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作者:醉死夢生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  重生為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為官最新章節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喪心柴(13-06-29)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利益均沾(13-06-28)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財政充裕(13-06-28)     

第六百八十章表明身份


    第六百八十章  表明身份

    許立眼看兩名警察衝向自己,當然不會吃這個眼前虧,向後撤了一步,躲過了警棍,一伸手,抓在了電棍後端,稍一用力,電棍竟在眨眼間易主。許立恨這兩個警察不分青紅皂白就向自己下手,拿起電棍也不客氣,對著兩名警察就是兩下親密接觸。兩名警察立刻如同兩條死魚般被電倒在地,手腳還在不斷抽搐。

    後麵的徐副所長一見許立竟然敢當著自己的麵兒反抗,而且還把兩名警察給電倒了,一撩衣襟,伸手『摸』出了後腰別著的手槍。“不許動!馬下放下凶器,不然我就開槍了!”

    此時徐副所長非常慶幸自己有二十四小時帶槍的習慣。其實按照相關規定,在非執行任務時間,不得帶槍。可徐副所長為了顯擺,自己手上的這支槍就從來沒有上交過。不管走到那,要是有人敢惹自己,一伸手拿出槍往桌上一拍,那個不是噤若寒蟬,誰還敢放個屁!

    許立看著這位徐副所長威風、瀟灑樣子,不禁笑道:“大哥,你還沒開保險呢!”

    徐副所長一楞,老臉一紅,打開了保險,槍口又對準了許立,大聲道:“我不是開玩笑,馬上放下凶器,舉起手!不然我可真的會開槍!”

    許立將手中的電棍往地上一扔,兩隻手高高舉起,道:“徐所長是吧,我是鬆江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

    沒等許立說完,站在一邊的二貴卻哈哈大笑,道:“得了吧,就你還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你要是副主任那我就是省公安廳廳長!”一邊的徐副所長不滿的冷哼了一聲。二貴忙接著道:“徐所長就是公安部部長!”徐副所長聽了這話才滿意的『露』出了笑容。

    許立哭笑不得,沒想到說了真話卻沒人相信。

    一邊的那個女人小年兒也『插』話道:“徐所長、二貴哥,這人就是個精神病,你們別聽他胡說!趕快把他抓起來,你們那兒要是沒方關他,就把他交給我,先關他個一年半載的,老娘治理這種精神病最拿手了!”

    許立暗自苦笑,剛才救付寶庫時,付寶庫就曾說過,這夥人會把自己當精神病,沒想到真被他說中了。

    “徐所長,我工作證就在我的手包,你可以拿出來看看。如果還信不過,你可以打電話去省『政府』辦公廳,看看我有沒有撒謊!”

    徐副所長見許立說的鄭重其事,心也有些犯了合計,難道他說的是真的?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他今天在鄉遇到的這些事兒,非得記恨自己不可,自己以後可就要倒黴了。如果是在騙自己,那反倒好辦,今天他在這兒幹的這些事兒,又是私闖民宅,又是襲警,加在一起,足夠關他十幾二十年的。

    “二貴,去拿他錢夾!”徐副所長想了半天,還是沒敢硬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許立說的是真的,要是自己把這位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給抓回去了,到時恐怕就是縣委書記、縣長都得受牽連,更不會有人出麵救自己。

    二貴聞言遲疑了半天,才在徐副所長反複命令下,走向許立。剛才出來在和那幾名協警動手時,許立就把手包扔在了一邊的草叢。二貴很快就找到了許立的手包。這次許立倒沒有再動手,反而告訴二貴道:“在手包後麵隔層!”

    二貴按照許立的提示,很快就找到了許立的工作證。可他卻沒敢打開,頭上直流冷汗,就這樣把作證遞給徐副所長。徐副所長心也在“、、”加速的跳著,生怕許立說的是真的。

    “沒看著我拿著槍嗎?給我打開!”徐副所長一咬牙,也知道早晚得看,晚看不如早看。

    沒等二貴翻開工作證,隻聽許立那邊傳來一陣手機鈴聲。許立笑著跟徐副所長打了個招呼,道:“我接個電話!”說完拿掏出手機。

    徐副所長被許立氣勢所壓倒,根本沒敢阻止許立。

    許立拿出手機,一看上麵的號碼卻並不熟悉。許立也沒有多想,便按下了接聽鍵。

    “喂,您好,請問是許立許主任嗎?”

    “我是,你是那位?”許立聽對方有些討好自己的感覺,應該不是什麼領導,也就沒有客氣,直接問道。

    “我是萬家縣縣長葛守信!許主任,歡迎您到我們萬家縣檢查工作!許主任,您現在在那兒呢,方不方便,如果方便的話,我可不可以當麵向您匯報工作?”

    許立一聽反倒笑了,這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自己剛才就想著,不知道辦公廳那邊什麼時侯能給自己回信,隻要找到了他們縣領導,自己眼前這幾個小螻蟻還不是小菜一碟?

    “葛縣長,我現在非常不方便,你們縣的一名警察同誌正拿著槍對準我,我隻要再有什麼多餘動作,說不準他真的會開槍!”

    “啊!”

    許立可以清楚的聽到電話那邊的尖叫聲,還有水杯翻倒的聲音,隨後卻是“砰”的一聲,看來這個水杯最終沒有得到善終,掉在地上粉身碎骨了!

    “許、許主任,您、您沒開玩笑吧!”電話那邊自稱萬家縣縣長的葛守信此時已經是一頭冷汗,如果許立真的在萬家縣出了什麼意外,根本不用說是中彈,那怕就是破了一點皮兒,都足夠在萬家縣引起一場地震,而自己這個縣長當然就是位於地震正中心的位置,自己頭這頂烏紗帽還保不保得住都是個問題。

    “開玩笑?當然沒有,被槍對著,我還有心情跟你開玩笑?要不我讓那名警察跟你說話!”許立一抬手,對徐副所長招呼道:“哎,徐所長,你們縣長葛守信要跟你通話!”

    “縣、縣長?葛縣長?”徐副所長看著許立遞來的手機,一下子傻掉了。過了半天,才哆哆嗦嗦的接過手機,剛把電話放到耳邊,就聽到電話的人大聲道:“喂?喂?你是那個,怎麼還不說話!”

    “葛縣長?”徐副所長試探的問道。其實徐副所長也從來沒有與葛縣長打過交道,頂多就是在電視上和每年一次的全縣公安大會上見過葛守信。

    

Snap Time:2018-01-24 12:00:17  ExecTime:0.197