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五十六章初見山豹


    第七百五十六章  初見山豹

    齊天接到許立的電話,頓時哈哈一笑,道:“你先來人間仙境吧,我在十八樓的虎躍居等你,到時給你介紹幾個新朋友!”

    許立不用問也知道,齊天口中的新朋友必然包括鑽山豹田大山,看來齊天是誠心拿出自己當擋箭牌,想要占田大山的便宜。不過許立隻是對這個田大山頗為好奇,卻並沒有什麼好怕的,再說又有胡家的關係在那兒,不管怎麼折騰,也就是一笑而過,權當多交個朋友。

    許立也沒敢開車,他知道今天晚上見了齊天和田大山等人,這酒是少不了的,怕喝多了出什麼意外,而崔林又被派去保護文天,許立出門打了輛出租車直奔人間仙境。

    到了人間仙境大廳,大堂經理馬上迎了上來,為許立一邊引路,一邊道:“許少,齊少他們都在樓上等您,請您跟我來!”

    許立還是頭一次聽人叫自己許少,多少有些驚訝,但在這種娛樂場所,叫名字不尊重,叫職位太正式,這個許少倒是恰到好處。

    跟著經理坐電梯直接上到十八樓,一出電梯就見到上次曾找過自己麻煩的春哥正站在走廊來回巡視,而且在走廊中每隔三五米就有一名壯漢站在那,看來齊天也十分注意自己的安全,不然也不會出門帶這麼多保鏢。

    春哥看到許立卻沒有了上次見麵的囂張,不過也沒有主動上前示好,隻是衝許立點頭示意,看來他是對上次的事情還心存芥蒂,也怕許立再找茬教訓他一頓。他現在可知道自己老大跟許立稱兄道弟,就算打自己一頓,也是白打。

    許立也沒有為難春哥的意思,微微一笑,跟著大堂經理直奔虎躍居。在門口,大堂經理敲門後推開房門,請許立進去,可他卻沒有這個資格,乖乖退回大堂值班去了。

    許立進了虎躍居,卻發現齊天最為喜愛的虎皮紅木椅上坐著的卻不是齊天,而是一個沒見過的壯漢。再看虎皮紅木椅對麵的沙發上坐著兩人,正是齊天和有過一麵之緣的花榮。

    齊天一見許立,頓時哈哈大笑,站起來迎接許立,道:“老弟你可來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

    花榮也是一臉笑意的站了起來,跟著齊天走向許立,唯有坐在虎皮紅木椅上的那個壯漢不但沒有起身,反而一扭頭,裝做沒看見許立。

    “這就是花榮,也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這就是我和跟你提起的許立!”齊天說完又一指坐在虎皮紅木椅上的壯漢道:“那個就是田大山!田大山,還不過來見過你的長輩!要是讓你家老爺子知道你這樣,小心屁股開花!”

    田大山見齊天點名道姓的叫自己,當然裝不下去了,再說田家家規甚嚴,對長輩不敬可是大過。別看田大山的太爺爺田老根是土匪出身,可自從參加了『共產』黨以來,一直怕別人提起這段往事,丟了麵子,對子女教育越發嚴格,甚至比那些世家還要講究。同時田家可以說是軍旅世家,在家中也是軍隊管理方式,田大山小時侯因為頑皮,隔幾天總會闖禍,屁股就沒得過安生,有時在學校都不敢坐椅子,這早已被齊天等人當作笑談講了十幾年。

    田大山冷哼著站了起來,來到許立麵前。兩人麵對麵的站在一起,許立才發現這個田大山一米八九的身高,二百餘斤的體重,確實會給人一種壓迫感。不過那是對普通人而言,對於許立來說,一切都如輕風撫麵,根本沒有任何感覺。

    田大山看到比自己矮了半頭的許立麵對自己不但沒有緊張,反而一笑,心中更加不滿,可他卻不敢惡語相向。齊天早已把許立的身份,與胡家的關係告訴了田大山。田大山作為田家這一代的長子長孫,當然知道自己家族的曆史,說起來自己還得管胡開泰胡老爺子叫聲太爺爺,如果許立真的是胡老爺子的徒弟,那可就成了自己爺爺輩,要是被親爺爺知道自己敢對長輩不敬,非得扒了自己一身皮不可。

    但看許立年紀還沒自己大,要自己管他叫爺爺,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還不如直接一槍打死自己算了,自己可丟不起這個人啊!

    “你就是許立?”田大山見氣勢上嚇不倒許立,開口叫道。

    許立點點頭,笑道:“你就是田大山?久仰大名!你不用在意齊哥的話,我雖與胡老爺子有師徒之實,卻無師徒之名,所以咱們也不用那麼嚴肅,看你年紀比我大,就叫你一聲田哥,你不見怪吧!”

    許立的話讓田大山一愣,沒想到自己準備了半天的氣勢沒壓倒許立,許立卻主動示弱,不但沒有擺出長輩的架子,反而願意叫自己一聲田哥,不用叫一個比自己小了十來歲的人爺爺,田大山當然高興。剛才還寒若冰霜的臉馬上轉暖,洋溢著笑意。

    可一邊的齊天卻不會這麼輕易放過田大山。這個田大山從小就在他爺爺和父親的訓練下長了一身的肌肉塊,而這麼多年與齊天、花榮等人的交往中,他總是仗著自己魁梧有力,不經意間就把齊天和花榮等人捏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直到剛才大家見麵時,這個田大山又給了齊天和花榮一個熊抱,將兩人差點勒斷氣,才放下二人,所以齊天當然不會放過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一定要讓田大山比自己矮幾輩才好。隻要重新確定了輩份,以田家的家規,他下次再見到自己,看他還敢不敢故意折磨自己。

    “不行,不行!輩份這種事怎麼能『亂』套!許立,你今天要是跟田大山稱兄道弟,那你下次見了田家老爺子你又怎麼稱呼?等你回鬆江,胡老爺子難道還能因為你也憑空矮了幾輩?不行,不行,這種事一定要講請楚!”

    花榮也在一邊加油添醋的道:“齊天說得不錯,許立,總不能因為你一個人讓胡家和田家的輩份徹底『亂』了,我看還是講清楚比較好!”

    

Snap Time:2018-07-21 05:58:45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