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八十九章坦白從寬


    第六百八十九章  坦白從寬

    佟武站起來,走到許立和華健道跟前,小聲道:“許主任、華書記,我看這審訊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有什麼進展,要不咱們到我辦公室坐一會兒?”

    佟武的意思大家都明白,華健道卻沒敢開口,而是看向許立。許立也沒想到冀忠良在這些證據麵前竟然依舊如此嘴硬,看來不給他一些顏『色』瞧瞧,他是不會說真話了。“好吧,咱們都上去坐坐,不過就要辛苦秋隊長了!”說完許立率先站了起來,在佟武的帶領下出了審訊室。

    到了佟武的辦公室後,許立又叫過佟武,道:“佟書記,如果冀忠良願意交待他的問題,及時通知我們一聲,有我們做證也省得這個冀忠良將來像個瘋狗一樣『亂』咬,說你們刑訊『逼』供!”

    佟武忙站起來道:“我明白了!許主任放心,審訊室有監控錄像,就算冀忠良想誣告我們也不可能!”

    許立當然明白佟武的意思,冀忠良想反告公安局民警刑訊『逼』供是行不通的。不過到底真的有沒有用刑,想來審案的民警都是老公安,當然有太多的辦法不留下任何證據。

    許立等人坐在佟武的辦公室這一等竟等了近一個小時,才有民警跑上來,告訴眾人,冀忠良願意招供了。

    許立和其他人這才又回到審訊室。不過這時再看冀忠良,可以明顯感到這個冀忠良已經不像剛才那麼精神了,垂著頭,對進來的人也沒有理會。

    秋實見各位領導都已經在身後坐下了,才又回到審訊桌前,大聲道:“冀忠良,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你也是黨和國家的領導幹部,應該知道我們的政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冀忠良在秋實的喝斥下,才重新抬起頭,可讓眾人沒想到的是,這個冀忠良還真是個硬骨頭,他不但沒有馬上招供,反而大聲喊道:“華書記,我要告他們刑訊『逼』供!我要告他們虐待我!”

    這句話一喊出口,不但負責審訊的秋實和蔣其然臉一下子紅了,就連坐在後麵的佟武也有些坐不住了。華健道更是麵『色』鐵青,轉向許立,還想解釋解釋,可一時間卻找不到任何借口。

    還是許立開口道:“華書記,既然冀忠良控告我們的民警刑訊『逼』供,那就由佟書記留在這調查一下,咱們還是先回去等消息吧!”說完許立站了起來。

    被拷在椅子上的冀忠良一看許立等人要走,立刻麵『色』蒼白。剛才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可是吃夠了苦頭。與他虐待付寶庫等人相比,這些人的手段更斯文,可也更狠一些!短短的時間,冀忠良就已經被折磨暈死過去五六次,可身上偏偏沒留下一點傷痕。冀忠良是實在撐不住了,才會答應招供。

    可一見所有領導都來了,他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希望這些領導能救自己一命,可一聽許立竟然讓佟武負責調查民警虐待自己的事情,他就知道壞了。那些警察沒有佟武的暗中指使,誰敢明目張膽的這麼對待自己?冀忠良生怕許立等人走後,自己再受虐待,忙改口道:“我撒謊!他們沒有虐待我,我願意招供!”

    聽到冀忠良突然改口,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許立也重新坐了下來。

    這次冀忠良沒敢再玩任何花樣,對秋實的問詢一一做了回答,與萬家縣審訊養老院的犯罪嫌疑人,以及問詢付寶庫三名受害人的筆錄都能夠對應上。這件案子至此就已經算是基本結束了,剩下的就是檢察機關對冀忠良等人作出判決,等待他們的必將是鐵窗生涯。

    不過許立卻不滿於此,他的最終目的是黃曉良。待秋實問完相關案情後,許立對蔣其然道:“小蔣,你們紀委也要對冀忠良的其他違法違紀情況進行深入調查,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說完許立竟又走到冀忠良麵前,道:“冀忠良,我希望你能坦白從寬,對紀委、公安還不掌握的犯罪事實主動交待,如果你能舉報出其他罪犯,也可以算你有立功表現,將來在法院上,對你也有好處!你可要想清楚了!”

    冀忠良有些吃驚的看著許立,卻猜不透許立這葫蘆買的什麼『藥』。

    許立見冀忠良還沒明白,繼續提醒他道:“冀忠良,就憑你已經交待的犯罪事實,就可以判你個三五十年,你後半輩子恐怕隻能在監獄度過。事到如今你也不要再抱有什麼僥幸心理,沒有誰能救你了,那怕就是省領導也不可能!如今能救你的隻有你自己!你好好想想吧!可千萬別為了那些所謂的江湖義氣,包庇其他的犯罪份子,被人賣了,還在把人家當作救命恩人!”

    冀忠良也不是傻子,不然也當不上鎮長。聽了許立的話若有所思,眼看許立將要走出審訊室,他才突然大叫道:“我要舉報有人受賄!”

    許立一下子停住了腳步,站在門口回過頭來看著冀忠良,笑道:“你要舉報誰?你放心,有我在,不管你舉報誰,我們都會一查到底,如果最後證實你反映的情況屬實,可以算你有重大立功表現,法院也一定會對你從輕判罰!”

    “我、我……”冀忠良結巴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到底要舉報誰。他本來隻是試探,可見了許立的態度,馬上可以肯定,自己這步棋走對了!隻是冀忠良一時弄不清許立到底針對的是誰,如果自己說錯了,再想改可就晚了!

    “冀忠良,你考慮好再開口,可別誣陷他人,不然你就是罪加一等!”一邊的華健道見事情有些出乎自己意料,他也『摸』不清許立到底是什麼意,又怕冀忠良當著許立的麵兒『亂』咬一通,才出聲警告道。

    許立不以為忤,反而點頭道:“華書記說得不錯,我也是江寧人,對江寧的領導幹部我是比較了解,也是比較信得過的!冀忠良你確實得想好了再說,特別是你剛才有恃無恐,想必也有所依仗吧!可你卻不明白,有時靠山也不一定牢靠,反而會成了惹禍的根源!”

    

Snap Time:2018-01-18 08:13:14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