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八十六章尚方寶劍


    第六百八十六章  尚方寶劍

    放立剛剛放下電話十來分鍾,文天便給許立打來電話。許立驚詫的道:“文省長,你不是在會見韓國『政府』官員嗎?怎麼這麼快就給我打電話?”

    文天冷哼了一聲,道:“我在車上呢,那幫高麗棒子對咱們的邀請不太重視,昨天派了個商務部的官員接待,可今天竟隻是些普通工作人員陪咱們,這些人根本做不了主,能談出個什麼結果?正好節禮說你找我有事,我就借機出來了,準備回賓館。”

    聽著文天不雅的用語,許立可以想象得到他在韓國受了不少氣。

    “不能吧?他們也太不拿咱們當回事兒了!這不是好事嗎?他們怎麼還是這個態度?”許立也十分不理解這韓國人的心理。再怎麼說,文天也是鬆江省一省之長,如果按麵積、人口說,一個鬆江省幾乎與他們韓國相持平,雖然經濟不如他們,但也不至於如此不理不睬的。

    “別提了,這幫人竟拿高句麗說事兒,非說咱們省的高句麗市是他們韓國的,竟然異想天開,想出資將高句麗買回去!這不是天方夜談嗎?我要是真把高句麗給買了,別說上級領導繞不了我,百姓指著我的鼻子罵我,恐怕就是我家的老祖宗也得從墳墓出來把我給活吃了!”

    許立聽了雖然有些不理解韓國人的心思,不過卻並不感到太過驚訝。高句麗是韓國人的老祖宗發源地,這是曆史。而且在高句麗發現的大型王陵麵埋葬的人也早已證實,確實就是韓國人的祖先。但這能說明什麼,隻能說明在古代,韓國人就是中國人的一個少數民族,卻不能因此說明高句麗就是韓國的領土。

    “文省長,別跟他們生氣,犯不上!他們就是錢燒的,有了錢想找回老祖宗。明天咱們就給高句麗市的各個旅遊景點門票漲價,韓國人再漲他三五十倍的。他們不是有錢嗎,讓他們花大價錢來看看他們老祖宗!”

    “哈、哈,你小子啊!”文天被許立的話給逗笑了。“你有什麼事說吧,我這邊就不用你『操』心了!”文天也知道許立在逗自己開心,如今的高句麗市的經濟發展,可以說大部分都是在靠旅遊產業支撐,而能到高句麗那個山溝溝去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韓國人或是國內的朝鮮族人。如果真對韓國人收高價門票,不但不利於當地發展,甚至有可能鬧起國際紛爭。所以文天對許立的話也就是一笑而過。

    許立再次將付寶庫的事情向文天匯報了一遍,又提起了黃曉良,說了想要動動黃曉良的意思,問文天是什麼意見。

    文天聽許立說完,也是沉默了半天,才感歎道:“中央及省一級的政策都是好的,都是在為老百姓謀利。到了市縣一級,總算還能維持政策的大方向不走樣,可到了鄉村一級,這些人根本就是在胡鬧!省多次召開會議,讓下麵的人認真對等上訪人員,特別是越級訪和群體訪,這是為了保護百姓的基本權利,是為了維護社會的穩定!可有些基層的領導幹部自以為是,為了控製信訪案件,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那個冀忠良竟然敢將上訪人員當成精神病給抓起來,這簡直就是笑話!許立,對這個案子你要盯緊,對相關人員,特別是黨政領導一定要嚴懲不怠!”

    “文省長,你放心吧,我會盯緊的。不過那個黃曉良……”

    “黃曉良也不是什麼好人!這些年我也看過不少反映他的上訪信,他在經濟收入、個人作風上都有問題,不過我看他也是從鬆江市出來的,本來還為他遮掩一二,不過近一段時間,他好像跟蓋長通他們走得很近,甚至還在暗地拉幫結派,想要投靠馬俊鬆他們!如果有機會敲打敲打他也好,也給其他人敲敲警鍾!”

    有了文天的支持,許立可就相當於有了尚方寶劍,收拾一個黃曉良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小事。

    不過文天馬上又道:“許立,你也要小心些,這個黃曉良既然暗地投靠了蓋長通,如果真出了事,想必紀委的汪清也會保下他,你可千萬別打蛇不死反被咬!如果真要動他,一定要有確鑿的證據才行!”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你忙吧,我會處理好的!”

    許立放下電話,車也已經駛進了江寧縣城。許立又給司機指點了道路,車子一路駛進了江寧縣委大院。車子停下後,許立輕輕拍了拍司機的肩膀,道:“小夥子,車開得不錯,不過有些事情你該知道,有些事情卻不是該你知道的,你明白嗎?”

    負責開車送許立回江寧的司機是萬家縣縣長葛守信的司機,雖然不在官場,可見過、聽過的卻比一些普通的局長還要多,當然明白許立的意思,忙道:“許主任,我這一路什麼也沒聽見,您放心吧!”

    許立滿意的點點頭,他也知道,能給領導開車的司機,都是有一定素質的,至少有一個優點,就是嘴嚴。不然領導的那點兒破事恐怕早就被他給傳出去了。

    來到華健道的辦公室,許立才發現辦公室不光華健道一人,縣長李玉柱也在場,還有其他一些領導。華健道見到許立,忙站了起來,愧疚的道:“許主任,是我們工作失誤,我們江寧縣領導班子沒有盡到黨和國家交給我們的義務,我們有愧啊!”

    “華書記,快別這麼說!”許立看到在場的眾人都站了起來,而且都是一臉的落漠,知道他們都在擔心,怕因為這件事影響到自己的前途。“大家都坐吧!華書記,咱們坐下慢慢聊。”

    華健道也不敢坐在原位,而是將許立請到他辦公桌後麵的大靠椅上,他自己拿著記錄本和筆坐在辦公桌前的沙發上,跟其他人一樣,仿佛小學生一般,看著許立,等著許立講話。

    許立坐下後,歎了口氣,才道:“大家都是江寧縣的主要領導,而我也是從江寧出去的,說起來我對江寧的感情並不比大家少,而在我們江寧出了這種事情,雖非大家所願,但事情已經發生了,確實讓我們有些難堪啊!”

    

Snap Time:2018-04-21 04:31:42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