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八百零一章狗屍尋蹤


    第八百零一章  狗屍尋蹤

    “宋局長,不要麻煩其他同誌了,他們一天下來也夠累的,就咱們上山就可以了!多找幾個大手電筒,你和張書記不是都有配槍嗎?都帶上,以免發生什麼意外。”

    “是!”宋峰馬上出去準備,不過最後跟著許立等人上山的卻不止張貴祥、鞏偉、宋峰和馬進寶,還有四名民警負責為大家開路。

    許立倒也沒再多說什麼,他也可以理解鞏偉和宋峰的做法,如果許立和張貴祥真在山上遇到什麼凶險,金達萊縣委、縣『政府』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大家每人拿著個大手電筒,穿得嚴嚴實實,順著村外的小路上山,直奔凶殺案案發現場。

    此時天『色』已經徹底黑透,山路又不好走,所以大家用了近半個小時才終於來到被害一家人的大門前。門上還貼著金達萊縣公安局的封條。宋峰叫人上前扯下封條,推開大門,他又親自走進大門看看沒有什麼危險,才召呼大家進院兒。

    許立和張貴祥率先進了小院後也沒進屋,而是在院子拿著電筒四處查看。宋峰和幾名民警雖然已經來過現場,不過聽許立和張貴祥的話後,才知道自己粗心大意,小看了凶犯,此時也對現場進行再次堪查,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而鞏偉和宋進寶卻是外行,而且此時夜『色』低沉,冷風陣陣,想想這可是曾經發生過滅門慘案,兩人隻感到後脊梁都冒著涼風,那還敢多走一步,從進院就站在院子中央,老老實實的呆著。

    許立在院子走走停停,用電筒仔細打量著院子的每一個角落,可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線索。

    張貴祥也是一樣,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走到許立身邊,低聲道:“找到什麼可疑的東西了嗎?”

    許立搖搖頭,看來凶犯確實不一般,掃尾工作做得一絲不苟。加上凶案發生後,院子來的人一批接著批,就算有些細微之處恐怕也早就被破壞了。許立突然靈光一動,道:“宋局長,兩條死狗在那!”

    宋峰馬上小跑過來,道:“狗就扔在後院!”

    “走,咱們去看看!”許立說完大步朝後院走去,其他人都跟了上來。鞏偉和馬進寶雖然害怕,可要是讓他們兩人獨留在前院,恐怕更滲人。所以兩人竟一溜小跑,跑到人群中間,跟著一起來到後院。

    轉過三間大瓦房,許立一眼就看到了被扔在後院的兩具狗屍。好在現在是冬天,兩條狗雖然已經死了四五天,卻並沒有腐爛,反而凍得僵硬。

    看許立走向狗屍,張貴祥也是老刑警出身,當然沒有什麼忌諱,也跟了上來。宋峰和其他四名民警用手中電筒將狗屍照得毫發可見。

    許立順手提起一具狗屍,才發現狗的頭部好像是被人用什麼鈍器擊打過,整個頭蓋骨都已經癟了下去。一邊的宋峰解釋道:“據我們堪查,這條狗應該是被人用磚頭直接擊中頭部導致死亡!”

    張貴祥點頭道:“這人手勁不小啊!而且夠準、夠狠,一擊斃命!”

    許立卻沒有開口,而是在狗屍上『摸』了半天,才又提起另一條狗。隻見這條狗更慘,好像被人用利刃直接命中喉部,傷口雖然已經凍實,可周圍血跡斑斑,慘不忍睹。鞏偉、馬進寶早就已經扭過頭去看別處,不敢再看。可許立卻不但沒有放下,反而拿起手電在傷口處仔細照了半天,才將狗屍放下,道:“張書記,發現什麼沒有?”

    “怎麼?你發現什麼疑點了?”張貴祥聽出許立的話中有話,急忙又撿起狗屍仔細看了起來。

    “疑點很多!第一,我剛才在前院就已經注意到,這家人院隻一個狗窩,所以兩條狗應該是拴在一起的,如果見到凶手,兩條狗應該是一起撲向凶手才對,可為什麼兩條狗的死法卻不一樣?”許立頓了頓,看了看大家疑『惑』眼神,才道:“也許你們會說是凶手先用磚頭砸死一條狗後,才順手揀起手邊的鐵鍬將狗砍死!”

    大家立刻恍然大悟,也隻有按許立的這種推斷才能解釋的通。

    可許立卻抓過張貴祥手中的狗屍道:“不知道你們仔細看過這具狗身上的傷口沒有。”說著將手中電筒對準備了狗脖子處的傷口道:“你們看,這是大動脈,如果被砍斷,確實能狗立即失去撲咬能力,很快便會死亡。可你們仔細看這……”

    許立指將電筒交給張貴祥,用手指著狗身上的傷口道:“傷口上下的血管都已經癟了下去,但下麵傷口附近卻基本沒血跡,說明血已經流盡,自然幹癟,可上麵這卻是血痕明顯,而且用手捏下去,可以發現傷口麵的血管竟還是鼓的!”

    宋峰馬上道:“許秘書長,這說明什麼啊?”

    “這說明上麵的血管並沒有流血,或者說隻流了很少一部分!再看這的骨頭,斷痕幹脆,下麵沒有任何裂開的痕跡,而上麵的骨頭卻少了一塊,而且剩下的部分也是遍布裂痕!所以我推斷這條狗根本就不是被利器砍死的,而是被人用手捏斷了頸骨,捏斷了動脈致死!”

    “被人捏死的?這得多大的手勁、多快的速度?”宋峰大叫道。

    張貴祥仔細的看著許立手提著的狗屍,道:“許秘書長說的不錯,這條狗確實是被人捏死的,而那一鍬恐怕隻是為了掩飾真實的死因罷了!”說完張貴祥又提起另一條狗屍,捏了捏狗脖子,感歎道:“這條狗也是被捏死的,你們『摸』『摸』看!”

    宋峰還有幾分懷疑,不過按照張貴祥的指示『摸』了『摸』,才不由得歎道:“這已經被捏扁了!兩條狗受傷部位基本相同,看來這個凶手確實不是一般人!”

    “被害人的屍體還在嗎?”許立皺眉道。

    “在!不過不在這,已經被送到縣醫院的太平間了,暫時在那保存,原本想等著抓到凶手後再行火化!”

    “那你們在被害人身上就沒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按說凶手是個高手,殺狗都是如此幹淨利落,在殺人時應該不會拖泥帶水,可這種不同尋常的致命傷,難道就沒引起幹警的懷疑?

    

Snap Time:2018-01-18 08:14:30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