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七十九章再次敗北


    第七百七十九章  再次敗北

    當著各位老爺子,如果交手,許立可不敢隨便再占李蕾便宜。不說胡老爺子目光如炬,就是其他各位老爺子看上去那個不是精神矍鑠,自己動作再快,瞞得過田大山、齊天等人,難道還能瞞得過這些老爺子?如果被他們發現自己竟借著比武切磋占李蕾便宜,自己的名聲可就全毀了。但不搞那些小動作,李蕾就好像打不死、不知累的九命狸貓,切磋起來就是沒完沒了,到時該怎麼收場?

    沒等許立想好對策,一邊的胡天茂竟已經大聲叫好,道:“對、對,我怎麼沒想起來!許老弟的功夫可比我強多了,小蕾跟許老弟切磋定能有些收獲,也算不虛此行!許老弟,還等什麼,好手難尋,快下場好好切磋切磋!”看著興奮的胡天茂,許立隻好跟秦家平道了聲歉,走出人群。

    許立也能明白胡天茂的意思,他被人家一個小輩,還是個女孩子打敗,臉上自然無光。而且此時丟的可不光是他胡天茂一個人的臉,甚至給胡開泰老爺子、給整個胡家村丟了臉。雖然這其中也有些其他原因,可敗了就是敗了,難道還能讓胡開泰老爺子親自下場給自己找回麵子?如果許立能夠勝了李蕾,自然可以挽回幾分顏麵。畢竟許立也是自己兄弟。

    “李蕾,你好!”許立看著怒視自己的李蕾,點頭跟李蕾打招乎。不過今天許立可真不想再跟李蕾過招,剛想找個借口推了。沒想到李蕾看見許立笑嘻嘻的樣子,心中怒火中燒,根本不容許立開口,就已經是一拳打了過來。

    “等一等!”許立一個側步躲過李蕾這一拳。

    李蕾卻沒有給許立再開口的機會,已經一拳緊似一拳打向許立。許立暗自搖頭,看來今天這一仗不打是不行了,可這仗卻是打得有些憋氣。勝了,頂多是乘人之危,畢竟李蕾剛與胡天茂打了一場。可如果敗了卻是名譽掃地。雖然許立有十足把握不會敗北,但這種一點好處沒有的仗打得太沒勁了。

    好在李蕾雖然氣極,招招下了狠手,可她總歸是體力已經不足,所有的招式都已經有些變形,許立招架起來並不費力。但許立卻一時半會也不好還手,隻能任由李蕾步步緊『逼』。

    李蕾當然也知道自己就是最好狀態時都不是許立的對手,此時更不可能勝過許立。可要讓她認輸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幾十招過後,許立依舊是一招也未還擊,隻是招架。可許立越是這樣就越讓李蕾生氣!李蕾此時可是什麼狠招都使出來了,但還是傷不到許立,反而自己連續兩場大戰,已經感到手腳無力,氣喘噓噓,再打下去,恐怕不用許立反擊,自己就得累倒趴在地上。想想自己一個女孩子,主動挑戰許立,最後人家卻一招未出,自己累倒在地上,那以後還有什麼臉麵見人?

    李蕾這個武癡還未發覺,自己自從軍以來,好像還是第一次在交手時想到自己是女孩子,想到了自己的麵子問題,看來許立對李蕾的影響還真是不小。

    李蕾眼見麵子保不住了,幹脆就徹底不要了麵子,與其最後讓許立毫發無傷的勝利,而自己卻累倒在地,還不如拚了,就算是倒下也得在許立身上留下點痕跡才能出了胸中這口惡氣!當下李蕾竟如瘋子一般,已經不再講究什麼招式、規矩,如同一般的潑『婦』似的,撲向許立,發誓要在許立身上留下幾拳才肯罷休!

    許立卻注意到李蕾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不僅包含了幾絲憤怒,更多的卻是一種委屈、肯求。許立也當過兵,當然能理解李蕾的心情,她可以被人打敗,卻不能自己倒地認輸,這就是一個好兵的信念!

    看著李蕾眼含淚水,毫無招法的撲向自己,許立暗自搖頭,看來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許立故作招架不及,硬挨了李蕾幾拳,不過此時李蕾已經氣力耗盡,幾拳打在身上已經毫無殺傷力,隨後許立輕輕抓過李蕾,一個標準的大摔,將李蕾整個人抓起後又輕輕扔在地上。

    李蕾倒在地上已經沒有了自己爬起來的力氣,大口喘著粗氣。雖然敗了,但總歸不是自己倒下,也算是保住了幾分麵子。此時的李蕾對站在自己身前的許立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心情,不知到底是痛恨多點兒,還是感激多一些。

    許立卻不知道李蕾的複雜心情,看到李蕾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麵含微笑,伸出大手,要拉李蕾起來。

    李蕾看著許立寬厚的大手,呆了一下,才伸手握住許立的手,不過此時李蕾的臉上卻突現紅霞。許立輕輕將李蕾拉起,可李蕾卻有些雙腿發軟,站立都有些吃力,整個人基本都靠在許立身上。

    許立當然不能將李蕾推開,也顧不得四周異樣的目光,小心的扶著李蕾走向各位老爺子。

    胡天茂忙從一邊拉過一把椅子,林婉兒和李蕾的父母也上前幫著許立將李蕾扶到椅子上坐好,許立見有人幫忙,才鬆了口氣。畢竟自己也是有老婆的人了,跟人家一個大姑娘這樣拉拉扯扯的傳出去也不好聽,更對李蕾名譽有損。

    見許立自覺的退到一旁,李蕾的母親段淑蘭還是暗暗瞪了許立一眼。雖然許立剛才的表現可以說是謙謙君子,但曾聽林婉兒說起過許立的事兒,段淑蘭一直對這個花心的許立沒什麼好感。更何況自己女兒在人家手下吃了虧,做為母親,段淑蘭當然更不可能對許立有什麼好臉『色』。

    不過當著外人的麵兒,段淑蘭也不能把許立怎麼樣,瞪了許立一眼後,便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女兒身上,生怕女兒吃了什麼暗虧,受了什麼暗傷。上上下下將女兒檢查了一遍後,段淑蘭見女兒隻是脫力,這才放下心來,可還是守在女兒身邊,怕女兒再吃什麼虧。

    段淑蘭愛女心切,卻讓李蕾麵紅耳赤,剛才還是一副鐵娘子的樣子,在段淑蘭手下卻成了嬰兒一般,這讓李蕾的麵子往那兒放?可李蕾卻因為脫力,根本無法反抗。

    

Snap Time:2018-01-23 06:20:32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