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四十三章黨校畢業

  
  第七百四十三章  黨校畢業
  李賓和項龍等人剛才當著齊天顯得有些拘謹,這也難怪。畢竟齊天的大名兩人早就如雷貫耳,李賓還好些,這些年一直從商,隨著身份地位的提升,見得也多了,往來於各省市,大多數時間也都是當地黨政領導作陪,可項龍卻從小就在京城,幾乎可以說是聽著四太子的傳聞長大的,今天見到齊天,當然不敢多話。
  此時齊天已經走了,兩人也放開許多。注意到肖柔掐了許立一把,關於兩人之間的曖昧,大家更是早就心知肚明,隻可惜陰錯陽差,兩人錯過了大好姻緣,以後兩人還不知得麵臨多少磨難。項龍哈哈一笑,沒等開口,肖柔就已經斥道:“你笑什麼,再笑把你嘴給你縫上!”
  李賓在一邊強忍著笑道:“行了,別生氣了。呂靜已經不在我家幫忙了,現在是我媽在家照顧寶貝。”
  許立一愣,忙問道:“那呂靜呢?她不會是回家了吧!”
  “沒有,我讓她在公司幫忙呢,她現在可是董事長助理兼職總經理間諜。”
  肖柔聽得糊塗,“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職位啊?你們兩口子不會拿人家閑開心吧!”
  “我那敢啊!就憑她照顧我家寶貝兒子的份上我也不能這麼沒良心啊!再說還是粟子的老鄉,跟你嫂子處得跟親姐妹似的,我那敢怠慢她啊!是你嫂子不放心我,非得讓她給我當助理,而且每天一個匯報電話,將我一天的行程向她匯報,生怕我有什麼越軌行為!”
  聽了李賓的話,大家忍不住哈哈大笑,看來李賓在家被王惠管理服服帖帖。不過許立還是擔心的問道:“她能行嗎?別耽誤了公司的大事!”
  王惠跟呂靜相處這麼長時間,有了一定感情,也清楚呂靜和許立錯綜複雜的關係,不禁為呂靜有些打報不平道:“你也太小看呂靜了,她現在正利用空閑時間讀夜校,經濟管理專業,也許過不了幾年,她就可以成為獨當一麵的女強人!”
  聽到呂靜一切安好的消息,許立終於放心了。不過許立還是有些不敢麵對呂靜,隻能托李賓和王惠多照顧照顧呂靜,希望時間能衝淡一切。
  轉眼已經到了年底,許立所在的中央黨校培訓班也即將結束。在畢業的論文答辯中,許立針對自己撰寫的《試論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辯證關係》一文侃侃而談,得到了評委老師的認同,最終以全班第二的優異成績順利畢業。
  在畢業典禮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黨校校長唐寶強親自做了重要講話,並為畢業的同學們發放了畢業證書。
  畢業典禮節束後,許立一班的同學們將各奔東西,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繼續打拚。而許立與他在這次中央黨校交下的朋友們在鬆江賓館最後齊聚一堂,滿桌的好菜、滿桌的好酒,讓大家盡興而歸。第二天一早許立又親自將各位同學一一送到機場,揮手告別。
  這次的黨校培訓時間雖然隻有短短的三個月,卻讓許立終於有時間靜下心來,對自己的未來進行再思考,對自己將來的發展道路有了一個明確的認識。同時也讓許立交下了不少朋友,特別是遼海的薑立田、淞滬市的馬文霞等人,可以說這些人都將是許立未來前進道路上不小的助力。而同樣,許立在這些人眼中也是一塊閃閃發光的寶石,有著無限的發展潛力,將來也許還要借助許立的力量來使自己再次上位。
  此時距離2006年元旦僅有半個月時間,而距範玉華的預產期也就一周左右而已。許立當然希望能夠親眼看到自己和範玉華的愛情結晶能夠順利降生,所以將工作都交待給了傅月,收拾行裝趕回鬆江,陪在範玉華身邊。
  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午,在鬆江省醫院的『婦』產科病房門外,一群人站立不安,焦急的等待著。過往的醫生護士路過這時甚至不敢抬頭看一眼,生怕被這愁眉苦臉的各位院長大人逮到臭罵一頓。
  此時在『婦』產科手術室外,省醫院的幾位院長都悉數在場,甚至比往常開醫院黨委會時人還要齊。不過看他們的樣子卻一個個緊張無比。醫院的一把手院長此時正站在一個年青人麵前小聲的說著什麼,可看年青人卻並不滿意,隻是皺著眉頭不說話。
  要知道省醫院院長可同時兼任著省衛生廳的副廳長,能讓他如此低三下四的正是從京城回來的許立。而此時在現場的不僅僅有許立,範傑夫『婦』、許成友夫『婦』都坐在門口的長椅上,望向手術室內,焦急的等待著。不用問也知道,此時在手術室內正是範玉華,隻是範玉華進入手術室已經近一個小時,卻依然沒有動靜,這也就難怪門外這些人心情急燥了。
  許立對在自己麵前依舊喋喋不休的院長也是厭煩無比。你說你一個省醫院院長,在醫院卻不穿白大褂,反而穿起西裝,這叫什麼樣子。更可氣的是自己不過是問了句:“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出來!”可這位院長大人卻在安慰了自己幾句後,向自己匯報起省醫院的工作,並且是大吐苦水,說醫院資金怎麼不足,設備怎樣落後,而且說話間幾乎都是些官話、套話,恨的許立差點掄起巴掌狠狠扇向這位院長大人。
  “行了,我沒時間聽你在這匯報工作,隻想知道我愛人怎麼還沒出來,你們派的醫生到底合不合格!如果真出了問題你們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看到許立有些惱怒,院長也時一驚,更是有苦難說。心中暗恨,自己這次已經將醫院『婦』產科最好的榮醫生派來了,可進去快一個小時,卻沒個人出來告訴一聲,麵情況到底怎麼樣了,下次不管是評先進還是晉級職稱,這個榮醫生是想都別想了。
  現在麵對焦急的許立,院長也是無計可施,更何況這位院長大人雖是學醫出身,可這些年卻基本沒有在醫院一線工作,都是從事行政管理,本身就知之甚少,不然也不會開口閉口就是資金和設備了。
  

Snap Time:2018-12-12 10:52:25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