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四十七章有子雲鬆

  
  第七百四十七章  有子雲鬆
  許立出了媔﹛A將剛剛給兒子想好的名字許雲鬆一說,沒想到四位才人也都是一楞,過了半響,範傑才笑道:“看來咱們還真是一家人啊!剛才我和你爸就想著孩子應該帶個鬆字,不管他走到那堻ㄓㄞ鈺璊F他是鬆江人,隻是最後一個字我們研究了半天,也沒有定論,你說的這個雲字不錯,我看就叫許雲鬆吧!”
  董晶卻嘀咕道:“這個雲是不是有些像女孩子的名?孩子長大了不會讓人笑話吧!”
  許成友小聲道:“別土氣了,雲字有什麼不好,古代三國時期就有關羽關雲長、趙雲趙子龍,宋朝嶽飛也給他兒子起名叫嶽雲,這些人那個不是響當當的好漢?”
  對於許成友說的這幾人恐怕國內不知道的還真不多,董晶當下也是無言以對,許雲鬆這個名字就被這樣定了下來。不過今天在坐的幾個人恐怕誰也想不到,他們一時間的決定,隨著許雲鬆的身份地位的不斷提升,使得雲鬆二字在幾十年後竟成了熱門字眼,普通百姓都希望自己家孩子的名字中也能帶上鬆、雲二字,跟著沾點貴氣、福氣,可也因此竟使得一時間重名的人大增,在學校埵悎v隨便叫一聲李雲鬆,同一班級中竟也會有三四個人同時站起來。最後國家竟不得不出台一條強製規定,嚴禁有人以雲鬆二字為名,不然全國同名同姓的人實在太多,根本無法分辨,不好管理。
  當天夜堙A許立將其他幾位老人都送走了,又回到病房內。此時孩子已經安靜的睡著了,許立坐在範玉華的床前,看著範玉華。
  範玉華知道許立是什麼意思,恐怕是想跟自己攤牌了。不過範玉華並不緊張,她早就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不然她也不會等到孩降生才跟許立談起這些。
  “玉華,我對不起你!”許立剛開了個頭,範玉華卻立卻捂住許立的嘴,道:“不是的,你並沒有什麼對不起我的,你跟那個計春梅早就認識了,孩子今年都已經五歲了,說起來,我才是第三者!我今天中午說要見她並沒有其他的意思,隻要想跟她好好聊聊,她為你做出了如此大的犧牲,一個女人在外帶著孩子那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我今天也當了母親,當然能體會她的心情,就算你不能給母親一個身份,可你總得給孩子一個說法,不然孩子長大了會記恨你的!”
  聽到範玉華如此善解人意的話,許立心中的不安消除了許多,想起這些年計春梅一個女人帶著計平漂泊在國外,雖然自己能保證她衣食無憂,可誰又能了解到她內心的苦楚、孤單和寂寞?
  “給我講講你和她的故事好嗎?我想知道!你放心,我不會嫉妒的,我隻是想多了解這個偉大的女人、偉大的母親,將來見麵才能好好感謝她對你的寬容和理解!”
  對於範玉華的要求,許立真的無法拒絕。話都已經說開了,如果許立再藏著掖著,反而更顯得無恥。這一夜範玉華除了起來喂了兩遍孩子外,就靜靜的半偎在許立懷堙A聽許立講起他與計春梅的故事,與呂靜、與肖柔的故事。直到天邊放亮,許立才講完自己與這三個女人的糾葛。
  許立將這些埋在自己心底的事情講出來,隻感到自己頓時輕鬆了不少,秘密藏在心中,確實會讓人有一吐為快的感覺。更重要的是範玉華聽後雖然並沒有明確表態,但也沒有大吵大鬧的要自己與她們徹底斷絕來往,隻是默默無語,這就已經讓許立感到滿足了。
  畢竟如今是社會主義新社會,已經不是封建社會了,現代的女『性』都是知識新女『性』,範玉華能夠如此理解自己,已經是僥天之幸,難道還非得等範玉華親口說出讓自己討三房四妾的話來嗎?
  範玉華沉默了半天,才道:“許立,我隻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不管什麼事我都會答應!”
  “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能不要我,我都是你的妻子!”
  “放心,我發誓,你就是我這一生一世的妻子,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情!”許立聽到範玉華隻提出這麼一個簡單的要求,當然立刻起誓。
  “嗯!”範玉華一夜沒睡,也有些累了,躺在床上,道:“天都要亮了,你也睡一會兒吧!”
  許立已經一連幾天沒有休息,前幾天是擔心範玉華能否順利生產,可昨天範玉華的話讓許立提心掉膽整整一天,將自己的秘密都講出來後,許立緊張的心情才終於得到舒緩。看範玉華躺在床上準備睡覺,許立也到範玉華旁邊的床上和衣躺下,準備休息一會兒。
  可背對著許立的範玉華卻突然道:“有機會帶我見見她們,我想跟她們聊聊!”
  “啊!”許立聽了範玉華的話,半天沒有閉上嘴,他不知道範玉華到底是什麼意思。看來許立這幾天是別想好好休息了,不過這一切也是他咎由自取,誰讓他總是當斷不斷,藕斷絲連,此時終於吃到了自己種下的惡果。
  此後一段時間,許立都圍在範玉華的身邊照顧他們母子。範傑看到許立和範玉華夫妻倆感情甜蜜當然是樂在心中。不過範傑也早看出來,許立開始一段時間情緒不高,甚至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覺。
  範傑當然不會跟許成友等一樣,以為許立是初為人父心中緊張。畢竟範傑知道許立在國外還有個兒子,已經五歲了。那許立這段時間的表現就隻有一個原因,就是女兒跟許立攤牌了。
  雖然範傑不知道範玉華到底是怎麼跟許立的說的,但看許立對範玉華百般體貼的樣子,看來女兒還是很有辦法的。至於許立外麵的情人,範傑也不想追究,更重要的是他也不敢追究,如果事情真的鬧開了,讓外人知道齊家的孫女兒竟然跟一個有『婦』之夫搞在一起,壞了齊家的名聲,自己區區一個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可承受不起齊家的怒火。
  

Snap Time:2018-10-24 11:29:24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