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七十三章虎頭蛇尾

  
  第七百七十三章  虎頭蛇尾
  許立見李蕾一直瞪著自己,心中一虛,甚至連句場麵話也沒交待,隻是急急道了聲:“對不起,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抓起自己的手包,轉身就走!甚至連身後大聲叫著自己的肖柔也沒敢理會。
  看到許立落慌而逃,除了李蕾外,其他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在那堙C剛才兩人幾次打鬥,隻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來,許立占據著絕對上鋒,如果他不是手下留情,李蕾恐怕早就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來了了。可這時逃跑的怎麼會是許立?難道剛才兩人的交手許立吃了什麼暗虧,竟然連句話都來不及說就急急忙忙的跑掉了。
  而李蕾站在那堿搧蛦\立落荒而逃,真是又氣又羞,差點沒昏過去。不過停了手,李蕾才發現自己現在兩腿都在發軟,甚至連站著的力氣都要沒有了。忙一招手,道:“婉兒、大山,過來扶我!”
  林婉兒和李蕾本就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所以她對人再怎麼冷淡,對李蕾的要求也不會拒之不理。聞言,忙站起來,和田大山一左一右扶住李蕾。林婉兒看了看李蕾,雖然沒有說話,但看得出她對李蕾還是十分擔心的。而田大山早就叫道:“要不先坐下歇會兒吧!”
  “送我回家!”李蕾說完這句話好像已經使盡了全身的力氣,整個人幾乎都要倒在田大山身上。田大山和林婉兒聽了李蕾的話,知道李蕾『性』格倔強,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隻好扶起李蕾也往外走。
  林婉兒走前隻是回頭向眾人看了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田大山回頭朝眾人傻笑了幾聲,道:“明天咱們再聚!”說完兩人扶著李蕾走出了房間。
  屋子堸有悀U齊天、花榮和肖柔三人,剛才還火爆十足的場麵一下子冷清下來。肖柔瞪了大哥一眼,道:“這就是你讓我看的好戲?”說完提起小包也走了。
  齊天和花榮坐在沙發上坐了半天,花榮才道:“這算怎麼回事啊?開始倒是挺火爆的,可最後怎麼虎頭蛇尾的就結束了?這到底是誰贏了?咱們還能不能治住田大山了?”
  齊天搖搖頭道:“算了,這事兒就別提了!就算是許立贏了,可對李蕾那個瘋婆子,贏了又有什麼用?隻能是被她纏死!看來許老弟今後可是自求多福了!”
  當李蕾被林婉兒和田大山送回家時,正好李蕾的父母也都在。看到女兒憔悴的樣子,二老忙從田大山和林婉兒手中接過女兒,將女兒小心的扶到沙發上坐下,才擔心的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小蕾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媽,我沒事兒,就是累得,你扶我上樓,讓我好好睡一覺!”李蕾剛才在車上總算恢複了向分力氣,不然恐怕解釋的力氣都沒有。
  李蕾的母親段淑蘭坐在李蕾身邊,一『摸』李蕾身上竟都濕透了,急道:“你到底幹什麼去了,怎麼把衣服都弄得濕透了?明天還要相親呢,你可注意點兒身體!”
  “媽!相親的事兒提都不要再提,你要是再『逼』著我去相親,我就再也不回家了!”李蕾一說起相親的事情,不知為什麼,腦海中竟會浮現出許立的影子。
  看到女兒真的生氣了,李蕾的母親段淑蘭當然知道女兒的『性』格,也不敢再『逼』她,隻好道:“好,媽再也不『逼』你了,不過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總得說明白吧,不然怒要擔心死了!”
  “沒事兒,就是跟人切磋了幾場,有些脫力了,明天就好了!”
  李蕾的父親李忠國一聽李蕾又與人動手了,有些擔心的道:“你沒把人家打壞吧……”知女莫若父,李忠國對自己女兒的身手可是十分清楚,在老爺子的教導下,李蕾可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把自己沒有繼承下來的家傳武學更加發揚光大,平時與人交手,就是十個八個特種部隊的尖子也不是女兒的對手。今天能把女兒累成個樣子,還指不定是與多少人切磋呢,可千萬別傷了人才好。
  “爸!你說什麼呢!你女兒現在身上還疼呢!今天你女兒可是被人家給打傷了!”李蕾一聽李忠國的話,不滿的道。
  段淑蘭一聽女兒被人打了,忙在女兒身上『摸』了半天,邊『摸』邊道:“傷了那兒了?嚴不嚴重?要不要上醫院?”
  李蕾當然不會告訴母親詳情,難道還要讓她說自己屁股都要被人打腫了?又當著田大山和林婉兒的麵,這也太難為情了。“媽,我沒事兒,就是挨了幾下,都不重,休息兩天就好了!”
  李忠國也好奇的道:“有人把你打傷了?你是又去找那些人去了,還是他們一群人打你一個?”李忠國口中所說的那些人,就是軍中技擊排在前十的家夥。不過那些家夥現在大多都在軍中任職,也沒聽說他們有人回京城啊!
  “都不是,他好像根本就不是軍人,不過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是大山給我找來的對手!”李蕾到此時才發現,自己別說對方的身世、職位,就連對方的姓名都不清楚,隻知道打得過癮,隻好將田大山交待出來。
  “伯父,今天跟表妹交手的叫許立,不是咱們這個圈子堛漱H,是鬆江省駐京辦的主任……”一聽李蕾提到自己,田大山忙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隻是田大山對許立也知之甚少。
  “許立?這個名字好像很耳熟!不過他真的能比你還要厲害?”李忠國聽後皺眉道,他還是有些不也相信自己女兒竟會敗在一個無名小卒手上。
  “叔叔,這個許立跟胡開泰老爺子關係非同一般,聽胡家人說,許立曾跟胡老爺子學過幾天功夫,不過胡老爺子卻不肯收他為徒,隻說是忘年交!”林婉兒可是對許立作過調查,而且又是麵對長輩,便多說了幾句。
  “啊!想起來了!想起來了!原來是他!我說怎麼這麼耳熟!”李忠國恍然大悟道。對於許立這個名字他當然聽過,可是沒有見過許立,所以也就是耳熟,一聽林婉兒提起胡老爺子,一下子想起來了。
  

Snap Time:2018-10-17 19:40:20  ExecTime: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