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一十二章押解回城


    第八百一十二章  押解回城

    許立被苗琳扯住衣袖,當著這麼多人他也不好與一個美女拉拉扯扯,隻好停下腳步道:“那好,那我就簡單說幾句!”

    苗琳見許立終於肯接受采訪,一雙大眼睛竟笑成彎彎的月牙,鬆開許立,將話筒遞了上來,認真的聽著許立講話。

    許立清了清嗓,道:“省委、省『政府』對此次發生在金達萊縣的凶殺案及自治州的群體事件高度重視,特地成立了省委、省『政府』督查室及省信訪局相關同誌組成的聯合督查組,深入到一線對相關情況進行調查,並對相關部門工作進行督查。而鬆江市公安係統、駐自治州某部駐軍也積極配合,共計調用近三千軍警支援,才能使這次的凶殺案在三天之內破獲,成功抓捕到嫌犯!而最值得感謝的卻是我們衝在第一線的這三千軍警及金達萊縣幾千名普通群眾,是他們不顧天氣寒冷,對這莽莽大山逐尺逐寸的進行搜索,發現了嫌犯的蹤跡,最後迫使嫌犯無路可逃,落入法網!苗記者,如果有時間,你不妨親自進入到這深山之中,對那些一線的軍警和自願者進行采訪,他們從前天一早進山開始,已經三天兩夜沒有下山,就在這山上吃幹糧,喝冰水,他們才是最值得敬佩的人!其他具體情況請張書記回答你吧!”

    許立說完不等苗琳有什麼反應,已經一閃身躲開了,隻把張貴祥扔在了苗琳身前。苗琳急得“哎呀”一聲,可也不敢再去抓著許立不放,畢竟大家身份擺在那,如果因此讓許立對自己有了什麼不好的想法,下次再想找許立接受采訪恐怕就難了。

    看張貴祥在那接受采訪,許立又叫過鞏偉和宋峰道:“嫌犯過於危險,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傷人,在馬家屯根本沒有合適的地方對他進行審訊,我建議立即將嫌犯帶回縣再進行審訊!”

    宋峰剛才就在現場,親眼看到嫌犯暴起傷人,如果不是許立及時出手,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不敢大意。鞏偉也聽了宋峰的匯報,知道事情並不如自己想的那麼簡單,也忙道:“好,我馬上安排人將嫌犯押回縣,咱們也一起過去,抓緊時間對嫌犯進行審問,隻有得到肯定的答複,咱們才好撤回山上的軍警!”

    安排好警車,又派出兩名民警坐在警車後座兩邊看押嫌犯,宋峰親自開車,許立就坐在宋峰身邊,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件。兩名負責看押嫌犯的民警更是聚精會神、目不轉睛看押著嫌犯,那怕是嫌犯眨一下眼睛或是張張嘴,兩人都會去『摸』腰槍,就怕嫌犯再次暴起傷人。

    張貴祥接受完了苗琳的采訪和鞏偉也跟著警車一同返回縣城,馬家屯這邊留下李效國、張楷以及鬆江市和金達萊縣的兩名公安局副局長負責主持大局。

    一排八輛警車高鳴著警笛駛出馬家屯,一路上遇車超車遇紅燈也沒停過,以爭取在最短時間內返回縣公安局。好在這一路上嫌犯也不知是知道大勢已去還是被許立打怕了,沒再弄出什麼妖蛾子,終於安全的將嫌犯押送進到縣公安局。

    縣公安局這邊也已經接到宋峰的命令,早早做好了準備,從公安局大門口就是一排全副武裝的民警在站崗。車隊駛進公安局大院,隨車回來的二十來名民警立刻下車,持槍小心戒備,就怕再發生在馬家屯時的驚險一幕。

    兩名民警一左一右架著嫌犯下了車,直接將他押進審訊室。為了防止意外發生,在審訊室當著十來名民警的麵兒,兩名民警上前將嫌犯徹底扒光,又對嫌犯進行二次搜身,而許立就站在一邊看著,不斷提醒民警應該注意的事項。

    而這二次搜身結果再次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竟從嫌犯耳朵、鼻孔中、頭發上再次找出許多不知用途的小玩藝。最後許立又親自上前,掰開嫌犯的嘴,用一柄小錘對嫌犯每顆牙齒不斷敲打,竟又取下一顆假牙,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中,在桌子用鐵錘將這顆牙齒打碎,麵竟冒出一股黑水,看來這應該是嫌犯的最後武器,不過這個武器卻不是針對敵人,而是針對自己,在不幸落入敵人手中時,可以隨時咬碎這顆牙齒自盡,以防招出不該說的秘密。

    “這、這都是幹什麼用的?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些東西?”連張貴祥這個老公安對桌上的這一堆東西也是張目結舌。

    許立用一根攝子對這些小玩藝擺弄了片刻,才道:“這些都是特種部隊或是間諜常使用的工具,給嫌犯換套衣服,馬上開始審訊!”

    一會兒功夫,嫌犯被換上了一套衣服,腳上戴著一副重達十公斤的腳鐐,手上也戴著副五公斤的手拷,同時還用另外兩副手拷將他的雙手拷在審訊室中央那把鑄鐵椅子上,四周還有七八名民警手持警槍負責監視嫌犯。此時別說嫌犯隻是個受過特種訓練的軍人,哪怕就是蜘蛛俠來了也隻能老老實實的接受審訊,而玩不出什麼花樣。

    此次審訊由宋峰親自負責,許立、張貴祥和鞏偉坐在一邊陪著,另有兩名速記員負責記錄。

    “姓名、身份!”宋峰注視著嫌犯冷冷的用朝語問道。宋峰知道麵對眼前的這個嫌犯,恐怕自己從警以來最大的挑戰,如果能順利讓嫌犯開口,那自己算是在許立等人麵前『露』了臉,所以宋峰才會布出這麼大的陣勢,先給嫌犯以心壓力,隻有將嫌犯心理防線催垮才能讓他招供。

    可嫌犯竟回瞪了宋峰一眼,眼神中的凶光竟比宋峰還要犀利。隨後嘰哩咕嚕說了句話,竟把宋峰氣得火冒三丈!

    張貴祥聽不懂嫌犯說的是什麼,不過看宋峰的眼神,也能猜出來,嫌犯恐怕沒說什麼好話,小聲問一邊的鞏偉道:“嫌犯說什麼呢?”

    鞏偉忙道:“嫌犯竟說宋峰沒有資格審訊他,他不跟無用之人講話!”

    

Snap Time:2018-01-22 18:37:20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