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二十六章斷其雙臂


    第八百二十六章  斷其雙臂

    看著文天在那品著茶水卻不開口,金申城心中七上八下,他不知道文天到底是什麼意思,是不滿意自己條件,還是怎麼回事。

    文天看金申城緊張表情,心中卻十分高興。這段時間自治州在金申城的領導下,加上有馬俊鬆撐腰,可以說是鐵板一塊,自己的意思無法得到有效落實,早就想對自治州動手,隻是沒有機會。這次的群眾遊行事件卻讓金申城主動讓兩個常委的位置,文天已經非常滿意。隻是文天知道現在急的不是自己,而是金申城,也是有意讓金申城再急一急,壓壓他的氣焰。

    “金書記,關於自治州這次的群眾遊行事件事關重大,還得你們自治州拿出一個處理意見,關於接任人選也需要大家再慎重斟酌一下,最後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討論後才能落實!”

    聽到文天這麼說,金申城總長放心下來,看來文天是同意了自己的條件,說是上常委會上討論,可誰不知道如今的常委會文天把持著多數票,而且來前已經與馬俊鬆通過氣,隻要能保住自己的位置,這些都可以舍得。到時應該會全票通過吧!

    “文省長,那我就先回去了,您也早點歇著吧!”金申成達成目的,起身告辭。

    文天表麵上當然要挽留一下,不過兩人卻都沒當真,將金申城送到門口後,文天就轉身回到客廳。

    而此時許立已經坐在了剛才金申城坐的位置上,笑著看著文天,道:“大哥,這次金申城可真是下了狠心了,一下子拿出兩個常委的位置,不亞於斷其一指啊!”

    “不止!恐怕是斷其雙臂!看似隻有兩個常委席位,可隻要咱們的人能進入自治州,從今以後自治州再也不是鐵板一塊,他金申城也就無法再全攬大權,總要給其他人也分些利益才能維持住他的有利局麵。”

    許立卻道:“那大哥有沒有什麼合適人選?這可是相當於孤軍深入敵後啊,如果沒有幾分真本事,我怕反而會被對方壓製,無法發揮效應!”

    “嗯,人選問題確實需要仔細斟酌,不過也不用太急,明天找秦部長、肖書記、葛兵他們再研究一下,集思廣議,總能找到合適人選!”文天笑道:“不過你還得再辛辛苦苦,明天回自治州盯住那邊,在這個時侯可別出現什麼意外!”

    “好,我明天一早就回去!”許立笑著向文天告辭。自治州雖然空出許多高位,可這些位置說到頂也隻是副廳級,許立當然不可能過去上任。而許立這些年雖然在官場也培值了不少親信,但這些人都屬於年青有為之輩,眼下級別還較低,也沒有人能適合去自治州任職,所以許立也不需要爭什麼,還是交給文天和秦家平他們去研究吧,反正最後不管是誰有幸被提升,都是自己人。

    如今凶犯已經在押,百姓已經安撫,剩下的善後事宜自有金申城衝在最前麵,許立在自治州悠閑納福,隻是不時與孫節禮通個電話,聽聽省有消息而已。

    轉眼又是半月過去了,因凶殺案而引發的這起群眾遊行事件基本塵埃落定,據金申城私下向文天匯報,此次一共為七千一百二十六名偷渡人員辦理了身份證明,讓他們在自治州安家落戶,另有一千二百餘人正被著在全省各看守所看押等待遣返回國。

    同時關於假凶犯樸成相的審訊工作也已經在自治州中級法院開庭審理,相關的調查工作已經結束,隻等最後擇日宣判。不過大家也都知道,樸成相犯下如此重案,最後隻能有一個結果,就是死刑!審訊工作一直都是公開進行,鬆江省百姓都知之甚詳。

    不過在私底下,鬆江官場卻是風起雲湧,畢竟這還關乎著一個省委常委的去留問題。不過這件事因為涉及麵廣、難度太大,雖然上麵有人說話,馬俊鬆也私下表態,不想過於追究金申城的責任,但關於金申城的問題最後還要看文天的態度。如今金申城向文天許下的籌碼還沒有兌現,文天當然不會鬆口,金申城為此也是急得團團轉。

    而在二月二這天,省委再次召開常委會,專題研究這次事件的善後問題。而許立作為省委、省『政府』下派的督導組組長,當然要回來向省委、省『政府』作專題匯報。

    在會上,許立明白那些事該說、那些事不該說,對整個事件,許立將主要責任都推到了凶犯身上,為當地官員及百姓說了不少好話,特別是對跟他一起去金達萊縣的幾位督導組成員也給予了充分肯定,對張貴祥和李效國更是極力稱讚,以希望能為他們將來的升遷之路增加籌碼。

    聽了許立的匯報後,金申城也從自治州角度對此次事件作了匯報,不過他一方麵主動承擔責任,另一方麵將金秀麗、曾廣泉和紀楓適時推了出來,言明他們在此次事件中工作不力,應該給予相應的處分。

    金申城說完,會場頓時一片安靜。經過這幾天的醞釀,相關人事任命大家早已心知肚明,不過在私底下大家怎麼說都可,也沒有人會說出去,可今天是常委會,隻要說出來就是要拍板的,所以一時間反而沒人開口。

    最後還是秦家平站了出來,畢竟關於人事問題,秦家平是主管組織人事工作,最有發言權。“金書記剛才就事件始末作了說明,對此次事件中出現的一些不負責任的人我們組織部門也有責任,是我們沒有把好關,選對人,才使得在這緊要關頭有人當了逃兵。對這種人,我的意見是該罰的罰、該撤的撤,決不能讓這種人繼續擔任領導幹部,不然無法向自治州上百萬群眾交待!”

    馬俊鬆當然早就與金申城通過氣,雖然也明白這次將這幾個重要職位交出來,就算金申城能夠繼續留在自治州委書記的位置上,威信也會降低,再不能像以前一樣將自治州統治的如同鐵板一塊。可這卻又是不得不為之,不然金申城黯然下台,接任人選恐怕隻能是中央下派,到時情況更加複雜,自己在省就更沒有辦法與文天抗衡。

    

Snap Time:2018-01-23 13:29:41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