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二十九章一觸即發


    第八百二十九章  一觸即發

    那名被按倒在地的『婦』女看著鐵絲一點點向自己靠近,頓時驚恐的尖叫起來,也不知從那來的力氣,將一下子掙脫了兩名朝鮮邊防軍的大手,向著羅青樹跑過來。想必她也知道羅青樹是這邊的領導,想要請求羅青樹的幫助。

    可這名『婦』『婦』剛跑了幾步,距羅青樹至少還有十來米的距離時,就已經再次被朝鮮邊防軍抓住,而且這次可不僅僅是按倒而已,兩名朝鮮邊防軍舉起手中的槍,用槍托劈頭蓋臉的一頓猛打。那名『婦』女立刻被打得頭破血流,可她卻沒有發出一聲慘叫,隻是看著張青樹,眼神滿是乞求,又有幾分期待。

    張青樹看著這名『婦』女被打得已經沒有了模樣,心中當然也是不忍。可他又有什麼辦法?交接書已經簽完了,此時這些『婦』女已經交到了朝鮮邊防軍手上,至於人家怎麼處理那是人家自己的事兒,自己如果強加幹涉,那就是幹涉他國內政!自己區區一個邊防武警的中隊長怎麼敢引起兩國糾紛?

    那名被抓的『婦』女眼看張青樹隻是搖頭歎氣,卻沒有開口,也明白了自己不可避免的惡運,目光中的乞求、期待漸漸散去,無盡的絕望在她眼神中升起。

    就在這邊事情還沒有平息,而一邊又傳來朝鮮邊防軍的大喝聲:“站住!你往那兒跑?”張青樹再次抬眼望去,原來有人明知道回去後也是生不如死,就想跳河自盡,可剛跑出兩步,就被抓了回來。而隨之而來的當然又是一頓拳打腳踢。被打的『婦』女也隻知抱頭倒在地上,不知反抗,也不知叫喊。

    眼前的這一切不僅張青樹看在眼,旁邊上百名邊防武警戰士也都看得清清楚楚,而後麵負責押送這些『婦』女來此的自治州民警也無不為之動容。特別是那些來時在大客上負責一對一押送這些人的女警更是不堪,有的恨不能咬斷銀牙,有的卻淚流滿麵,早知道她們被押過來竟會是這個下場,自己怎麼也不會當這個幫凶!

    金申城和許立並沒有直接出麵,而是站在武警邊防中隊的辦公大樓中通過望遠鏡觀察鐵路橋上的情況。可看到此時,兩人也都感到心好像堵了塊石頭一般,這也太不拿人當人看了吧,而且還是對待一群毫無反抗能力的『婦』女!當著自己這邊人的麵兒就下如此狠手,等他們回國了,恐怕死都將是一種奢望!

    金申城麵『色』蒼白,雙手緊緊的攥成拳頭,指甲甚至已經深深嵌入了手掌中,可他卻感不到一絲疼痛,實在是心疼的更加厲害!是自己害了他們啊!如果不是自己將她們押過來,她們又豈會受到這種非人虐待?如果自己再果敢一點兒,還要什麼擔保,隻管讓人給她們都辦理了身份證明,那會有今天的事兒?就算再退一步,找些罪名將這些人關在監獄也比遣送回國要強啊!再想想,這還隻是第一批,後麵還有上千人都將受到這種折磨,金申城頓時感到如被人割心剜肉一般痛苦。

    可事到如今金申城又能有什麼辦法?人都已經交給朝鮮邊防軍了,現在人家怎麼處置都是人家自己的事,自己根本說不上話,隻能回去再想辦法看能不能將其他需要遣返的人員救下來。

    話雖如此,可金申城向來念舊,看著與自己甚至可以說是同根同源的幾十名『婦』女慘遭迫害,卻無能為力,金申城竟不知不覺間流下了眼淚。

    站在金申城身邊的許立雖然一顆心早就已經練成鐵石心腸,可那也要看對象的。對敵人當然是毫不留情,可對朋友卻從來是一腔熱血,而對這些雖非本國的百姓,許立也是滿腹同情。可麵對眼前的情形許立卻也不好出麵。

    就在金申城和許立都心懷不忿時,隻見下麵又發生變化。

    負責遣返的自治州邊防武警就站在這些朝鮮邊防軍對麵,眼看著這些朝鮮邊防軍根本不把這些『婦』女當人看,大家也都是群情激憤。而且這些戰士也都是血氣方剛,特別是站在最前排的一個叫陳家岩的戰士去年冬天剛入伍,還從來沒有執行過遣返任務,看到第一名『婦』女被朝鮮邊防軍用鐵絲穿過臂窩時,不由自主的緊緊抓住了手的衝鋒槍。

    而當朝鮮邊防軍還要繼續用那條帶血的鐵絲穿過第二名『婦』女時,陳家岩終於暴發了,雙手抬起槍,麻利的打了保險,槍口對準了正要下手的朝鮮邊防軍。“住手!”

    對麵的朝鮮邊防軍被陳家岩的大喝嚇了一跳,先是一愣神,可看到陳家岩的槍口竟正對著自己,而且保險也已經打開,食指就扣在扳機上,麵『色』猙獰,一言不和很有可能就會開槍。

    被槍口指著的那名朝鮮邊防軍戰士一把扔掉手中帶血的鐵絲,也端起斜背著的衝鋒槍與陳家岩對峙。而一旁的雙方邊防軍戰士看到自己兄弟被別人用槍指著腦袋,當然不能讓兄弟吃虧,一瞬間隻聽到一陣陣拉動保險的聲音,雙方上百名邊防軍戰士都舉著手中的槍指著對方,場麵驚心之極,一觸即發!

    金申城站在窗前看著下麵的場景也是目瞪口呆,他怎麼也想不到本來隻是一起普通的遣返工作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局麵?扔下手中望遠鏡,金申城顧不得身份,慌忙的衝下樓去現場製止。他深知雙方都邊防軍戰士,手可是真槍實彈,隻要有一名戰士稍微緊張,扣動了板機,很有可能就是一場槍戰,後果不堪設想。

    許立當然也不能無動於衷,他也深知如果事情處理不好可不是簡單的槍擊案,而是有可能上升到兩國交戰的程度!朝鮮雖然貧窮,可他們卻不思進取,直到如今仍維持在中國六七十年代的水平,百姓別說有什麼幸福生活,連吃飯都成問題。可即使這樣,朝鮮當局卻仍不思變革,反而有一種破罐破摔的感覺,他們連美韓聯合都不怕,還在那一門心思研究原子彈。

    

Snap Time:2018-04-23 22:56:09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