也跑不了!不過事情是由朝鮮方麵引起的,中央也不會不講情麵,將人一棒子打死,我看事情到最後頂多就是個處分之類的,對我來說影響不大。但金申城剛剛受了個處分,如果想要保住他的位置恐怕就有些困難了,就看馬俊鬆和他後麵的人是不是想保他了!”

    文天笑道:“老金怕是難過此關,不過你說咱們應該怎麼辦?是保他還是袖手旁觀,或者再添把火?”

    

Snap Time:2018-01-24 17:50:45  ExecTime: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