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五十五章麵授機宜


    第七百五十五章  麵授機宜

    “朱叔,我……”馬俊鬆剛想開口詢問,朱老爺子擺擺手道:“俊鬆,看來你還是不夠成熟啊!剛才文天和那個許立進來時,我沒有讓廣臣提前打招呼,就是怕你『露』出什麼破綻,不過現在看來效果還不錯,那個文天恐怕真的被我說動了,隻是那個許立有些麻煩,我看他的表情,怕是已經看出一些。”

    “朱叔,憑您老想要對付文天還不是一句話的事?他全是靠著張聞天才上位的,可如今張聞天已經徹底退到二線了,您老還有什麼顧慮?”

    “張聞天?他不過是個過了氣侯的老頭子罷了!當時我之所以讓文天當上省長,就已經是看在張聞天曾經與我共事過的麵子上。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力捧文天上位,對我們也是十分有利,這個文天當鬆江省省長,總比中央再派去個省長強吧,如果中央真派去個那個世家的子弟,你可就更麻煩了!我本以為張聞天退居二線後,他文天在中央也沒有什麼要基,憑你要降服這個文天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誰知道你這一年來確實讓我有些失望了!”

    聽了朱老爺子的話,馬俊鬆低下了頭,不過在他心頭卻不有些不甘。既然你老爺子已經早有打算,為什麼不早點下手,如果在文天剛上任時,你老爺子說句話,他文天還有跳得這麼歡?

    朱老爺子仿佛也看出了馬俊鬆的不服,道:“你以為一個文天會讓我有什麼顧忌?我顧忌的是秦家平和肖克!秦家在鬆江不顯山不『露』水,可他秦家在中央卻有著不薄的根基,更重要的是他秦家與林家已經是世交,可以說是一家人,咱們要是得罪了秦家平,而引出林家『插』手,到時就更麻煩了!還有那個肖克,他堂哥可是政治局常委。可他們兩人偏偏與文天搞一起,我本以為以你的手段應該很容易將他們分化,可這一年來,你不但沒有分化他們,反而讓他們的聯盟更加牢固,此時再想破壞也已經晚了!”

    “朱叔,難道咱們真的就這麼妥協了?有這個文天在鬆江一天,我怕是很難掌控鬆江大權啊!現在我在鬆江的命令甚至已經出不了省委,就是在省委內部,也有不少文天他們的死忠派,我真是有些心力憔悴!”馬俊鬆不斷訴苦,希望朱老爺子能親自出手,懲治文天,以求奪回鬆江大權。

    朱老爺子當然也聽出馬俊鬆的意思,不過卻歎口氣道:“唉,你以為我不想幫你嗎?可惜當初顧慮太多,不然也不會到今天的地步!如今再想動這個文天,已經晚了,他已經成了氣侯了!”

    馬俊鬆以為朱一鳴是說文天已經在鬆江站穩腳跟,再動手已經晚了,如果真的要強製讓文天讓權,恐怕會引起鬆江的地震。可如此以來馬俊鬆卻是心有不甘,又道:“朱叔,既然文天現在動不了,那就拿剛才來的許立動刀……”

    沒想到馬俊鬆的話讓朱老爺子一瞪眼,喝道:“糊塗!我知道你受了這個許立不少閑氣,可你以為這個許立真的隻是個無關大局的小卒?”

    馬俊鬆被喝得一愣,才道:“這個許立家世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如果不是認了文天這個大哥,他現在也不過是個科級幹部而已,難道他也動不了?”

    “你啊!看來你在鬆江真的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難道你不知道這個許立在京城跟齊家的齊天稱兄道弟?”

    “齊天?齊家的齊天?”馬俊鬆當年也是京官之一,當然知道齊天,別看現在已經是省委書記,可一提起齊天,他還是忍不住一驚,隻因為當年齊天在京城的名聲實在是太響了。

    “你知道今天文天和那個許立都去拜訪過誰嗎?齊家、唐家、林家他們兩人都去了,而且可以說在這三家都受到了熱情招待!你又知道這三家為什麼會如此待見文天?都是因為許立的原因!不然你以為我剛才為什麼會讓廣臣親自去接他們?這不是看在文天的麵子,那是看在許立的麵子!這個許立在京城可是比文天更有麵子,就連齊家、夏家兩家的老爺子都要親自請他吃飯,你知道嗎!”

    “啊!這個許立真的有這麼大的能量?”馬俊鬆不由得強大了嘴,他不敢相信朱老爺子說的是真的。

    朱老爺子沒有再解釋,反而是坐在一邊的朱廣臣開口道:“千真萬確!這個許立與齊家小孫女肖柔是大學同學,又與齊天稱兄道弟,可不知道為什麼齊、夏兩家的老爺子竟也如些待見他。而唐家則是年初你們鬆江省駐京辦大『亂』時,因為英凡的事兒欠了許立一個人情,至於林家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竟也與許立關係不錯。他們家號稱冰美人的林婉兒竟也親自出麵招待了文天和許立兩人,所以說現在你可千萬不能再打許立的主意,一個不好,怕是會惹火燒身!”

    “難道我這個鬆江省委書記就隻能當個擺設?卻不能有任何動作?”馬俊鬆當然不甘心,可如果文天和許立真的在京城找到後援,不論是齊、唐、林家三家的那一家,別說自己,就是朱老爺子親自出麵,恐怕也不夠看。

    朱老爺子往後一靠,道:“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個局麵不會太久的,中央也不會看著鬆江繼續『亂』下去,總會有個解決辦法!不過在這之前,你卻不要激怒他們。希望這個文天能夠被我剛才的話所激勵,放棄與你的爭鬥吧!”

    話說到這兒,馬俊鬆也是無話可說,連朱老爺子都沒有辦法,自己在鬆江鬥不過人家,在京城也沒有了優勢,還能怎麼樣?隻能繼續忍下去,而且還得比以前更加忍讓。

    而此時文天和許立也已經回到了鬆江賓館,文天讓許立給他備車,直接去見老朋友,許立送走文天後,才拔通了齊天的電話,問齊天到底有什麼安排。

    

Snap Time:2018-07-17 21:53:17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