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六十六章不慎走光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不慎走光

    李蕾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可大家都聽出來了,這說的就是齊天。可憐齊天在外麵號稱太子爺,可今天卻被一個女人說得一無是處,如果傳出去,他恐怕都沒臉見人了!齊天鐵青著臉看著李蕾,表示自己的不滿。可李蕾卻毫不在意,小聲道:“怕人說?怕人說就爭點兒氣啊!別搞得像個欲求不滿的怨『婦』似的看人!”

    “撲哧!”坐在齊天身邊的花榮實在是忍不下去了,笑出聲來。跟齊天混在一起也有二十多年了,還是頭一次聽人這麼說齊天,幾乎就是把齊天說得一無是處。

    “某人還有臉笑?整天花天酒地,開個娛樂場所也是不幹不淨,整個兒就是個古代版的龜公!”李蕾說起花榮更是嘴不毫不留情。這也怪不了李蕾看花榮不順眼,剛才李蕾進這家人間仙境後,就被別人誤認為是這的小姐,在大堂就被兩個男人『騷』擾,進了電梯,遇到的男人更過份,整個就是一『色』鬼,竟然對李蕾動手動腳,還恬不知恥的問李蕾一晚多少錢!這可把李蕾氣壞了,那個男人此時恐怕還在電梯躺著呢,就算及時送到醫院,恐怕也得留下點兒殘疾。

    剛才還偷笑不已的花榮一下子傻了,難道自己在別人眼就是這麼個形象?這也實在是太丟人了!怎麼說自己也是億萬富翁,家權勢在全國也是數得上的,可自己就成了別人眼的龜公?看來這家人間仙境也沒什麼意思了!

    齊天和花榮算是徹底被李蕾打敗了,不過李蕾的話也確實讓兩人若有所思,自己也不小了,難道這輩子真的就這麼混下去?

    許立看著齊天和花榮,雖然大家也算是朋友,可雙方身份、地位擺在那,自己怎麼也不敢像李蕾這樣直言不諱,希望今天李蕾的當頭棒喝能讓兩人清醒吧!

    李蕾說完了齊天和花,又突然看向許立。不過對於許立,李蕾卻根本不認識,也從沒聽人提起過。李蕾突然想起田大山打電話說是有人要與自己以武會友,難道就是眼前這個人?李蕾又仔細打量了許立兩眼,卻發現許立麵『色』白白淨淨,手上也沒有什麼老繭,應該不是什麼強人吧!

    “大山,你不是說有人要與我以武會友吧,人呢?”

    田大山坐在那,看著齊天和花榮吃癟正在高興,可一聽李蕾提起以武會友,臉『色』卻一下子垮了下來。花榮看了一眼田大山,自己被李蕾罵作龜公,說到底還不是這個田大山挑起的,有機會報複田大山,當然不會放過。也顧不得剛才丟的醜,花榮一下子站起來,道:“不是什麼以武會友,就是想請你來做了見證!剛才田大山跟我兄弟切磋,最後敗了!按照他們事先說好的,如果大山輸了就得承認我朋友與他爺爺同輩……”

    沒等花榮說完,李蕾已經一瞪眼,衝向花榮,同時抬腿,準備讓花榮去醫院好好歇歇,省得他竟然敢當著自己的麵兒口不擇言!要知道自己李家和田家也算是姻親,如果田大山憑空矮了兩輩,那自己豈不是也矮了兩輩?以後自己還怎麼出門見人!這個花榮竟然敢占自己便宜,當然得好好教訓教訓他!

    其實這也怪花榮『性』急,沒說說清楚,更沒有提起胡家的事情,讓李蕾誤會,以為花榮就是要白白占田大山和自己的便宜。

    就在李蕾的腳將要落下時,花榮甚至已經看到那粗細不過小手指,卻有十米厘米高的高跟鞋鞋跟將要在自己臉上留下永久痕跡時,一隻大手憑空出現,擋在了花榮臉前。而李蕾的腳也正好落入這隻大手當中。

    當一切都停下來時,場中眾人卻都驚呆了,而許立更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某處,不知該如何是好。原來李蕾的火爆脾氣讓她忘了今天穿的竟是緊身晚禮裙,當她抬起腳踢向花榮時,裙子下擺緊箍在腿上,才讓她驚醒過來。好在裙子質量過關,而且彈力較大,才沒有把裙子撐破。不過李蕾卻也沒有就此停下來,她根本就沒把花榮當盤菜,憑自己的速度,怕是沒等他看清什麼,就已經將他打翻在地。

    可沒想到今天竟會遇上許立這麼個強勁的對手,能夠在她落腳的一那竟將她的腳接住。更可怕的是自己這一腳雖然沒有用盡全力,頂多也就三分力左右,可就是這三分力也至少有幾百公斤的力道,竟被人家一手接住,竟無法動彈分毫。更讓李蕾大窘的是在定格的這一那,自己原本及膝的晚禮裙已經上縮到大腿根部,竟連自己黑『色』縷空的『性』感內褲都無法遮蓋。

    而與李蕾近在咫尺間的許立不但清楚的看到李蕾白晰、強健的大腿,『性』感的內褲,就連內褲邊上幾根調皮、微卷的『毛』發也看得一清二楚。許立雖然知道自己不該看,可男人本『性』在這一刻得到充分發揮,眼睛根本就不受許立的控製,竟盯著看了半天。

    在場的所有人都傻了。過了足有一分鍾,還是許立最先反應過來,一把鬆開李蕾的腳踝,自己也拉著花榮後退了幾步,離李蕾遠遠的,生怕李蕾發起彪來,找人拚命。

    李蕾雙腳落地的一那,整個臉已經紅得發燙!甚至全身都是一片粉紅!自己長大後,還從來沒有那個男人看過自己私密之處,二十多年的清白身子,今天竟然便宜了那個臭男人!不過李蕾此時雖然羞愧難當,但卻沒有立即找許立拚命。說到底,其實也不能全怪人家,誰讓自己平時除了軍裝就是休閑裝,基本就沒穿過裙子,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的傻事兒。不過讓李蕾感到可氣的是這個男人竟然抓著自己腳踝呆了半天才放下,這不是誠心看自己出醜嗎?

    李蕾從參軍後與男人打交道的時侯本就不多,而那些男人或是自己自己長輩,或是自己領導,也從來沒有人用那種充滿侵略『性』的目光看過自己,所以此時李蕾雖然是又羞又氣,可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為自己討回公道。

    

Snap Time:2018-06-25 21:22:13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