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零一章再次敗北


    第七百零一章  再次敗北

    雖說在省目前是文天所率的省『政府』力壓省委一頭,可在下麵各市縣,都是黨委領導『政府』,沒有了地方黨委的支持,形勢還真是不容樂觀!再說舉辦這樣的大會,就算省委不出麵,可省委領導的下屬部門如省紀委、省委宣傳部等部門也不參予的話,有些工作確實不好辦。

    但是文天卻不會在這個關鍵時刻服軟,反而一笑道:“既然馬書記說了,那就按馬書記的要求辦!節禮,你回去對這份文件再斟酌斟酌,特別是籌備工作領導小組成員,一定要確保按照馬書記的指示,全部由『政府』成員部門領導擔任,千萬不要影響了省委近一段時間的重要工作!”

    孫節禮對文天的指示當然不敢打折扣,忙答應了一聲。

    馬俊鬆看文天竟然如此固執,仍然不肯鬆口,反而打著自己的旗號下發命令,更是氣得麵『色』鐵青。可話已經說出了口,又被文天加以利用,再想反口已經晚了。馬俊鬆冷哼了一聲,一句話也沒說,抬腿走出了辦公室。

    其他人看了看坐在那一臉笑意,喝著茶水的文天,當然明白,這次的鬥法,馬俊鬆再次落北,這次的東北亞博覽會竟成了省『政府』的獨角戲。

    與馬俊鬆交好的汪清等人當然不會繼續坐在這看文天等人的臉『色』,收拾收拾東西,也都走了。文天見馬俊鬆一派人都走了,才輕聲道:“希望大家能夠對這次的東北亞博覽會給予全力支持,如果認為有那位同誌比較合適進籌委會,可以直接跟葛省長說。葛省長近段時間要辛苦一些,一定要集中精力做好籌辦工作,千萬不要讓人看了咱們的笑話!”

    大家都是會意的微微一笑,雖然沒有人開口,不過眼看文天再次勝利,自己也是與榮有焉。更何況文天也說了,可以由大家各自推舉幾個人選進籌委會,這可是個難得的讓下屬表現的好機會。

    “既然大家都沒什麼意見,那就散會吧!”此時的省委常委會竟變成了由文天主持大局,如果馬俊鬆在場,恐怕更會把鼻子都氣歪了。

    在隨後兩三天時間,葛兵就將籌委會名單最終確定下來,與文天交好的各位常委都推薦了幾個人選,省『政府』直屬各部門的領導都名正言順的進了籌委會名單,而馬俊鬆一派人當然是一個人也沒有。當這份籌備方案上報到國務院、商務部及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辦公室等相關部門時,所有人都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整份方案中竟沒有一處提及省委或是省委下屬部門。

    明眼人當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奧妙,再結合鬆江領導班子的種種傳言,不難猜出省委書記馬俊鬆近段時間在鬆江過得恐怕是不太如意啊!

    當馬俊鬆看到從網上傳出的這份方案時,氣得將電腦鼠標都扯斷了。自己堂堂鬆江省委書記,在鬆江省內舉辦這麼重要的活動,沒有自己的份兒也就算了,可籌備方案也沒有給自己送來一份,竟是通過網絡才看到,這真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馬俊鬆雖然生氣,可卻又是無可耐何,他有時甚至想要調離鬆江,去其他省份,或是調回京城,那怕就是當個副手,也比在這受氣要強啊!但是剛剛上任才幾個月時間,就這樣走了,豈不是更讓人恥笑?為了自己的麵子,馬俊鬆也隻能咬牙在這繼續挺下去。

    雖然馬俊鬆想要忍下去,可是有人卻讓他忍得更加難受。洪少帶領的調查組來鬆江已經十幾天時間,黃曉良這麼簡單的案子又豈能難得住老官和小丁?在江寧找到冀忠良再次了解案情後,兩人就已經有了定稿,錢確實是送了,隻是在用途上有些出入而已。據冀忠良交待,這筆錢是送給黃曉良個人的,而黃曉良卻辯解說是冀忠良托他送給受害者的。

    隻要查實了這筆錢的去向,核對清楚黃曉良送款的日期,再得到那幾名受害的證實,整個案子就可以一清二楚。

    雖然洪少帶人在江寧找這幾名受害者了解情況時遇到了一些困難,但老官和小丁憑著多年的辦案經驗很快就打開了突破口,並找到了最後的證據。

    據黃曉良提供的情況,他曾送給除付寶庫外,另外兩人每人五萬元慰問金,當老官和小丁找到兩人時,兩也確認確有其事。經過老官和小丁反複做工作,江寧縣縣長李國柱親自出麵,縣委書記華健道也親自向兩人保證,隻要兩人能夠說出實情,可以不追究兩人的責任,並且還會派民警保護他們。

    最後兩人終於說出實情,錢確實是收到了,不過是在被救出一周以後。黃曉良帶人將錢送到醫院,還讓兩人打了收條,不過卻要求收條上的時間要提前六天,變成兩人剛被救出後的第二天。兩人雖然百般不願,可黃曉良帶來的人都戴著一副大墨鏡,遞著寸頭,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兩人最後迫於黃曉良等人的『淫』威,隻得按黃曉良要求寫下收條。

    黃曉良在拿到收條後,還威脅兩人,收條是他們親自寫下的,如果敢出去瞎說,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到時關他們的可就不是什麼精神病院,而是監獄!

    此時洪少等人手上拿著冀忠良和兩名受害者的證詞,已經完全可以確定黃曉良犯下了受賄罪,而且還有恐嚇罪。當洪少帶著老官、小丁找到黃曉良時,黃曉良早就已經知道了必然會有今天這個結果,沒有再企圖狡辯,而是老老實實的交待了曾經受賄及恐嚇受害人的犯罪事實。

    黃曉良早就知道了洪少的身份,也明白就算汪清,甚至是馬俊鬆想保自己,恐怕也沒有用。他更怕再狡辯下去,引起洪少等人的怒火,繼續深究自己,將自己的老底都查出來,那時自己的罪可就嚴重了。現在僅僅是受賄十萬元,以及恐嚇兩名受害人這點罪刑還遠遠達不到被起訴、判刑的地步,最多也就是開除公職而已,憑自己這麼多年攢下的家底,就算被開除,自己回家什麼也不幹也決對餓不死自己。

    

Snap Time:2018-07-21 06:12:22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