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一十三章齊天相邀

  
  第七百一十三章  齊天相邀
  齊天走出電梯後,徑直向許立走來。而剛才還將許立圍在中間的黑衣人一見齊天,紛紛低頭後退,口媮晪C聲呼著:“大哥!”
  齊天對這些人沒有理睬,來到許立麵前,死死盯著許立看了半天,才道:“許立?沒想到請你去喝杯酒這麼費勁,非得我親自出麵?”
  麵對齊天,許立心中雖然驚訝卻表現如常。看齊天對自己的態度雖然算不上親切,而且有種居高自傲的感覺,但好像並沒有惡感。想想齊天的身份,他的這種自傲的態度恐怕也算不上什麼問題,就算是齊天麵對一些普通的省部級高官時恐怕也是這個態度吧,不然他又怎麼會被叫做嘯天虎!連天都敢嘯,你要是讓他沒有傲氣,那還不如叫波斯貓得了!更何況他身為四太子之首,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自己一個無名小卒給了一個難堪,能用這種態度跟自己說話,而沒有讓人直接把自己打斷手腳扔出去就已經不錯了。
  而且許立更明白,自己和齊天這種人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人,至少表麵上如此。可齊天竟會知道自己,不洪少、肖利飛他們說的,就是通過肖柔知道的。而這些人都是自己的朋友,甚至可以說是兄弟,他們應該不會害自己。所以齊天應該不會把自己當作敵人,反而應該是朋友才對。
  “齊少?不知道是齊少相召,如果知道我當然早就去了!”
  齊天見許立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也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個許立心思竟是如此細膩、如此敏捷,看來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絕非偶然。
  “不錯,不錯!”齊天連說了兩聲不錯,隨後一回頭對跟在身後的春哥斥責道:“你就是這麼請客人的?一點規矩都不懂!回去把水滸抄到三十章!”
  聽了齊天的話,許立先是一愣,看著春哥一條壯漢此時卻流『露』出可憐、乞求的表情,實在是忍不住笑了出來。沒想到這個齊天竟還是個妙人,懲罰手下竟是讓他們抄書,恐怕全世界的黑社會也沒有先例吧!不過許立轉念一想,卻發現這確實是個絕妙的點子。
  現在社會上流行一句話:不怕流氓會武功,就怕流氓有文化!隻有有文化的流氓才能幹出驚天動地的大事!而齊天竟用這種辦法懲罰辦事不利的手下,既不會讓他們受傷,又讓他們得到了教訓,還學了知識,而且抄的又是中國四大古典名著的水滸,也可以在不知不覺中培養他們的兄弟義氣,真可畏一舉數得。許立想通這些,看向齊天的目光也不由得為之一動。
  “這回可以跟我上樓喝杯水酒了嗎?”齊天對許立的笑聲並沒有怪罪的意思,更何況這件事可以說是齊天的得意之作,有人能夠從自己一句話中看出這其中的深意,也算得上是知音。
  “榮幸之至!請齊少稍等片刻,我把朋友們安排一下!”麵對齊天的邀請,許立還沒有忘記朋友,畢竟剛才他們的舉動已經讓許立徹底接納了他們。
  許立走出人群,就聽到後麵花榮大聲道:“好了,都散了吧,沒有什麼熱鬧好看了!”圍觀的人中有不少都是人間仙境的常客,雖然花榮已經出國六七年,但仍然有人一眼就認出了他。一聽到花榮的話,忙招呼朋友走了。有不知道花榮身份的人,看到那些壯漢冷酷的麵孔,又見沒有熱鬧好看,也都散了。
  許立走到薑立田等人身前,小聲道:“你們先去鬆江賓館,就說是我的朋友,我都已經跟他們說好了,給你安排好了房間。明天早上我要是沒回去,就讓我們辦堛熙聾諻ぁD任帶你們去玩,她不但是位美女,更是地道的老北京,保證陪好你們!”
  “小許,剛才那些都是什麼人?看樣子不像是朋友啊?你跟他們去不會有危險吧!”老持穩重的王泰水關心的道。
  “剛才跟我說話的就是咱們剛才提起過的嘯天虎齊天!他後麵那人就是采花郎花榮!”
  許立一語可以說是石破天驚,嚇得王泰水和薑立田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薑立田先是麵『色』蒼白,隨後卻一咬牙道:“許老弟,你放心,我們出去馬上就報警,找所有關係,一定會把你救出去的!”
  看著薑立田緊張的表情,許立知道,這個薑立田恐怕是真的打算為自己把自己的前程搭上了。而其他人看了看薑立田,又看了看許立,最後又互相看了一眼,沉默了片刻。王泰水才麵『色』沉靜的道:“許老弟,我們幾個雖說也多多少少有些背景,但那多是在我們本地,在京城關係真的是少的可憐。不過我們也決不會袖手旁觀,隻能說是盡力而為吧!許老弟,你要是有什麼過硬的關係,可千萬不要再藏著掖著,嘯天虎的家世決不是咱們這種人能擺得平的。你把他們的電話告訴我們,我們去幫你傳個話!”
  許立此時心堹u有些感動,隻是一個半月同學生涯而已,竟換來這麼多真心朋友。看著大家沉重的表情,許立一伸手抱了抱身邊的薑立田和王泰水,道:“我先謝謝你們!你們從今往後就是我許立的親哥哥,不管有多大的事兒,隻要我許立幫得上忙,我決無二話!”
  薑立田卻一手拍開許立,道:“行了,快想想到底誰能幫得上你,要是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許立聽後哈哈一笑道:“幾位哥哥不用擔心,那個齊天不會對我怎麼樣的,他隻是要找我上樓喝杯酒、聊聊天而已,跟本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嚴重!”
  “許老弟,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侯!嘯天虎是什麼人你恐怕比我們更清楚,西北王張家棟的兒子張帥就是前車之鑒,要是真等你被打斷手腳,到時再說什麼都晚了!”李陽勸道。
  “你們就放心吧,我一沒招他、二沒惹他,憑他齊天的身份當然不會沒理由的來找我的麻煩。更何況我跟他的妹妹還是大學同學,他就更沒有理由要收拾我了!”
  

Snap Time:2018-10-15 17:23:44  ExecTime: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