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四十二章五位花仙


    第七百四十二章  五位花仙

    許立聽了肖柔的話,輕笑道:“這話可就有些過了啊!隻要是人總會有被感動的時侯,如果你大哥真的能打動林婉兒,也許她就不在是冰山雪蓮,而是成了火山溶漿……”

    “得了吧,就我大哥還想打動林婉兒?根本不可能!我大哥想追婉兒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婉兒大學還沒畢業時,我大哥在一次宴會上見到婉兒便驚為天人,可這都七八年過去了,我大哥還是老樣子,在人家麵前說句話都會結巴,連正常的溝通都費勁,還怎麼打動人家?我大哥好不容易下決心放棄了婉兒,你可別再多事,還是讓我大哥安心給我找個嫂子,也省得我爸媽總在家念叨我們兩個。”

    許立見肖柔如此堅持,而且言之有理,也就不在繼續作那個月下老,『亂』牽那個紅繩。不過許立卻十分好奇的問道:“你說的京城五大花仙都指的是誰啊?我怎麼沒聽說過?”

    “你也太孤落寡聞了吧!五大花仙雖然不如京城四太子有名,可是卻比京城四少響亮得多。這第一位的自然就是剛剛走掉的冰山雪蓮林婉兒,其餘則是妖嬈玫瑰唐嬌嬌、帶雨梨花蘇倩、無敵鐵樹李蕾。”

    許立聽肖柔隻說了四個人卻住口了,忙問道:“這才四個人啊?還有一位呢?”

    “你笨啊!還有一位當然本小姐,香水百合肖柔!”肖柔說完一巴掌拍在許立頭上,不滿的道。

    許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怎麼把眼前這位美女給忘了。再說肖柔不論家世、容貌在京城都是首屈一指,如果肖柔不能入選這五大花仙,那隻能說這所謂的花仙之名言過其實罷了。

    許立又在心中默默回味了一下這五位花仙的名字及外號,卻發現倒也有些意思。香水百合肖柔自不必說了,香水百合是百合中的女王,它的花瓣總是那麼自信的開著,極有氣勢,甜甜之香味,也是那麼毫不做作或有絲毫隱藏,一切都那麼的率『性』而直接,正符合肖柔的『性』格。

    而剛剛見過的林婉兒也不虧是冰山雪蓮,讓人一見便如同身處三九寒冬一般。不過林婉兒的樣貌自然也是無可挑剔,真如雪蓮花般聖潔。

    至於其他三女,許立雖然沒有聽說過,更沒見過,不過僅從他們名號中的花語,也能猜出一二。妖嬈玫瑰自然是火熱無比,帶雨梨花恐怕是多愁善感,無敵鐵樹應該不太好惹吧!

    隻聽肖柔繼續道:“林婉兒就不用再說了,其他三人也都是家世顯赫,你要是真遇她們可得小心些!那個唐嬌嬌就是唐家的孫女兒,不過她生『性』風流,在圈子最是聲名狼藉。蘇倩是蘇在起的孫女兒,蘇在起你總聽說過吧!”

    “要是不知道咱們蘇總理我還是咱們國家的人嗎?”蘇在起正是國家總理,當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個蘇倩可真是個林黛玉似的人物,多愁善感,不過也正是她這種『性』格,才使得她能夠靜下心來讀書,而且她用青霞這個筆名發表了不少文藝作品,是咱們國家有名的女作家。”

    許立雖然平時很少看文藝類小說,不過青霞的大名他總聽過,可以說是國內一流女作作家,電視、報紙、網絡上都經常轉載她的作品。前段時間在鬆江照顧範玉華時,就曾看到在她床頭就擺著青霞的新作,隻要範玉華一看起這本小說,總是會頗多感慨,有時還會淚流滿麵。為了孩子著想,許立幾次將書藏起來,可架不住範玉華的哀求,隻好又將書還給她。

    好青霞算不上高產作者,看完了最後一部青霞的新作,總算讓範玉華能夠靜下心來休養。許立也曾看過幾眼,發現書中文筆清新,字行間都透『露』出幾分淡淡哀愁,可故事卻總是能引人入勝,讓人欲罷不能。沒想到這位知名女作家不但年紀不大,竟還是蘇總理的孫女。看看其他那些二世祖就可以知道,蘇倩能堅持寫作,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至於那位李蕾就更不簡單,正是與林家交好的李家的孫女兒,不過她可是個鐵娘子,不然也不會得了鐵樹無敵的稱號。現在這位李蕾可是上校軍銜,是咱們國家女子特種大隊的隊長,曾參加過世界軍事五項全能大賽,個人獨攬三金一銀,隻是『性』格剛強與男人沒有兩樣,大家都說她這輩子恐怕是找不著老公了,所以就送了她個鐵樹無敵的外號,希望她能跟鐵樹一樣,在六十歲前開次花!”

    許立聽了哈哈一笑,道:“你還別說,這些人還真是各有各的特點,不過你這個香水百合就不再講講了?”

    “討厭,我有什麼好講的,別人眼的香水百合,在你眼恐怕還不如一根狗尾巴草!”

    許立見肖柔情緒失落,也知道自己又說到了肖柔的疼處,可這個問題卻不是自己能解決了的,隻能順其自然,也許那天肖柔看到了心中的白馬王子,就會把自己忘記了吧!

    一夜的鬧劇此時也差不多該收場了,今天許立不但見到了久聞其名的齊、夏兩家的老爺子,更見識了齊天鐵血的一麵,同時還聽聞了京城的五位花仙,長了見識,也算不虛此行。此時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多,許立招呼項龍道:“天也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李賓也道:“就是,我也得回家看看我們家的寶貝睡著了沒有,我和王惠都不在,不知道那個小祖宗鬧沒鬧人!”

    許立一聽李賓提起他兒子,就想起了呂靜。這段時間忙於工作,在黨校學習也不好抽身,更重要是許立確實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她,所以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聯係呂靜了。

    “我幹兒子還好吧?還是呂靜在照顧他?”

    站在許立身邊的肖柔聽到許立提起呂靜,眉頭一皺,難免有些嫉妒,輕輕捏了許立一把。許立和呂靜的關係當然瞞不過肖柔,有時肖柔甚至都在想,如果自己也跟呂靜一樣,有一個平凡的家世,也許和許立之間反而不會這麼複雜。許立知道肖柔的心思,可當著其他人也隻能故作不知。

    

Snap Time:2018-07-19 19:20:53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