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八十四章冤家路窄


    第六百八十四章  冤家路窄

    許立坐在車上,剛把電話放下,閉眼休息,電話卻又響了起來。許立掏出看看,電話號碼以前沒見過,不過是春城市的號碼。許立疑『惑』的接起了電話。

    “喂,你好,請問是許主任嗎?”

    “我是,請問你是那位?”許立從電話中能夠聽出對方也是地道的鬆江人,而且口音還十分接近江寧。許立甚至能從對方的語氣中聽出應該也是『政府』高層領導,不然說話間不會如果底氣十足。

    “許主任,我是省直機關公委副書記黃曉良,這次有點事情想麻煩你!”

    “省直機關公委黃曉良?”許立暗自嘀咕了一遍。可自己與省直機關公委並沒什麼交情,甚至可以說是有些矛盾。省直機關公委級別不低,一把書記就是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蓋長通。不過蓋長通在省委工作繁忙,很少會直接過問機關公委的具體工作,一般日常工作都是由常務副書記張茗紅主管。至於下麵的其他副書記許立可就真不清楚了。不過黃曉良這個名字許立聽著又十分耳熟,隻是一時間想不起什麼時侯聽說過。

    “黃書記,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吧!”許立也沒有一口把話說死了,還是聽聽這個黃曉良到底有什麼事情找自己。

    “許主任可能忘了我了。當年我可是在江寧縣委呆過六年多時間才被調到省,跟葛兵副省長,範傑副部長,還有鬆江市曾益書記都是老朋友了!”

    “嗯?你在江寧呆過?你是當年的江寧縣委書記?”

    黃曉良見許立終於想起自己,也是一陣得意。他可是早就聽說許立就是土生土長的江寧縣人,自己當年可是在江寧縣委呆過六年多時間,如果說起來跟許立也能算是老鄉,不然今天他也不會豁出臉來打這個電話。

    “許主任還記得我?真是慚愧啊,在江寧六年,卻沒有為江寧的經濟發展做出什麼貢獻,我可是聽說許主任剛剛從政,就為江寧引來大筆投資,使江寧發展日新月異!”

    黃曉良還在那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拍了許立的馬屁,可他那知道此時許立卻是咬牙切齒,恨不能將這個黃曉良一腳踢進鬆江去,讓他這輩子也上不來!

    剛才黃曉良一提起他曾在江寧呆過,許立才終於想起來這個黃曉良。自己當年在二道鄉,剛剛認識計春梅時,就曾聽計春梅哭訴過,在她年僅十七八歲時就是被這個黃曉良,外號黃鼠狼的大『色』狼酒後強暴過。直到這個黃鼠狼被調到省城,計春梅才終於逃脫魔爪。

    當時聽計春梅說起這事兒時,許立對計春梅抱有同情之心,對這個黃鼠狼十分痛恨。可那時的許立隻是個普通個小科員,跟這個黃曉良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人家要是想弄死自己恐怕就跟玩一樣!再說那時與計春梅也沒有任何親密關係,當然不會放在心上。

    誰知道這些年下來,計春梅竟成了自己兒子的母親,而自己的位置也是一步步水漲船高,竟達到了今天的地位。隻是這些年計春梅沒有再提起過這個黃曉良,許立也就淡忘了。可許立知道,對於這個黃曉良,計春梅恐怕這輩子也不可能忘記,隻是她怕提起黃曉良反而讓許立為難,更讓許立想起她的過去,對她心存芥蒂,才會多年沒有提起。

    但沒想到許立忘記了黃曉良,可他卻自己找上門來,如果這次不好好教訓教訓這個黃鼠狼,許立怎麼對得起計春梅當年受的那些苦!怎麼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許立雖然氣憤,不過他更多的卻是暗恨自己竟能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也忘了,有些愧對計春梅。但許立也沒有衝動,想畢這個黃曉良為官這麼多年,多多少少也有些根基,更何況他是從江寧走出去的,也算得上是鬆江派。當年黃曉良在江寧任縣委書記時,文天還是鬆江市市委書記,不知道他們之間是否有什麼關係,貿然行動反而會打草驚蛇。

    “黃書記,承蒙你的誇獎,我現在正在趕回江寧,有些事情要處理,你有什麼事嗎?”許立雖然沒有直接惡語相向,可也懶得與他繼續這樣客套下去,隻要問明了文天,如果這個黃曉良算不上什麼嫡係,許立自然會找些借口,發動所有關係,收拾這個黃曉良。

    黃曉良想必也聽出了許立的意思,忙道:“許主任,你這次回江寧是要處理仁義鎮的冀忠良吧!”

    “嗯?黃書記有什麼意見?”許立有些奇怪,黃曉良怎麼會知道自己回江寧的目的。不過許立馬上就明白過來,恐怕黃曉良與這個冀忠良有些關係,要替冀忠良說情。許立暗自冷笑,你自己都自身難保,還有心思幫冀忠良?而且這次冀忠良的事情已經是證據確鑿,影響惡劣,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情麵可講,你黃曉良自以為是,非要參和進來,小心將你也牽連進來,那自己可就省事兒了!

    黃曉良那知道自己這次是惹火上身。當年黃曉良在江寧縣掌控大局時,冀忠良就是黃曉良一手提拔起來的。黃曉良被調走後,冀忠良每年也都會去看望黃曉良,希望能借黃曉良關係助自己再上一步。冀忠良這些年的苦心也沒有白費,正是因為有黃曉良在背後幫忙說了話,才讓冀忠良順利當上了鎮長。

    昨天晚上冀忠良知道自己處境不妙後,想了半天,最後才決定孤注一擲,將本錢壓在黃曉良身上,希望能說動黃曉良為自己出麵說情。畢竟黃曉良已經是他認識的人當中權位最高的一個了,而取出的十萬元就是敲門磚。

    本來以黃曉良今時今日的地位,根本不會為這區區十萬元出麵,可冀忠良畢竟也算是老朋友、老部下了,也不好見死不救。而且昨晚冀忠良還表了態,不管許立提出什麼要求,提出多大的賠償,隻要他能做到,保證沒有問題。而且隻要黃曉良能幫他度過這次難關,還有三十萬重禮奉上。黃曉良這才動了心,打了今天的這個電話。

    

Snap Time:2018-08-15 22:33:53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