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七百章釜底抽薪


    第七百章  釜底抽薪

    “曾書記這話恐怕也有些過慮了!”經委書記汪清看到馬俊鬆掃了自己一眼,忙開口道:“如今我們省的領導幹部在思想上、政治上還是過得硬的,近些年南方省市頻發大案要案,可在我們東北,特別是我們省的形勢還是比較樂觀的,去年全省紀檢機關立案調查的案件中涉及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的不過二十一起,最後查實的也不過僅有七起而已,這個數字在全國也是比較低的。可與之相反,咱們省的經濟發展卻是全國排名倒數的省份,已經嚴重製約了我省的社會各項事業發展!”

    “汪書記,我聽說機關公委副書記黃曉良一案已經驚動了中紀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秦家平的一句話讓剛才還侃侃而談的汪清一下子滅了火。

    “這個、這個確實是有中紀委調查組的同誌在調查黃曉良!”汪清結結巴巴的道。說起黃曉良一案,可以說是汪清從政以來最深的痛,如果真被中紀委查出問題,自己恐怕也逃不了相關責任。而據汪清了解,那個中紀委下來的老官和小丁都是辦案好手,如此明顯的案子,要是查不出問題才是怪了。

    秦家平見到汪清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氣勢,卻依舊不肯放鬆,看著汪清淡淡的道:“如果黃曉良真被查出有違法違紀行為,這恐怕是我省今年被查處的最高級別官員了吧!”

    看到汪清已經徹底低下頭,秦家平才轉過頭,看了看大家,道:“經濟發展固然重要,可如果沒有黨委、紀委部門把好關,製定出完善的製度約束機製,光靠發展經濟不但無法讓我省實現質的飛越,恐怕還會因此導致一部分領導幹部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被紙碎金『迷』的生活所引誘。如此以來恐怕不但不是百姓之福,反而成了百姓之禍!所以我認為此次我省舉辦東北亞博覽會應該是由『政府』搭台、企業唱戲,而黨委要借此機會,加強對黨員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的教育工作,一定要避免在此次籌辦活動過程中出現違法違紀案件!”

    坐在後排的許立聽了秦家平的話,也不禁為秦家平的說話藝術而感歎。不怪是做了大半輩子組織工作的,說話可是盡能找到最有力的地方,先是提起汪清的痛處,將汪清說和啞口無言,然後又高角度強調黨委和『政府』的各自作用,讓人無法反駁。

    秦家平的話結束後,會場一時間陷入了沉靜,文天等人竊喜在心,當然不用急著開口,而馬俊鬆等人卻是在急著想辦法如何才能反駁秦家平的話。

    過了半響,省委書記馬俊鬆才開口道:“雖然黨的建設和領導幹部作風建設不能鬆,但這次的大會畢竟是全省的一件大事,省委當然也要有所行動,而且會議是在春城舉辦,我看就讓祥有和長通也加入籌委會任副組長吧!”

    馬俊鬆打得好算盤,你派葛兵當組長,那我就讓孟祥有和蓋長通當副組長,兩個副組長再怎麼樣也頂得上你一個組長了吧!而且理由也說得通,一個是春城市委書記,一個是省委秘書長,而且兩人在省委常委中,排名本來就是葛兵之後,讓他們兩人當副組長,一般人也挑不出什麼問題。

    馬俊鬆開了口,其他人當然不會輕易回話,也唯文天才有這個資格。本來馬俊鬆提出的這個建議也算是顧全了兩邊的麵子,讓葛兵當組長,也算是他的妥協,而他提出增加兩名副組長,按道理文天不應該反對。可在申辦過程中,馬俊鬆不但不幫忙,反而還暗中使壞,雖然商務廳的崔振海沒有明講,可文天早就猜到了。如果不是許立這個福星幫了大忙,聯係到了滕副總理,今年這次的東北亞博覽會恐怕就要胎死腹中!既然你馬俊鬆為了打壓我,而不顧鬆江大局,那我憑什麼又要照顧你的麵子?

    文天看似沉思片刻,實則早就做出了決斷,道:“這樣恐怕還是有些不妥!這次大會是由國務院申批,而且將在開幕式上講話的也是國務院滕副總理,讓省委也參與進來怕是有些『亂』啊!如果馬書記能請到中央領導那才算是名正言順!”

    馬俊鬆聽了文天的話,當然明白文天的意思,這次從中央到地方,都是『政府』牽頭運作,滕素清副總理也是我們請來的,如果你們省委非要『插』手進來,也不是不可以,那你得做出些實際行動,至少也要請動中央領導,不然你們還是繼續做你的看客吧!

    可要請動中央領導,馬俊鬆自知沒有這個能力,就連滕素清副總理會來參加這次大會都已經是意外之喜了,如果不是滕副總理要來,自己也不用非得參與其中,急著『露』這個臉。

    文天的話等於是否決了馬俊鬆的提議,而且馬俊鬆也知道,在現在的常委會中,文天一夥占了多數票,就算進行表決,也沒有絲毫勝算。再看看被秦家平說的垂頭喪氣的汪清,馬俊鬆更是心沒了底氣。秦家平的意思十分明顯,你汪清連自己的工作都沒做好,那還有資格在會上開口。如果惹急了文天,恐怕要調查的就不僅是黃曉良一人,汪清恐怕也要被牽連其中。

    要是自己一意進行表決,一旦汪清舉棋不定,反而自『亂』陣角,隻要他今天投了棄權票,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汪清要是也倒向文天一派,那自己好不容易維持的陣容將再次出現缺失,在鬆江自己的將更沒有話語權。

    不過眼看著一次次被文天否決,馬俊鬆心中當然有股惡氣無處出,暗地一咬牙,道:“既然文天省長認為這次的大會是『政府』工作,那我們黨委就不參與了,這次的籌委會名單不需要再添加任何人,全部由『政府』成員部門組成就行了!”

    馬俊鬆這是在給文天出難題,你不是不讓我們省委參與嗎?那好,我就給你來個釜底抽薪,我們黨委部門一個人也不參與,看你怎麼辦!

    

Snap Time:2018-08-15 20:44:15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