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九十二章緊急會議


    第七百九十二章  緊急會議

    許立對張貴祥的邀請點頭道:“好啊!”許立正好也有事情想問張貴祥,當然不會拒絕。再說跟督導組的其他人還真不如跟張貴祥熟悉,跟他在一起還有話說,要是跟其他人坐在車上,怕是會無聊死。

    其他們都各自上了車,許立也跟著張貴祥上了警車。車內除了司機就隻有他們兩人,看來張貴祥是有什麼話要說,將其他人都的打發走了。

    兩人上了後排,剛坐下,車就開動了,一排五輛車都融入到車隊當中,緩緩駛向自治州。

    “許秘書長……”

    “張哥,這也沒有外人,你還是叫我小許吧,我聽著習慣些!”許立跟張貴祥也比較熟,笑著打斷了他的話。

    張貴祥也沒有客氣,道:“那行!”張貴祥可以說與許立十分熟悉,再說現在許立與他級別相同,張貴祥年紀比許立大了好幾輪,也就沒有客。“小許,這次臨來前肖書記給我布置了個秘密任務,還說任務詳細情況可以問你!”

    “什麼任務?”許立也比較奇怪,肖克給張貴祥布置任務,跟自己怎麼還扯上關係了?

    “肖書記雖然沒有明說,但話話外的意思我也聽出來了,對那個凶犯隻求一擊斃命,不要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立一聽,原來還真是自己惹出來的事兒。想必是文天告訴了肖克,肖克又將任務落給了張貴祥,而肖克在電話中又沒有詳細解釋,而是讓張貴祥來問自己。許立隻好又將其中的關節講給張貴祥,最後又問道:“張哥,沒問題吧!”

    張貴祥聽後惚然大悟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啊!行,對這種凶犯當然沒有什麼顧慮,而且還可以避免我們民警出現傷亡,當然沒問題!”

    就在許立和張貴祥等人乘車趕往自治州時,在自治州常委會議室中卻是一片肅穆。自治州各縣市一把手全部到齊,正襟危坐在會議室中,全然沒有往日開會前那種輕鬆,甚至沒有人開口,隻有秘書科的同誌忙前忙後,給各位領導送上一杯清茶。

    這時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進來的正是剛從春城趕回來的金申城。金申城坐下後,看了會議室中眾一眼,叫過秘書科的同誌,問道:“人到齊了嗎?”

    “都齊了!”

    “嗯,那你們都出去吧,不要讓人進來打擾我們開會!”金申城一直麵『色』鐵青,秘書科的同誌不敢多話,依言退了出去,又將門關好。

    金申城這才抬頭道:“今天在這召開這個緊急會議,想必目的大家也都清楚,就是研究解決目前我州各縣市發生的群眾遊行事件!現在情況緊急,各地隨時有可能發生激烈衝突,所以我也長話短說。”

    下麵的各市縣一把手也都看出有些不對,按說這種會議,不應該隻有金申城一個人出麵,至少州長張金瑞也該到場,就算張金瑞沒有時間,那政法委書記、市委秘書長也應該有個人在才對。不過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刻再問金申城,紛紛拿出記錄本準備記錄。

    金申城卻道:“首先宣布幾條會議紀律,這次會議不準錄音、不準記錄,但我說的話你們必須給我記在腦子,一個字也不許差!回去執行時,不許出現一點問題!出了問題我保證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聽著金申城的話,下麵人都被嚇到了,從政這麼多年還真沒開過這種會,不過金申城的脾氣大家也都知道一些,有朝族人的直爽,同時也有朝族人的幹脆、暴燥,從來都是說到做到,還沒打過折扣。眾人馬上收拾了桌上的記錄本,將眼睛睜得圓圓的,耳朵樹的尖尖的,生怕聽落了一個字,回去完不成任務。

    “崔明,你們縣是這次事件的源頭,你責任重大,回去後馬上組織你們縣內機關幹部做好維穩工作。鬆江市安排的第一批支援警力也應該到了,你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人家這次來是幫忙的,外麵天氣冷,你要保證所有執勤民警、支援民警以及群眾的吃住,要配合他們三天內抓捕到凶犯,能不能完成任務!”

    崔明正是金達萊朝鮮自治縣的縣委書記,聽到金申城如此點將,他那敢說個不字,忙站起來道:“保證完成任務!三天內抓捕凶犯給百姓一個交待!”

    金申城點點頭,才接著道:“關於化解群眾矛盾問題,你們回去後做好兩項工作,一是要馬上對已經融入當地社會的偷渡人員做好審查登記工作,隻要有三名當地群眾願意擔保,馬上為這些偷渡人員辦理戶口、身份證!”

    下麵人一聽金申城這話,立刻都瞪大的眼睛,不解的看著金申城,這不是明顯違規嗎?如果傳出去,他們的職位還能保得住嗎?

    金申城在回來的路上就已經預料到自己一旦說出這個辦法,下麵人會有什麼反應,不過自己連自治州委書記的職位都舍得了,還有什麼豁不出去的。

    “不要給我講什麼法律法規,更不要跟我講什麼條件!現在在自治州穩定才是根本,一旦出現武裝衝突,咱們誰也負不起這個責任,到時你們誰也別想保住你們的烏紗帽!你們要是誰覺得辦不了,現在就提出來,我馬上換個能辦的人!”金申城說完目『露』凶光,看著下麵眾人。

    下麵人都看得出金申城這次真是下了絕心,當然沒人敢開口的工不自在。再說在當地辦個身份證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原則問題,這些年偷渡過來的人有些嫁了好人家,或是找到了好靠山,已經找門挖窗戶的辦理了合法的戶口、身份證,也沒見出過什麼問題。對這件事大家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罷了。

    金申城等了半分鍾見沒人開口,知道自己的大棒已經起效了,不過又馬上給眾人吃了顆定心凡。道:“今天的會議你們也看到了,隻有我一個人主持,其他領導都不在場,目的你們也都能明白,這次交辦的事兒所有責任都由我一個人承擔,如果有人調查,你們就說是我強令指派的,所有責任都往我身上推,保證你們沒事兒!”

    

Snap Time:2018-01-17 09:28:25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