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四十六章惚若失魂


    第七百四十六章 惚若失魂

    雖然範玉華與許立結婚後,再也沒聽許立提起過這個女朋友,但範玉華早就明白許立恐怕不會隻屬於自己一個人。甚至自己能夠與許立名正言順的結婚都已經是萬幸,不然也許自己才是那個所謂的情人。

    當時範傑看到範玉華的表情卻很奇怪,女兒沒有自己想象那般大吼大叫,更沒有失去理智,反而十分冷靜的安慰自己。當範玉華將原因講明後,範傑了鬆了一口氣。

    雖然許立在外在有情人的事情範傑也十分氣憤,但事情已經發生,連兒子都已經五歲,恐怕比許自己女兒相識的更早,也就沒有理由過多的責怪許立。更何況另外兩個與許立不清不楚人,那個呂靜也就罷了,不過是普通家庭,但肖柔卻是連範傑也惹不起的人物。如果自己女兒非得找人家去鬧,把人家惹急了,吃虧的恐怕還是自己女兒,甚至自己也可受到牽連。

    範玉華雖然早就知道這些事,但直到今天兒子降生才與許立攤牌,也是有所考慮。畢竟聽父親說,在英國的那個女人已經給許立生了一個兒子,如果說得太早了,鬧將起來,別說無法讓許立回心轉意,恐怕許立的父母反而會『逼』著許立與那個女人奉子成婚,那自己豈不是將正牌夫人的位置拱手他人?範玉華自問自己根本離不開許立,不然當初也不會聽許立說已經有女朋友還與他糾纏不清。

    可今天卻不一樣,兒子已經降生,自己也有了倚仗,更何況自己才是許立的名媒正娶的妻子,當然要『操』持好這個家,對許立的那些情人,範玉華認為自己也有責任幫許立管好,省得許立將來在關鍵時刻後院起火,影響了許立的前途。

    更重要的是,範玉華也聽說了肖柔的事情,不但與許立是同學,更是國內齊家的孫女兒,範玉華覺得當初許立說的那個在國外留學的女朋友就應該是這個人,也許自己正是搶了人家的位置。範玉華自問自己家世雖然不錯,可與齊家相比,恐怕連根『毛』都算不上。所以範玉華才想讓許立把計春梅找來,大家見見麵,最好是能結成同盟,至少在將來,如果真的無法阻止那個肖柔與許立相好,也要有自保的能力,起碼自己這個正牌妻子的身份不能被別人奪走。

    範玉華將要說的都說完了,也不管許立在那呆若木雞的樣子,在許立腿上尋了個好位置,閉上了眼睛,片刻功夫就睡著了。

    許立聽著範玉華均勻的呼吸聲,知道範玉華已經熟睡,可看著範玉華的疲憊的樣子,許立卻心生感慨,這還是自己那個單純可愛的妻子嗎?竟然能將這麼大的事情忍到今天才跟自己說明,她到底背地流了多少淚,受了多少委屈?

    這時許立的母親董晶和範玉華的母親一起回來,兩人提著大包小包的水果、『奶』粉、點心、雞蛋,都是為範玉華和剛剛降生的孩子準備的,生怕虧了兩人。

    兩人一進屋,看到範玉華枕在許立的腿上睡得正香,相視一笑,看來這對小夫妻的感情還真是深啊!兩人不敢打擾這對小夫妻,將東西輕手輕腳的放在外屋,便都坐在那張不大的嬰兒床邊,看著孩子。其實剛出生的嬰兒連『毛』發都還沒長全,一臉的褶子,那有什麼好看的。可這畢竟是自己家孩子的骨肉,兩人可以說是越看越心喜,不斷的誇著孩子。

    許立小心的將範玉華扶下自己的大腿,放在枕頭上,他出了屋,跟母親和嶽母打了聲招呼,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病房,來到走廊,點了支煙,目光虛無的看著窗外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流。這一呆就是半下午,直到母親出來叫許立,說小華醒了,在找他,許立這才收拾心情回到病房。

    範玉華此時正抱著孩子喂『奶』,臉上疲憊的神『色』已經消失,換之而來的是一種母『性』的光輝。看到許立微微一笑,又低頭去逗弄孩子。

    許世友及範傑此時都坐在外間,範玉華在屋給孩子喂『奶』,兩個大男人當然不好進去,隻好坐在那兒閑聊,不過兩人那有什麼共同語言,此時的唯一話題也就是這個剛剛降生的孩子。而董晶則和範玉華的母親在間幫著範玉華。眾人看到許立傻愣愣的站在門口,都是一笑,以為許立年青,又從來沒有當過父親,看到孩子當然會有些不知所措。

    隻有範玉華明白許立的心思,白了許立一眼,道:“還在那兒傻站著幹什麼,快進來看看咱家孩子。”

    許立這才進屋坐在範玉華身邊,看著剛剛降生的孩子。

    範玉華輕輕捅了許立一下,低聲道:“行了,別想那麼多了,我又不是那些不講理的人,把心放到肚子吧!”說完才又大聲道:“你看該給咱家孩子起個什麼名字?”

    沒等許立開口,一邊的董晶和範玉華的母親也是一拍大腿,叫道:“是啊!孩子都生出來了,可這名字還沒起呢!”說完兩人又跑到外屋去叫範傑和許成友,一起研究孩子起名的事兒。

    見屋沒人了,範玉華招呼許立道:“你也想想,給咱們孩子起個什麼名兒,可別一會兒被爸媽他們給搶先了,到時侯起個什麼建國、安民的,難聽死了!”

    兩代人的想法當然會有代溝,許立也知道這一點,也顧不得再去想計春梅的事情,想了片刻,道:“我爸那輩是兩個字,我是一個字,咱家兒子當然也得起兩個字的名字,要不然可就差輩了!咱們都是鬆江人,孩子也是在鬆江生的,我看這名字應該帶個鬆或者是江字,就帶鬆字吧,我看就叫許雲鬆!怎麼樣?”

    “許雲鬆?嗯,不錯,快去跟爸他們說一聲,看看他們什麼意見!”範玉華念了兩遍覺得朗朗上口,點頭道:“寓意也不錯,鬆是長青、挺拔之物,雲則有風輕雲淡之意,希望孩子將來長大了能夠真的像鬆樹一樣挺拔,像雲一樣無所拘束!”

    

Snap Time:2018-01-23 10:10:55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