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八十三章有心結交


    第七百八十三章  有心結交

    計春梅其實在年前就已經回國了,不過一直呆在母親家,與家人一起渡過了一個幸福的春節。看著父母身體康健,弟弟如今也得到提拔重用,年紀輕輕,如今已經江寧縣建行的副行長,又找了個家世不錯的溫柔女孩為伴,估計今年就能夠邁上紅地毯,解決終身大事。計春梅也知道這一切都是許立在背後幫忙,不然憑自己家的條件,弟弟這輩子恐怕也就是普通職工的命。

    看到家再無擔憂,計春梅也算是放下一半的心,她唯一牽掛的就是自己的兒子計平。她就怕見到範玉華後,會給兒子帶來什麼不幸。而剛過完春節,範玉華就又打來電話,約她正月初五見麵。計春梅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大半夜,不知道第二天到底該如何麵對範玉華。不過計春梅也暗下了決心,不管範玉華提出什麼苛刻條件自己都能答應,甚至包括自己的『性』命都可以舍棄,隻要範玉華能保證不讓自己的兒子計平受苦!

    第二天,也就是許立起程趕往望江給胡老爺子拜年的一大早,範玉華與計春梅在江寧縣的一家咖啡廳見了麵。

    兩人彼此雖然是第一次見麵,可因為許立的關係,兩人可是早就知道對方的存在,甚至彼此間恐怕比對自己還要了解。兩人相對坐在一間靠窗的床前,服務員為兩人送來咖啡離開後,再也沒有人打擾兩人。

    兩人對視了半天,都在為對方的容貌感到心驚。計春梅固然雍容華貴、氣質不凡,可範玉華卻是清純可愛,楚楚動人,再加上範玉華初人母,散發著一種母『性』的光輝,更讓人折服!

    範玉華看著近在咫尺的計春梅,暗道:難道許立會為計春梅折服,如此『性』感的成熟美女,對男人確實有著強大的吸引力,自己與人家一比簡直就成了黃『毛』丫頭。

    可範玉華那知道,此時的計春梅也同樣在感歎許立豔福不淺,竟能找到如此動人的美女,看範玉華身上洋溢著青春的光輝,計春梅不得不歎服,自己真的老了!

    兩人的麵前的咖啡根本沒人喝一口,就這樣靜靜的坐了十來分鍾,最終還是範玉華率先開口,畢竟自己才是許立的正牌妻子,氣勢上決不能弱了。“計姐……”

    “別,別叫我計姐!我可不敢當……”計春梅一聽範玉華開口,忙道。

    範玉華卻是一愣,自己已經如此大度,都管你叫姐了,你竟然還如此拿捏,這也太不給麵子了吧!範玉華雖然有心與計春梅結成同盟,卻也不至於低三下四的求人。範玉華氣得當場就要起身走人。

    計春梅一見範玉華麵『色』不善,知道範玉華是誤會自己了,忙道:“你別誤會,聽我說!”範玉華見計春梅一臉懇求,這才坐下。計春梅忙解釋道:“我雖然癡長了幾歲,可大小有別,不管怎麼說,你才是許立名媒正娶的妻子,應該是我叫你一聲姐才是!”

    計春梅在來前就已經想明白了,今天來見範玉華,一定要放低姿態,最好是能感動範玉華,讓她別太為難自己,至少也要保證兒子計平的安全。所以計春梅才會對小自己幾歲的範玉華尊稱為姐。

    範玉華聽了計春梅的解釋,微微一笑,看來自己這個正牌妻子在別人眼還是有些份量的,至少計春梅就已經表明了態度,不會跟自己爭這個位置。如果肖柔和那個呂靜也能如此通情達理,範玉華倒也沒有太多的奢望。可再想想肖柔的身份,範玉華還是免不了有些擔心。但那些都是後話,還是先搞定這個計春梅再說吧,如果能拉攏計春梅與自己同一戰線,就算將來肖柔硬要往擠,也不怕她!自己這邊至少有許立兩個兒子的母親,許立再心恨,也不可能連兒子也不要吧!

    “那多不好意思……”範玉華也看出計春梅是誠心誠意,但被一個比自己大了好幾歲的人叫姐,範玉華還是感到有些別扭。

    計春梅卻連道:“都是應該的!範姐,不知今天叫我過來有什麼事?”

    範玉華也沒有繼續在稱呼上糾纏,反而默認了計春梅的叫法,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事兒,隻是覺得咱們也該見見麵,認識認識而已!再說許立如此對你也確實有些不公平,就連我都看不下去了,才把你大老遠的從英國請回來,一會兒也跟我回家認認家門兒,見見許立的父母!”

    計春梅聽了範玉華的話一顆提著的心終於是落地了!她從來就沒奢望過要和範玉華爭什麼位置,隻要能保持現在的狀態,至少讓許立不會拋下自己母子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她甚至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一天能夠光明正大的登上許家的家門!

    不過此時計春梅心也在犯著合計,範玉華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她就真的這麼大度?如果自己真的去了許家又是以一個什麼身份出現?範玉華難道就不怕引狼入室?但能夠進許家大門也同樣是計春梅此生最大的願望之一,如果能讓計平認祖歸宗那她就更是別無所念。雖然猜不透範玉華的心思,但對範玉華的這個邀請卻是無法拒絕。

    而範玉華見計春梅就是想要與她結成同盟,以應對將來有可能出現的肖柔危機。但兩人第一次見麵,範玉華當然不會提這件事,不然計春梅恐怕還是為是自己求她!等以後熟悉了,關係牢靠了再說也不遲。

    兩人一個是有心討好對方,希望得到對方的認可,另一個也是有心結交,希望得到一個堅實的盟友。所以兩在咖啡廳聊了半上午,卻完全沒有那種小三兒見到正牌妻子的火『藥』味,反而氣氛融洽。計春梅也適時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禮,一枚鑲鑽的胸針送給範玉華。

    範玉華知道計春梅也是在慷他人之慨,花的錢也都是許立的,但對計春梅的這份心思還是放在心上。眼看已經到了中午,範玉華拉著計春梅一起去接了計平,三人回到許家。不過計春梅此時的身份卻已經成了範玉華的幹姐姐,計平也成了範玉華的幹兒子!

    

Snap Time:2018-07-22 03:38:05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