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八十八章拒不交待


    第六百八十八章  拒不交待

    待其他人都走後,許立才對華健道道:“華書記,這個案子文天省長既然已經安排讓我督促,並讓我及時將結果反饋給他,對那個冀忠良的審訊我希望能讓我也參加!”

    本來對冀忠良一個區區鎮長,根本不需要許立參加,下麵的人足以將冀忠良審得一清二楚。反而因為許立要參加審訊,有些手段倒不好使出來。不過既然許立開了這個口,華健道當然不敢拒絕。

    “既然許主任想參加當然是最好不過,不過可就要辛苦許主任了!”

    “沒什麼辛苦的,都是為了工作嘛!”其實許立卻是另有私心。如果僅由其他人審訊冀忠良,即使冀忠良說出曾向黃曉良行賄,恐怕負責審訊的人也會當做沒聽見,畢竟黃曉良不僅曾在江寧主政,此時更是省的領導,他們這些普通的工作人員那敢去找黃曉良的麻煩。如果許立在場,即使冀忠良不咬出黃曉良,許立也會想辦法讓他想起黃曉良來,隻要黃曉良被牽涉在這個案子中,就有機會對他進行立案調查,有了真憑實據,他黃曉良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自己也能將他繩之以法。

    抓捕冀忠良的工作十分順利,兩個多少時後,便接到了佟武的電話,說已經在仁義鄉『政府』將冀忠良抓捕歸案,目前正在返回途中,估計今天中午一點之前就能到縣公安局。

    華健道看了看表,已經快十一點,對許立道:“許主任,要不咱們先去吃點兒,等冀忠良回來咱們就立即對他進行審訊?”

    “也好,隨便吃一口就行,可千萬別搞複雜了,更不能喝酒。”

    “當然,咱們就在縣委食堂吃飯,就咱們兩人,兩個菜一碗湯,可以吧!”華健道此時也算去了一塊心病。案子由許立親自審訊當然最好,就算有什麼責任許立也會一力承擔,不會怪在自己頭上。

    許立和華健道中午在縣委食堂吃完飯,立即就驅車趕往縣公安局。同時縣紀委書記閆立本也帶著幾名紀委幹部趕了過來,大家此時就等著冀忠良歸案。

    十二點左右,佟武親自押著冀忠良走進了審訊室。此時審訊室的規格可是夠高的,除了許立這個正廳級領導外,還有縣委書記華健道、縣長李玉柱、縣政法委書記佟武、縣紀委書記閆立本五位處級領導也都坐在一邊。而被審訊的隻是區區一個正科級幹部。

    對冀忠良的審訊當然不會由許立親自問話,縣公安局刑警隊副隊長秋實和紀委案件審理室主任蔣其然負責審問,縣公安局和縣紀委同時各派出一名記錄員,負責記錄。

    當冀忠良看到坐在後排中央位置的許立,長長歎了口氣,沒想到自己有眼無珠,竟然沒有認出這位高官,如果當時能夠認出許立,也許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不過此時的冀忠良倒也沒有被眼前的陣勢徹底嚇倒,就在佟武逮捕自己之前,黃曉良已經給自己打了電話,說已經安排好了,抓捕自己就是走個形勢而已,頂多最後給自己個黨政紀處分,根本不會影響到自己的仕途,更不可能對自己判刑。

    冀忠良被兩名民警按在椅子上,並且將他兩隻手拷在椅背上,冀忠良左右活動了一下,感到胳膊有些酸疼,小聲對身邊的民警道:“同誌,能不能給鬆一點兒,胳膊有些疼!”

    沒等身後民警開口,坐在後麵的華健道開口喝道:“冀忠良,你老實一點兒,這不是你在仁義鄉的辦公室,這是縣公安局的審訊室!我希望你能老實交待你的問題,也許還能爭取寬大處理,如果你抱有任何僥幸心理,等待你的隻能是法律的嚴懲!”

    聽到華健道嚴肅的警告,冀忠良心咯一下,黃曉良不是說已經沒事兒了嗎?可華健道今天罷出這麼大的陣勢也就算了,怎麼還這麼嚴肅的警告自己,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隨後冀忠良腦袋一轉,難道華健道是在警告自己不要『亂』說話?隻有這樣才能幫自己開脫?

    沒等冀忠良想明白,負責審訊的刑警隊的秋實大聲道:“冀忠良,知道今天為什麼帶你到這來嗎?”

    冀忠良還想裝傻充愣,搖搖頭道:“不知道,是佟書記帶人將我抓來的,可他卻沒說為了什麼事!”

    坐在後座的佟武聽了這話,真是恨不能上去掐死這個冀忠良。當著許立的麵兒,冀忠良這話不是在給自己難看嗎?這不是說自己在執法過程中知法犯法嗎?逮捕罪犯,卻沒有跟罪犯說他犯了什麼罪,自己成了什麼人!

    佟武顧不得一邊的許立、華健道等人,大聲吼道:“冀忠良,你不是已經在逮捕令上簽字了嗎?上在寫得明明白白,什麼叫我沒跟你說?”

    “我、我當時害怕,你讓我簽字我就簽字了,根本沒有細看!”冀忠良胡絞蠻纏不說理。

    “你……”佟武被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許立當然明白佟武是怕自己有什麼想法,忙勸道:“佟書記,冀忠良已經在逮捕令上簽字了,那咱們就沒有違反相關規定,至於他細沒細看,咱們可管不了。讓秋隊長他們繼續審問吧!”

    佟武聽了許立的話,才氣呼呼的坐下,狠狠的瞪著冀忠良。

    而此時的冀忠良看到後麵一排人的麵『色』不善,心暗叫不好,難道自己理解錯了華健道的意思?還是黃曉良騙了自己,根本沒有和這些人通過氣?不過此時冀忠良卻隻能繼續裝傻充愣,還希望能夠蒙混過關。

    秋隊長拿出許立從萬家縣帶來的證據,從中拿出付寶庫等三人照片,來到冀忠良麵前,道:“這三個人你認識嗎?”

    冀忠良假裝看了半天,卻搖搖頭道:“不認識,不過看著有些眼熟!”

    聽著冀忠良的話,在座的眾人沒有一個不對他咬牙切齒,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看來這種溫和的審訊恐怕是不能讓冀忠良主動開口了,隻能想些其他手段,才能讓冀忠良主動交待問題。

    

Snap Time:2018-04-26 17:50:44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