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二十四章力保職位

  
  第八百二十四章  力保職位
  馬俊鬆近幾天也是鬆了口氣,凶犯抓到了,群眾遊行結束了,國務院有關領導也打來電話對鬆江此次安撫工作給予了肯定,但馬俊鬆還是無法徹底放下心中的石頭。畢竟事情已經發生,最後總要有人出麵來承擔這個責任,而在事前的省委常委會上,文天等人就揪著金申城不放,如果金申城被撤職,哪怕是僅僅調離現崗位,自己在省堛熄掑O恐怕也要再次下降不少,在常委會上就更沒有發言權了!
  聽完金申城的匯報,馬俊鬆也是苦皺眉頭,道:“給偷渡人員辦理身份證明這件事我當然沒有意見,不如此恐怕也無法安撫群眾,我想文天他們應該也不會在這件事上再做文章,不然再引起群眾不滿,到時他也無法下台。現在可慮的是你如何才能保住你現有職位!”
  “馬書記,我已經不再做此奢望,您就不要再為我費心了!”金申城聽到馬俊鬆的話仿佛吃了顆定心丸兒,隻要能保住七千多名百姓,自己這個州委書記當不當也無所謂!
  “糊塗!”馬俊鬆怒視金申城道:“你以為你撤不撤職是你一個人的事?這關係著鬆江的大局,一旦你離職了,文天他們恐怕會更囂張,到時你讓我這個省委書記如何自處!我看你們州的金秀麗都比你積極,又是進京又是上省的,還自以為保密,卻不知道她的那點小花樣早就被大家看穿了!先到我這兒討好,又去文天那婼璅纂A如果真讓這種人上位,你說你能放心嗎?”
  “那怎麼辦?這次的事情我根本無法逃脫責任,加上文天他們窮追猛打,我根本就沒有機會!”金申城聽馬俊鬆提起金秀麗,心中也是一堵,如果真把自治州交到她這種人身上,她想的恐怕全是自己的利益,如何會為全州的百姓考慮?
  “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進京!隻要你能得到政協李崔浩副『主席』的支持,再加上我跟朱副『主席』說說,有兩位政協副『主席』的支持,我想其他人就是想開口也得再想想!”馬俊鬆此時一心想保金申城,怕失去了這個堅實的盟友!
  金申城雖然早就說過,為了此事他不惜頭上烏紗,可眼看事情已經基本得到了圓滿解決,他又豈能真的心甘情願的退下去?更重要的是自己後繼無人啊!難道真讓金秀麗上位?
  “那就多謝馬書記了,我明天就去京城見李副『主席』,如果李副『主席』能夠看在以往的情份上出手相助,到時還希望馬書記在朱副『主席』前幫我美言幾句!如果真能過了這一關,我必有厚報!”
  “好,那我就等著聽你的好消息!”馬俊鬆也明白,隻要李崔浩開口,事情就有了轉機。“申城,你還得注意州內可不能再出現任何風吹草動,在這個節股眼上,恐怕一點點動靜都可能影響到你的前程!要不是這次事情在短時間內得到安撫,恐怕咱們再努力也是白費功夫!”
  “我明白!馬書記放心吧,我在自治州怎麼也幹了近十年,總算交下了些朋友,不會都像某些人一樣在這個時侯落井下石的!隻是就算有李『主席』和朱『主席』開口,如果文天他們抓住我的把柄不放,到時怕也不好交待啊!”金申城還是有些憂慮。
  “文天他們的態度確實是個難題,不過我雖然與文天不和,但對他的『性』情還是有幾分了解,他怕是也看不上金秀麗這種兩麵三刀的人,而在自治州卻一時間無法再找出適合的人選,一動不如一靜,隻要你再找他們談談,做出些讓步,再加上麵有人幫你說話,我想他們也不會一定要把你搞下去的!不過這個條件卻是需要你再多考慮考慮,可千萬別顧此失彼,失了方寸!”
  金申城在第二天便從春城起程趕往京城去見李崔浩。如今李崔浩已年過六旬,不過精神卻還不錯,在家中熱情的接待了金申城,同時對金申城所麵臨的困境也表了態。在李崔浩看來,金秀麗確實是心急了,同時也暴『露』出她的不冷靜和她的功利心!李崔浩也不放心將自治州交到這種人手中,所以他還是力挺金申城,答應幫他向國務院有關領導說說情,也會跟文天打聲招乎,不過具體的交換條件卻得由金申城與文天去談。
  金申城得到了李崔浩的支持,怕夜長夢多,再加上還有一個不安份的金秀麗,所以金申城當天下午就急急忙忙的趕回了春城。與馬俊鬆又做了一次長談後,金申城難得的拔通了文天私人電話。
  正坐在家中與許立喝酒聊天的文天看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電話號也遲疑了片刻。說熟悉是因為這個號碼自從自己配上手機後就一直存在媄銦A說陌生卻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接到過這個號碼打來的電話。在剛看到這個號碼時,文天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拔錯了電話。可電話響了有半分鍾,依然響著,文天才確定對方沒有拔錯號碼,就是想找自己。
  文天擺手示意許立不要做聲,才接通了電話。不過文天竟特地將電話設為免提,就是想讓許立也聽到金申城到底打的什麼主意。畢竟許立現在可是文天最重要的智囊,而且這次許立被文天叫回省城,就是要詳細聽聽許立這段時間在自治州那邊的情況,與國安相處的詳情。
  剛才許立已經基本將自治州的情況匯報完了,文天也知道此時自治州那邊已經是風平浪靜,加上又有國安參與其中,事情變得可以說是既複雜又簡單。說複雜,因為有國安介入,一些事情就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來辦,至少要聽聽國安的意見。說簡單,卻是因為凶犯已經被帶走,假冒的嫌犯已經被關押在審訊室,甚至連身份等東西都一樣不缺,審訊時會非常簡單,不需要再將嫌犯遣返朝鮮,到時將嫌犯當眾執行死刑,也可以緩解當地群眾的激烈情緒,有利於當地的穩定大局。
  

Snap Time:2018-10-21 21:08:07  ExecTime: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