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八十一章雞飛狗跳


    第六百八十一章  雞飛狗跳

    “我是葛守信,你是那一個!”此時電話那邊的葛守信早就已經是火冒三丈,更是心急如焚。許立不僅是鬆江省『政府』辦公廳的副主任,更是鬆江省政壇的新星,還不到三十就已經是正廳級,又深得省長文長寵信,也許很快就會被提升為副省長、省長,如果在自己地境出了事兒,自己這個縣長就是被打進十八層地獄恐怕也不能讓相關領導解氣。

    可自己在電話這邊喊了半天才有人說話,這人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徐副所長此時可是徹底傻了,沒接電話時,心還抱有僥幸,可親耳聽到對方自稱葛守信,而且聽對方說話的聲音,也確實與平時在電視、會場上的聲音一樣,他也不再懷疑。“我、我是三岔鄉派出所副所長徐寶川!”

    “剛才是誰拿槍了?竟然還敢對著許主任?我命令你馬上將那名民警看押起來!通知你們鄉所有領導,對許主任一定要接待好,我馬上就去你們三岔鄉。你告訴他們,如果出了問題,我的位置保不住,你們這些人我一個也不會放過!”說完根本沒給徐寶川說話的機會,就掛了電話,看樣子正急匆匆的往三貧鄉趕。

    徐寶川拿著電話,看了看許立,他此時真是後悔啊!幹嘛聽著二貴的電話就過來了,要是沒過來,就算二貴把事情鬧大,自己頂多就是負些領導責任。可現在自己不但來了,而且還拿槍對著許立,自己這回可真是在劫難逃了。

    許立一把拿過電話,冷笑著道:“這回不說我是精神病了吧!是不是也該把槍收起來了!”

    “我、我才是精神病!”徐寶川立馬把槍收起來,兩隻手左右開弓,朝自己臉上狠命的拍下去。

    一邊的二貴和小年兒,還有一地的民警、協警都怎得目瞪口呆,暗道:這位三岔鄉的土皇帝怎麼發起瘋來了。

    徐寶川打了半天,兩邊的臉都腫起來了,許立才道了聲:“行了,一會兒自己跟你們縣長說吧!”

    徐寶川這才敢停手,一臉的媚笑。不過紅腫的臉仿佛母猴屁股一般,嘴角還有幾絲血絲,這討好的媚笑也成了猙獰的笑容。“許主任,您要不到鄉歇歇?葛縣長一會兒就來!”

    “不去,就在這兒等著吧!有些事還是在這兒說比較方便!”許立可沒把算領付寶庫幾個比叫花子還不如的人到大街上去丟人現眼。還是等萬家縣葛守信來了,把事情說清楚再說。

    徐寶川也不敢強求,叫人去鄉叫領導,又親自進屋搬來一把椅子放在樹蔭下,請許立過去歇著。許立也不拒絕,自己這次來是救付寶庫來了,徐寶川這些人雖然不怎麼樣,不過頂多就是幫凶,等葛守信來了,就讓他們自己處理就得了。再說別說是在三岔鄉這個窮鄉僻壤,就是在京城,這種仗勢欺人的事兒還少嗎?自己也不是什麼包青天轉世,不可能管得過來,憑自己現在的職位能保證自己親戚朋友不受欺負就不錯了。

    時間不長,就見一群人從外麵慌慌張張的跑進院子。來人進院就直奔許立麵前,道:“許主任,您好,我是三貧鄉的鄉長吉廣龍,我們書記去縣辦事兒了,馬上就回來!歡迎領導到我們鄉檢查工作!”

    許立根本沒給這個吉廣龍好臉『色』,隻是坐那點點頭,沒吱聲。

    吉廣龍也知道次許立來三岔鄉十分不高興,剛才葛縣長已經在電話話把自己罵了,在三貧鄉竟然有人敢拿槍頂著許立,這不是給自己眼『藥』,活膩了嗎?再看看院子站在一邊兒的那些協警、民警,還有養老院的人,雖然一個個鼻青臉腫,可吉廣龍還是覺得打輕,敢跟許立動手,怎麼沒把他們打死!

    不過當著許立的麵兒,吉廣龍也不敢多說什麼,轉頭對跟來的人道:“趕快去鎮買點水果、礦泉水!”說完又叫過徐寶川,道:“剛才是誰拿槍了?馬上給我關起來,還有這些人,敢和許主任動手,都給我關起來,等葛縣長來了再作處理!”

    “吉鄉長!”徐寶川哭喪著臉,道:“是、是我拿槍了!”

    吉廣龍一愣,抬腳就給了徐寶川一腳,道:“那你還呆在這兒幹什麼,把自己拷起來,自己回派出所關禁閉去!”

    徐寶川大腿被踢得生痛,可也不敢反駁,馬上從腰上拿出手拷把自己雙手扣上,帶著一群被打的人回派出所,自己關禁閉去了。

    吉廣龍這時才注意到一直站在許立不遠處的付寶庫三人,指著他們道:“你們站在這兒是幹 什麼的?還不趕快走!沒看見來領導了嗎?”

    許立這時也不得不開口了,道:“他們是我親戚,我來這就是來救他們的!要是我再晚來幾天,沒準這幾個人就死在你們三岔鄉了!”

    “啊!”吉廣龍沒想到這個馬屁拍在馬腿上了,不過他也是久在官場,臉連紅都沒紅,馬上轉口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是許主任的親戚,鎮上有浴池,小王,馬上帶他們去浴池洗洗,再給他們換幾套像樣的衣服!”

    “不用,就讓他們在這兒呆著,等葛縣長來了才好說話!要是洗幹淨了,說不定還有人說我在汙蔑某些人!”付寶庫現在的樣子就是最好的證據,如果洗幹淨了,上那再去取證?

    “許主任!”吉廣龍這下子更害怕了,忙跑到許立跟前,小聲道:“許主任,我們知道錯了,他們的所有損失我們全都賠償,相關人員我們也一個不會放過,一定會給他們一個公道,您就饒了我們吧。再說他們幾個現在的樣子也不舒服啊!”吉廣龍以為許立這次要拿自己鄉的人出氣,害怕自己官位保不住,忍不住懇求許立。

    許立的目的根本不是三岔鄉的人,而是冀忠良這個罪魁禍首。當下搖頭道:“吉鄉長,這次的事情與你沒有關係,養老院和派出所的人我當然不會放過,不過最主要的還是要嚴懲那個硬說他們是精神病,把他們強製送到這受到虐待的那個人,而他們就是證據。等你們縣公安局來人照過相,留下鐵證後才能讓他了們換衣服!”

    

Snap Time:2018-07-19 10:20:37  ExecTime: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