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三十章失去理智


    第八百三十章  失去理智

    而朝鮮麵對他們的友好鄰邦,每年支援糧食以及各種物資可以說不計其數,但即使這樣,朝鮮方麵卻不領情,甚至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理所應當的事情。特別是在中朝邊境,朝鮮邊防軍甚至是無賴作風,隻要軍中無糧,就對中國境內開炮示威。雖然打過來的都是些空炮彈,也沒造成什麼人員財產損失,可看著氣人啊!

    但偏偏拿他們沒有辦法,如果上報,頂多就是外交抗議,推諉扯皮之下,一拖再拖,幾個月甚至幾年也沒有個結果。如果還擊,那更是對方所想的,別說打上一發炮彈,就是扔過去一塊磚頭,他們都有說的了,至少也得訛詐你幾十上百噸糧食才肯罷休。邊境縣市的百姓都稱對岸為流氓,賴得理會他們,從來沒有人敢跟他們認真過。頂多就是有遊客來到此處好奇之下,才會站在江邊注意到對岸的情況。

    如果這次交接真的有人開槍、有人員死傷,那麼隨之而來的必將是朝鮮方麵的強烈抗議,許立甚至能夠想象得出對岸大軍雲集的情景,到時別說邊防軍戰士會被押上軍事法庭,就是金申城,甚至包括自己恐怕都逃脫不了責任。

    許立無瑕與金申城溝通,緊跟著金申城跑下樓,趕往事發現場。

    許立和金申所在的地方雖然離雙方交接的鐵路橋並不遠,也就三四百米的距離,可金申城畢竟年紀大了,短短路程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還是被許立落下一百多米。

    許立跑到對峙雙方中間看到邊防軍中隊長羅青樹正高舉雙手,大聲高喝著:“放下槍!放下槍!冷靜、冷靜一些!”

    部分戰士聽到中隊長羅青樹的命令,有些猶豫了,緩緩降下槍口,可最先舉槍的陳家岩卻依舊麵『色』激動的舉著槍對著剛才拿著鐵絲的朝鮮邊防軍不肯放手。也有幾名戰士怕陳家岩吃虧,也怕對麵的朝鮮防邊軍不講道理突然開槍,所以站在陳家岩身邊不肯放下槍。

    許立剛才站在樓上已經看到最先舉槍的就是陳家岩,而直到此時這個陳家岩還沒有冷靜下來,眼神中『露』出點點凶光,仿佛看著什麼不共戴天的殺父仇人一般,許立雖然不知道陳家岩為什麼會這樣失去理智,可他知道如果繼續對峙下去後果不妙。

    也顧不得其他,許立幾步就從人縫中擠到陳家岩身旁,沒等陳家岩和他身邊的戰士緩過神來,一把奪下陳家岩手的槍。

    陳家岩隻覺手一鬆,低頭一看,剛才還緊緊攥著的槍竟然不見了,抬頭一看,槍竟然在一個年輕人手。陳家岩立刻暴發了,上前一步怒吼道:“把槍還我!”說完竟像個瘋子一般衝向許立。

    許立當然不會任由陳家岩繼續胡鬧下去,讓對麵的朝鮮邊防軍看笑話,伸手一個手刀砍在陳家岩後頸處,陳家岩應聲而倒,許立一手持槍,一手將即將倒地的陳家岩扶住。

    而站在陳家岩身邊的戰友見許立竟對陳家岩下手,竟槍口掉轉,對準了許立。許立能夠理解這些戰士的心情,畢竟戰友可比兄弟,兄弟被人欺負,他們當然不會坐視不理。不過眼下這個當口,許立可沒有心情跟他們討論什麼戰友情,大聲喝道:“他瘋了你們也瘋了?知不知道這會惹多大的『亂』子?你們難道想讓中朝開戰嗎?你們難道想當國家的罪人嗎?”

    這些戰士被許立一陣痛罵,仿佛也清醒了一些,隻是他們並不知道許立的身份,也不知道許立會怎麼對陳家岩,所以一時間槍口並沒有放下。

    而羅青樹卻是親自將許立和金申城迎接到自己辦公室的,當然知道許立的身份,看到自己手下的戰士竟敢將槍對著許立,也是嚇了一跳,忙跑過來,伸手將戰士們手的槍按下,大聲道:“這是省『政府』秘書長許立同誌,還不快放下槍!”此時羅青樹早已冷汗淋漓,如果不是平時膽子夠大,恐怕早被嚇得癱軟在地了。可他也知道,即使沒有開槍,僅是剛才的對峙也足以讓他背個紀律處分,這個中隊長恐怕是當不下去了。

    這時金申城也氣喘噓噓的跑了過來,衝到戰士中間,看到竟然還有人用槍指著許立,也是大怒,道:“放下槍!你們的槍是用來殺敵保衛國家的,不是用來指著自己人的!”

    這些戰士雖然大多不是當地人,可來這時間最短的也有半年以上,在電視早就認得金申城這位州委書記。聽到金申城的話,戰士們終於將槍放下。許立將手的槍和昏倒的陳家岩轉交給身邊的戰士後,才道:“羅隊長,你去跟對麵的朝鮮邊防軍說,這隻是場誤會,讓他們也放下槍吧!”

    羅青樹又看了一眼陳家岩,雖然陳家岩的作為讓羅青樹恨不能一槍斃了他,如果因此引發雙方槍戰,自己恐怕也得上軍事法庭。可陳家岩畢竟是自己手下的兵,相處大半年也是有感情的,羅青樹當然不忍心看他斃命。看他還在均勻的呼吸,知道陳家岩隻是昏『迷』而已,並沒有什麼生命危險,才放下心來,走到朝鮮邊防軍麵前。

    “請放下槍!隻是一場誤會!”羅青樹用朝語高聲大喊。

    可朝鮮邊防軍卻並沒有馬上放下槍,而是警覺的看著羅青樹身後的邊防軍和民警。交接地點是在大橋的這一邊,不屬於朝鮮境內,如果真的被擊斃了,這些人恐怕也是有理無處說,反而可能會落得個私闖他國的罪名。再加上羅青樹身後上百名邊防軍戰士和幾百名民警,人數明顯比自己這邊多太多了,他們更不敢掉以輕心,所以隻是看著連長,等待連長的命令。

    朝鮮邊防軍的連長同樣手持衝鋒槍站在那,看似麵『色』沉穩,可他心也是忐忑不安,往年也曾執行過類似的任務,不過那時都是幾名偷渡人而已,從來沒有一次接收過這麼多人。而且往年被遣返回來的人員從來沒有經過什麼審訊就直接被執行了槍決,這次雖然人數多些,可上級已經下了命令,對這些已經犯下判國罪的遣返人員不需關押、不需審訊,直接帶到山溝槍決,最後將結果報上方知道就可以了。

    

Snap Time:2018-06-18 05:54:18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