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八十七章勇擔責任


    第七百八十七章  勇擔責任

    常委會上首先由金申城匯報了目前朝鮮自治州的情況,基本與剛才孫節禮匯報的一致,不過沒有孫節禮那麼詳細。同時,就在幾分鍾前,留守在自治州的州長張金瑞又給金申城打來電話,今天一大早州內各縣市上萬人又一次走上街頭,並且分為兩派,占據了各地的主要街路正在對峙。好在當地民警、武警已經奉命上街維持秩序,暫時情況還在控製當中,對峙人員隻是發生口角,還沒有發生大規模衝突。不過看雙方情緒也是越來越激動,衝突已經是一觸即發!

    金申城匯報完情況,老老實實的坐下,再也沒有往日的囂張。他也知道,自治州之所以會出現今天的局麵,自己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正是因為自己心軟,不忍心將那些潛逃過境的百姓遣返回國,讓他們白白送命,才造成今天的被動。如果有人想拿這件事做文章,自己基本沒有什麼可能自保了。

    不過他現在擔心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前途,如今上萬百姓在大街上發生對峙,如果解決不好,恐怕會釀成一次流血衝突。同時那些已經潛逃入境多年的百姓如果真的全部遣返回去,怕也是幾千條『性』命,如果不能處理好,自己於心何忍!

    看到金申城坐下後低頭不語,其他人當然是表情不一。原本在常委會上經常與金申城打對台的葛兵今天卻是成竹在胸,沒有落井下石,反而一言不發,低頭喝茶。文天也是穩坐釣魚台,反正現在急的不是自己,而是馬俊鬆、金申城。而文天一派的人見文天沒有開口,也沒有人發言,現場一片沉寂。

    馬俊鬆表麵上皺眉不展,好似在為此事發愁,不過他心卻也有幾分竊喜。文天今天竟沒有借機發難,看來是年前在朱家朱老爺子的話起了作用,如果文天今後真能偃旗息鼓,甚至配合自己的工作,那自己在鬆江還是大有發展的,如果作出成績,又有朱老爺子的幫襯,在退休之前進到中央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這些卻是後話,眼下這件事已經驚動了中央,剛才在辦公室就接到國務院副總理打來的電話,詢問情況,而且朱老爺子也親自打來電話,關心此事。如果這件事不能妥善處理,自己恐怕就沒什麼以後了。

    馬俊鬆歎了口氣,道:“如今事情已經發生,我在這也不想再去追究誰的責任,現在咱們的首要任務是商討如何妥善處理這個問題,避免發生更大的矛盾衝突!文省長,你是什麼意見?”

    文天聽馬俊鬆今天竟碰例點自己的名,心中暗自好笑,看來馬俊鬆是誤會了,他真以為自己今後會跟他和平相處?如果沒有許立的提醒也許自己真的會上當,可現在嘛……。同時文天也聽出馬俊鬆這明顯是在給金申城開脫,什麼叫不想再去追究責任?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他金申城不負責任難道還要找其他人替罪?

    “事情發生了,眼下的確是要先討論出一個解決方案!不過這個責任還是要追究的!這也算是給其他人敲響警鍾,以免再發生類似事件!”

    馬俊鬆聽了文天的話,心咯一下,有些不解的看了文天一眼,難道文天並不如自己所料,放下了與自己的恩怨?還是因為金申城以前得罪文天太深,文天才會借機發難?

    馬俊鬆心中『亂』如麻,反倒是金申城一臉的平靜。在事情發生時,他早就料到自己會有今天的結果。如果文天等人不借機發難才是意料之外。不過此時相比於自治州安全穩定的大局,相比於成千上萬條生命,自己的前途又算得了什麼!

    “這件事我要負主要責任,就算是勒令辭職,甚至追究我的刑事責任我也無活可說!可現在自治州還有上萬群眾正在發生對峙,如果處理不好很有可能就是一次流血流衝突,事關上萬名群眾的安全,我希望能先解決問題,再言其他!”金申城這幾句話倒也是擲地有聲,一個副省級領導能說出這樣的話,在坐的人也不禁為他叫聲好,說他是個“純爺們”!

    “好!”紀委書記汪清首先開口叫好,畢竟如果金申城真被拿下的話,對自己也十分不利,一旦失去了金申誠,那文天等人在鬆江恐怕就更加是無忌憚,為所欲為。

    一邊坐著的秦家平也為之側目,畢竟在沒有鬧掰之前,他和金申城還是好朋友,結成了一個小團體,在書記、省長兩派之間遊刃有餘。如今金申城雖然因為與許立的一點小事鬧出矛盾,可金申城的為人還是值得肯定的,不然當初他也不可能與金申城成為好友。在這個時侯,秦家平也念及往日情份,不但沒有落井下石,反而開口道:“金書記說的不錯,責任事小,安撫百姓事大,千萬不能因小失大,影響了全省的穩定大局!”

    金申城對秦家平的仗義直言也十分感激,對秦家平點點頭。他知道秦家平雖然不是書記、省長,平時也很少開口,可正是因為他金口難開,在鬆江政壇說句話也十分管用,想必文天等人看在秦家平的麵子上,應該不會在這件事上窮追猛打,至少也能等群眾遊行事件平息後才會找自己算賬。

    聽到連秦家平也開口為金申城說話,馬俊鬆心中一鬆,忙趁勢道:“那好,那咱們先把追究責任的事情放在一邊,就如何解決這次的群體『性』事件,大家有什麼意見都說說吧!”

    文天麵無表情,不過他現在對追究金申城的責任問題興趣不大,他現在關心的是如何安撫百姓。回頭示意了葛兵一下,葛兵立刻心領神會,開口道:“我看要安撫百姓,還是得從根本上找原因!金書記,現在那個殺人凶手找到沒有?這個凶犯才是些次事件的導火索,不能將他一舉成擒,咱們說話恐怕也沒有力度,也無法給群眾一個交待!”

    

Snap Time:2018-04-25 06:52:58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