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一十一章韜光隱晦


    第八百一十一章  韜光隱晦

    剛才李效國看到許立和嫌犯交手,真切的體會到了什麼叫龍爭虎鬥,難怪上次過年回家時就聽說妹妹李蕾竟也被人打敗了,而且是敗得心服口服。恐怕也隻有許立這般身手才能讓妹妹服氣吧!自己就更不用說了,連妹妹都打不過,還怎麼跟許立對練?

    通過這幾天的接觸後,李效國發現,許立雖然身處要職,卻沒有任何架子,事事親力親為,特別是一些危險、重要的事情更是一馬當先的衝在前麵,反而是那些能夠漲臉的事兒,他倒躲了!就比如押送嫌犯這件事,如今村村外,甚至連四周大山上的搜索小組都知道抓到了嫌犯,此時都圍在村口等著看看嫌犯到底什麼樣子。

    而且圍 在村口的還不光有村民和軍警,縣、州,甚至是省的新聞媒體也盡數到場,隻等著外麵封鎖線一撤就會衝進村子,抓拍到第一手材料。可這時許立卻沒有走在最前麵,反而故意落後幾步,與自己走在一起,卻讓張貴祥和鞏偉、宋峰頂上去了,這不是在給他們漲臉嗎?

    幾人押著嫌犯走出村子的一刻,在村口圍著的幾千名群眾、軍警以及記者看到嫌犯立刻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幾名心急的記者趁軍警也在注意嫌犯的空當,竟衝破了封鎖線衝到了嫌犯麵前,舉著攝像機對準了嫌犯,而記者手中的話筒更是差一點就要伸進張貴祥的嘴!

    “張書記,您好!我是鬆江新聞的記者苗琳,能跟我們說說情況嗎?前麵被看押的是不凶手?”自稱苗琳的記者說起話來如同一管機關槍,清脆有力!

    張貴祥被問得一愣,不知道這個苗琳是怎麼知道自己身份的。不過在這自己可不是最高領導,還有許立在後麵跟著。要知道如今金達萊縣的這起凶殺案不僅在自治州盡人皆知,全省大部分人也都聽說了,甚至全國群眾也有不少人通過網絡知道了這件事,可現在凶犯落網了,這麼重要的新聞,恐怕晚上就會上全省的新聞聯播,可這麼『露』臉的事兒,張貴祥那敢搶鏡頭?他怎麼能接受這個采訪?

    再說自己小命都是許立救的,要說破獲這起凶殺案許立才是最大的功臣,自己又有什麼資格接受采訪?張貴祥有意躲開苗琳的話筒望向後麵的許立,希望得到許立的指示。

    而苗琳看到後麵的許立也是眼前一亮,作為鬆江電視台的當家花旦,對省內的的領導層之間的關係當然也十分熟悉,對許立當然更是耳熟能詳,可自從許立如同一匹黑馬般在鬆江崛起後,苗琳暗地也十分關注許立,對許立這一年來的工作業績十分了解,她一直想采訪許立,但許立遠在京城駐京辦工作,所以苗琳一直沒有這個機會,今天見到了許立,她又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當下對張貴祥道了聲:“對不起!”立即拉著身後的攝像人員衝向許立。

    許立在後麵看著有記者“圍攻”張貴祥暗自一笑。許立當然也知道今天是個難得的『露』臉機會,可許立卻另有考慮,以自己與文天的關係,根本不需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引起省委、省『政府』領導的重視。

    更重要的是許立不想過早的暴『露』在普通百姓的視線當中,畢竟自己太年輕了,年僅二十多歲就已經是正廳級領導,如果被普通群眾知道了,恐怕立刻就會被推到風口浪尖上!到時自己那怕是一點點兒的小『毛』病也會被群眾用放大鏡放大無數倍,飽受那些政敵及一些喜歡無事生非、不明真像的群眾的攻擊!

    可把這個機會讓給張貴祥卻又不一樣,張貴祥已經五十多歲,不論是年紀還是資曆都足夠了,所欠缺的隻是一點點運氣,而這次的機會如果利用好了,很有可能再上一步!所以許立看到張貴祥望向自己時,微微點頭,示意張貴祥出麵接受采訪。

    但許立卻發現沒等張貴祥反應過來,那個漂亮的記者竟突然舍棄了張貴祥,衝向自己!此時距自己不過幾步距離,再想躲已經來不及了!

    一邊的李效國看到有記者上前,立刻知趣的後退兩步,與許立拉開距離。許立固然怕暴『露』在公眾視線當中,他李效國更怕!畢竟李家的標簽就貼在他腦門上,如果身份被曝光,恐怕馬上就會被貼上“官二代”的標簽。自己如今是上校團長,這其中雖然有李家的影響,但更多的卻是自己的努力,一把汗水、一把血水換來的!如果被人說成是靠老子的餘蔭才有今天,李效國怕自己會被氣得背過氣去,所以這種好處自己還是能躲就躲!

    許立看到李效國退後了,白了李效果一眼,暗中責怪他不夠意思。不過許立也明白李效果的顧慮,並不是真的生氣。

    此時苗琳已經衝到了許立麵前,長長的話筒再次伸到許立嘴邊,攝像記者也不用苗琳吩咐,立刻打開攝像機開始攝影。

    “您好,許秘書長,我是鬆江電視台記者,能跟我們說說這次的抓捕經曆嗎?”苗琳滿懷期忘的望著許立,希望許立能夠接受自己的采訪。

    許立倒也不是不盡人情的人,這畢竟是人家的工作,再說自己身份罷在那,也不容自己胡說八道。“你好,其實這次的抓捕工作是由張貴祥張書記負全責,我隻是在這代表省委、省『政府』為他們加油鼓勁而已,如果想知道抓捕凶犯的詳細內容,還是要請張書記來回答你!”

    此時張貴祥也已經來到許立身邊,聽到許立的話,心中更是感激無比。許立又給張貴祥使過一個眼神,示意他上前接受記者采訪,而他自己卻準備躲到一邊。

    那曾想苗琳卻不肯放過許立,這麼好的機會如果放過了,他苗琳就枉被人稱為鬆江電視台的當家花旦!一見許立要走,苗琳心急之下顧不得什麼身份,竟一把拉住許立,道:“許秘書長,您就給我們說幾句吧!”

    

Snap Time:2018-01-19 19:43:18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