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一十章暴起傷人


    第八百一十章  暴起傷人

    張貴祥和許立停在嫌犯身前四五米的地方,一揮手,道:“戴上手拷,仔細搜查他身上是否還有凶器!”

    兩名民警立即掏出手拷上前將嫌犯雙手背絞戴上手拷。嫌犯在四周幾十枝黑洞洞的槍口下,沒有任何掙紮,隻是麵『色』沮喪的看著許立和張貴祥。兩名民警又上前對嫌犯進行搜身,沒想到竟從嫌犯身上搜出七八斤的零碎,其中包括一支軍用手槍及十二發子彈,兩把軍用匕首,一架小型望遠鏡、兩塊幹糧及一些『亂』七八糟,不知用途的東西。

    看著扔在地上的這些東西,許立卻一皺眉,這些東西他當然熟悉,特別是那些一般人認不出的零碎,當年自己在雪豹時這些東西可是隨身必備的寶貝,許多小東西可是不止救了自己一命,看來這個嫌犯很可能是自己當年的同行,也是一名特種部隊的尖子。

    張貴祥見兩名民警已經搜索完了,看著地上的這些東西有些好奇的靠近幾步,拿起個不過三厘米左右的鋼針,可怎麼想這名嫌犯也不會隨身帶著一支縫衣針來縫補衣服吧!張貴祥拿著鋼針對嫌犯道:“這是幹什麼用的?”

    可沒想到嫌犯竟沒有理會張貴祥,隻是輕蔑看了張貴祥一眼,便又低頭不語。

    “你……”張貴祥被嫌犯當著周圍幾百人掃了麵子,不由得大怒,一把抓住嫌犯胸襟,道:“你以為你是誰?如今在我們手上竟然還敢這麼囂張?好,你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心!”就在張貴祥對嫌犯發火時,突然身後傳來許立的叫聲。張貴祥還沒等反應過來,隻感到自己好像被一匹奔馬撞了一般,整個人竟朝著一邊飛了起來。飛在半空中的張貴祥抬眼一看,才發現撞飛自己的竟是許立!

    “撲通”一聲,張貴祥跌倒在地,隻覺得混身酸疼,半天也沒爬起來。等他再抬起頭時,才發現現場竟『亂』成一團,剛才還戴著手拷的嫌犯不知怎麼掙脫了手拷,竟與許立打在一起。張貴祥目瞪口呆了半天,才驚醒過來,大聲對一邊的軍警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去幫忙!”

    圍在四周的軍警當然也想上去幫忙,可許立和嫌犯絞在一起,手上的槍根本發揮不了作用,就是想近身上前,也找不到機會,大家隻能圍著許立和嫌犯打轉,卻沒有任何辦法。

    突然聽到正在糾纏的兩人突然有人大喝了一聲:“倒!”隻見一個條影被扔出五米多遠,跌倒在地。圍在四周的軍警因為一時沒有看清被扔出來的到底是誰,立刻分成兩夥將槍口分別對著兩人。

    張貴祥也是過了片刻才看清站在原地的竟是許立,而被扔出去的就是嫌犯。不過此時嫌犯在七八枝槍的瞄準下,倒在地上根本一動也不敢動。張貴祥此時顧不得嫌犯,走到許立身前,推開一名民警,大聲喝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槍放下!小心走火傷了許秘書長!”說完張貴祥將四周反應稍慢,仍用槍對著許立的民警全部推開,才小心的道:“許秘書長,你沒事吧!”

    許立微微一笑,道:“沒事!你怎麼樣,剛才沒撞壞吧!”

    張貴祥又不傻,而且幹了這麼多年公安,反應可以說是相當快,到了這個時侯那能還不明白剛才是許立救了自己。如果剛才沒有許立推開自己,不用說嫌犯會不會傷了自己,就是被嫌犯挾持為人質,自己也丟不起這個人啊!如果最後因為自己而放跑了嫌犯,那如何對得起這奉命趕來支援,苦苦在山上搜索了兩天兩夜的這上千名軍警?自己那時可就成了最大的罪人!

    “許秘書長,剛才真是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可就落入嫌犯手上了!”張貴祥誠懇的道。

    “謝什麼,咱們可是老朋友了!走,咱們看看嫌犯,沒想到這家夥到真有些本事,麵對這麼多枝槍竟然還能掙脫手拷,企圖傷人!”許立說著一把拉住張貴祥一起走向嫌犯。

    這次許立和張貴祥可不敢再有絲毫大意,竟收集了在場所有民警身上的手拷,一共二十六副,全部給嫌犯戴上,而且不光是戴在手腕上,就連腳脖子也戴了十來副,此時的嫌犯別說反抗,就連走路都費勁。

    不過張貴祥卻沒有絲這同情的意思,剛才這名嫌犯差點要了自己的命,張貴祥又怎麼可能給他半點好臉。在押嫌犯走向馬進寶家的路上,看嫌犯走得太慢,上前一腳踢在嫌犯身上,道:“快走,磨蹭什麼呢!”

    嫌犯雖然聽不懂張貴祥在說什麼,不過看到張貴祥凶狠的眼神也不難猜出張貴祥的意思。不過嫌犯卻不但沒有絲毫畏懼,反而不屑的冷笑兩聲,嘀咕了幾句。可惜張貴祥也聽不懂嫌犯在說什麼,隻好問一邊的宋峰。

    宋峰幹笑了兩聲,沒有直接翻譯,隻是道:“他還能說什麼好話,咱們別理他!”

    張貴祥卻不肯善罷甘休,一個勁的追問宋峰。宋峰無奈之下,隻好道:“他說剛才要不是有許秘書長出手,你就是他的俘虜,還有什麼好囂張的!”

    張貴祥聽了為之氣結,可又找不出任何反駁的話,嫌犯的話雖然可恨,可說的確是事實。回頭看看正與李效國聊天的許立,再看看四周的軍警,當著這麼多人,張貴祥又不能再對已經失去反抗能力的嫌犯下手,也隻能將怒火壓下。

    而與李效國走在一起的許立此時仍然是一副風清雲談的樣子,仿佛剛才救了張貴祥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依舊與李效國閑聊著李家的事情。

    李效國此時對許立可是更加佩服的五體投地,剛才嫌犯剛要暴起發難時,李效果也注意到了,可他眼神到了,身體卻沒那麼快,剛想開口叫張貴祥注意,可就連說話也沒搶過許立,等他想衝上前時,才發現許立竟已經推開了張貴祥,而與嫌犯打成一團。

    

Snap Time:2018-01-22 20:22:15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