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五十一章京城朱家


    第七百五十一章  京城朱家

    “大哥,齊天也就是看我曾救過他妹妹,才會如此待見我,可千萬別開這種玩笑啊,要是被他們兄妹聽見了,我可就慘了!”許立雖然聽出文天的意思,但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會當麵承認這種事。

    文天聽了哈哈一笑,道:“下午咱們再去林家看看,今天就沒有什麼事了。晚上我也約了幾個朋友喝喝酒,敘敘舊,你去忙你的事兒吧!”

    吃過午飯,兩人也沒有急著離開。畢竟去林家要看望的林老爺子今年也已經年近八十,中午總要休息一會兒。兩人怕打撓了人家休息,在酒店又喝了壺茶,看時間已經兩點多鍾,才離開酒店。

    兩人到了林家,許立先去與門崗交涉並出示了工作證,文天站在一邊本來並沒有抱多大希望,畢竟在齊家和唐家是因為許立的關係才能見到兩位老爺子,可卻沒聽說許立與林家有什麼交集,本以為今年也會與去年一樣,吃個閉門羹,卻沒想到那個門崗將電話打進去後,不到一分鍾,門內竟出來一人。

    那人出門見到文天和許立立即熱情的道:“兩位就是文省長、許主任吧,我是林老的秘書我姓徐,快快請進!”

    出來這人許立當然不認識,文天卻看著麵熟,去年好像就是這人出來告訴自己,說林老爺子並不在家,出外訪友去了,將自己打發走,可沒想到今天卻會如此熱情的邀請自己。

    文天道了聲:“徐秘書,有勞了!”文天和許立兩人跟著徐秘書一起進了門。可兩人在客廳卻沒有見到林老爺子,等著他們的竟是許立的一個熟人,正是上次曾見過的林婉兒。

    林婉兒依舊是麵如寒霜,但許立知道林婉兒對誰時都是這副模樣,『性』格使然,也不會挑禮。文天倒是聽說過冰山雪蓮林婉兒的名字,今日一見,才知道名不虛傳。

    林婉兒見徐秘書領著文天和許立進來,站了起來,表示歡迎。不過她的歡迎也就表現在嘴角微微上翹,再無其他動作。“兩位遠來是客,老爺子身體欠安,正在休息,便讓小女子接待二位,希望二位不要嫌棄!”

    文天上次連林家門都沒進來,那還會再挑禮,忙道:“老爺子身體欠安?是我們不知道,打饒老爺子了,希望老爺子能早日康健!”

    林婉兒輕聲道:“二位請坐!老爺子隻是遇感風寒,沒什麼大事兒。徐秘書,給兩位客上奉茶!”

    “那就好,那就好!”文天麵對林婉兒真的也有些不太適應,恐怕一般人在林婉兒麵前都會坐立不安。

    林婉兒轉頭又對許立道:“幾日不見,風采依舊!不知胡家太爺近況如何?我家老爺子也十分掛念!”

    許立知道林婉兒之所以會親自出麵接待自己和文天,恐怕就是為了問這句話,不然林老爺子無法見客,而以林婉兒的『性』格當然不會主動待客。“胡老爺子身體康健,每日在家兒孫繞膝,得享清福。”受林婉兒的影響,連許立說起話來也是簡短幹脆,沒有廢話。

    林婉兒點點頭道:“回去後替我向胡老爺子代好,過完年老爺子也會親自登門拜訪,到時還得勞煩許主任!”

    “應該的,胡老爺子對各家也都十分掛念,都去看看也好!”

    幾句話說完,場麵一片沉靜,林婉兒是習慣了這種冷清,可文天和許立卻不太適應,而麵對林婉兒這塊寒冰,兩人甚至找不出什麼話題談論。坐了幾分鍾,許立也看出文天的意思,站起來道:“婉兒小姐,那我們就先告辭了,請婉兒小姐幫我們問侯林老爺子,祝他早日康健!”

    林婉兒也沒有出言挽留,隻是將兩人送到門口,便由徐秘書將兩人一直送出大門。

    文天和許立回到車上,不約而同的長出了口氣,隨即兩人相視一笑,而對這種寒冰似的美女,確實有壓力啊!

    文天對於許立如何認識林婉兒事情並沒有詳問,反倒是許立主動說出望江胡老爺子和林家的關係,不禁讓文天感慨,在望江那個小地方,竟還有這等人物,隻可惜以文天的身份反而不適合前去問侯,好在有許立從中斡旋,聽許立的意思,與胡家關係密切,這對自己也有著說不盡的好處。

    因為行程順利,看看時間還早,文天便道:“咱們再去朱家看看,今天趕一些,以後幾天就能輕鬆些!”

    許立當然不會有什麼意見,不過對於文天所說的朱家許立卻並不了解,隻知道朱家在國內是僅次於齊、唐、林三大家族的一線世家,應該與原本聲勢正隆的王家相差無幾,不過許立在京城這段時間與朱家人並未有過接觸,更重要的是許立曾聽人說過,這個朱家正是馬俊鬆在京城的後台,馬俊鬆之所以能夠當任鬆江省委書記也就是因為有朱家幫忙。

    可眼下文天與馬俊鬆在鬆江爭得不亦樂乎,此時去拜訪朱家,不知道文天到底是如何想的。“文哥,咱們去朱家怕是不太合適吧!”

    其實要去拜訪朱家,也是文天臨時起意。剛剛拜訪齊、唐、林三家都受到了接待,這給了文天信心,如今他文天在京城也找到了強援齊家,才使得他有勇氣去朱家看看,畢竟朱家在國內也是一流世家,雖然他們一直在背後支持馬俊鬆,但文天卻不想把自己和馬俊鬆的矛盾擴大化,如果因此惹惱了朱家,就算自己有齊家幫忙,最後恐怕也不會有太好的下場。

    “去看看而已,最多被他們趕出來,難道還能把咱們吃了?”文天笑道。

    許立見文天也隻是抱著萬一的心態,才放下心來,自己這近一年來在京城確實有些朋友,與一些世家也建立了些交情,但這個朱家卻是許立一直沒敢接觸的世家之一,就怕自己熱臉貼到了人家冷屁股上,到時麵子上下不來。

    兩人開車來到朱家門前,卻見朱家門外停著幾部轎車,不過看車牌,隻是些普通車牌,應該不是朱家人的車。許立將車停在一邊,道:“文哥,看來朱家有客人,咱們還去嗎?”

    

Snap Time:2018-07-19 21:41:10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